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獲教院頒榮譽院士 呂麗紅:救校真實經歷比電影難上千百倍

2016/4/7 — 17:53

呂麗紅(右二):「教師專業,就是以身教、以生命影響生命的神聖工作。」(圖片來源:教院網站)

呂麗紅(右二):「教師專業,就是以身教、以生命影響生命的神聖工作。」(圖片來源:教院網站)

元岡幼稚園校長呂麗紅2009年以4,500元月薪救校的勵志故事,被拍成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真實主角呂麗紅今日與正生書院校長陳兆焯、香港中華煤氣常務董事陳永堅、DHL創辦人鍾普洋、官中校長馬紹良、獻身特殊教育的謝宗義,一同獲香港教育學院頒授榮譽院士。

呂麗紅代表榮譽院士致謝辭時,表示多年的救校過程,令她認識到社會的另一面,更深入地體會基層學子的苦樂,自此與他們並肩同行。她指,香港的教育路從來不易走,並坦言其救校真實經歷,比起電影所描述的,難上千百倍。

她表示,很多人認為當老師是不可思議的,「酬勞少、付出多」,與講求效益、追求即時回報的現代社會,格格不入。但老師投身教育,源於一點熱情、一份承擔。「教師專業,就是以身教、以生命影響生命的神聖工作。」

廣告

她深信,在挫折、難關面前,各位老師和教育界好友仍會不忘初衷,不讓心裡的信念、熱火,輕易熄滅。她希望憑著教育界不輕言放棄的努力,以個人的專業,服務他人,讓香港變得更美好。

呂麗紅謝辭全文:

廣告

校董會主席彭耀佳先生、校長張仁良教授、各位校董會成員、各位教授、講師、同學、各位嘉賓、各位先生、女士:

我謹代表今天獲頒授榮譽院士銜的陳兆焯博士、陳永堅先生、鍾普洋先生、馬紹良先生、謝宗義先生及本人,衷心感謝香港教育學院把這項榮耀給與我們,更感謝教院熱誠接待我們,以及我們的親友、學生,讓他們分享喜悅。

得悉獲邀代表全體榮譽院士致謝辭,本人不但受寵若驚,亦愧不敢當。座中五位榮譽院士都是傑出的資深教育工作者,更是社會上的成功人士,而我只是一名幼兒教育校長。

然而,自從2009年至今,多年的救校過程,令我認識到社會的另一面,更深入地體會基層學子的苦樂,自此與他們並肩同行;另一方面,藉著與家長及社會不同層面的接觸、交流,也令我堅守對教育的信念和抱負。

香港的教育路從來不易走。教師工作任重道遠,言教以外,更重身教,需要持續地身體力行;而社會各方,無可否認,對教育的執行者 — 教師,也有極大的寄望。

締造卓越優秀的教育,究竟有多難呢?市民給了我一個綽號─ — 神奇「呂」俠。這個稱號,彷彿讓人聯想起,要辦教育,就要變得神奇、要多功能、多樣化,更要神化得如傳說中的俠侶,才能成功、才能卓越。

其實,卓越的教育,少不了優秀的教師。很多人說,當老師是不可思議的,「酬勞少、付出多」,與講求效益、追求即時回報的現代社會,格格不入。可是,他們並不理解,老師投身教育,源於一點熱情、一份承擔。教師專業,就是以身教、以生命影響生命的神聖工作。

除了日常學校的工作,我還應邀到中學、大學講學,與青年人分享經驗。當我細說救校的真實經歷,比起電影《五個小孩的校長》內所描述的,要難上千百倍時,青年人的臉上,總是掛著難以置信的表情。那正是我希望他們思考的地方:我為甚麼願意成為最低薪的校長?為什麼竟有人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是事在人為?教育的真諦又在哪?

香港教育學院一向秉持並貫徹「文行兼修、敬業愛生」的校訓,讓我和學弟、學妹,在這教師的搖籃裡,愉快學習,修身立志。這裡,容我說一句衷心話:「幸好我們還有即將正名為大學的香港教育學院,數十年如一日地致力培訓優秀教師、肩負重大教育使命,並作出偉大貢獻。」

最後,我謹代表我們六位榮譽院士,再次向教院衷心致謝。儘管教育路不易走,我深信,在挫折、難關面前,各位老師和教育界好友仍會不忘初衷,不讓心裡的信念、熱火,輕易熄滅。希望憑著大家不輕言放棄的努力,以個人的專業,服務他人,讓我們的香港變得更美好、更溫暖。

謝謝各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