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獨守空房的小狗

2015/5/5 — 12:47

空屋只有肥仔一狗,經常一狗對著四面牆。 譚善彤攝。

空屋只有肥仔一狗,經常一狗對著四面牆。 譚善彤攝。

【文:譚善彤,香港動物報記者】

狗狗一生最希望得到什麼? 相信莫過於有主人相伴,有人愛錫。惟屯門泥圍亦園村,一個不起眼的荒廢村屋後院連著大的養魚場,只有一隻小狗終日獨守空房。他就是街坊眼中的唐狗肥仔,他們均表示肥仔一直是一隻狗對著四面牆,由於被鎖在庭內,從來沒有人能和他玩耍,肥仔只能每天以渴慕眼中看著四周,等候主人回來、等候有人愛錫他,可是大部份時間只換回失望。

停業的魚場,荒蕪一片的小庭院中,懶洋洋的肥仔望著街道,任由麻雀偷吃著他糧兜內的食物,因為他的目標是等候每天只回來餵食的主人,他像怕害看漏任何一個人影,怕看漏了主人。記者向附近街坊查問,肥仔是如何生活,他們異口同聲,肥仔從來不能出來。

廣告

那麼肥仔如何生存? 街坊指有目睹過,有持鎖匙的人每天回來,進去庭院餵他,記者現場所見肥仔也不缺水糧。街坊說,偶爾早上有男人飲茶後,會把吃剩的帶回來餵肥仔,而附近村民都認識肥仔,可憐他經常孤單一狗,不少人會專程過來「請肥仔吃好的」,算是給他一點溫暖,故肥仔越吃越多,加上沒有人陪他跑步,變得越來越肥。記者採訪當日,恰巧有兩、三個街坊經過,忍不住搭訕:「我們沒看有人見過肥仔被放出閘外散步,從來只有他一狗。」

肥仔就這樣困在一個荒廢了的養魚場內,每天孤獨的看日出日落,等待下一次誰來開門,偌大的荒蕪的庭院,只有自己的影子。 現場所見,村內有不少丟空了的漁塘、花圃,隱約還看到規模之大,相信過去這裡的漁農業曾盛極一時。現在成了麻雀、流浪貓的容身之所,雀仔飛出飛入,貓一躍出入自如,好不自在,可是肥仔就沒這樣的自由了。

廣告

愛,可以給他們一點嗎? 肥仔也很寂寞。

屯門亦園曾經風光,現已人去樓空,只得肥仔被鎖著看門口。譚善彤攝。

屯門亦園曾經風光,現已人去樓空,只得肥仔被鎖著看門口。譚善彤攝。

原刊於香港動物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