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王凱峰:人治校長錢大康眼中的七萬幾「實習」教授

2018/6/20 — 15:30

【文:王凱峰(香港浸會大學實習教授、民選校董)】

大康三年,人治之亂,在其極權獨裁管治下,百人大計十年之計盡顯「假大空」之相,一方面,教與學,寧願請 30 個兼職講師也要解雇全系的全職講師,卻此地無銀辯說不是為了「省錢」,另一方面,不理反對由其委任的上訴委員會的建議,也要運用其人治權力不要被官方評為對大學有策略性利益(strategic interests)的學術人員。不過最荒謬的是錢大康為了掩飾其人治手段,他竟稱作者一個每月待遇七萬多的助理教授(研究)為實習生(trainee)(月薪底薪為 $64,000 另加獎金,以末對沖前計算)。在浸大,助理教授(研究)月薪底薪頂薪點為七萬多,在港大,此職位的入職月薪底薪為五萬多。

再談年齡,不論在港大浸大,任職此職位的 40 多歲教職員大有人在,難道我們就是錢大康眼中的實習生?值得一提的是浸大現任化學系主任兼教授六年前也是一名錢大康口中的實習生亦即助理教授(研究),就連校董會的政策也清楚說明研究優異的助理教授(研究)應給予升遷,錢大康所說「約滿後通常會尋找其他發展機會」之說簡直是大話連編。當然以錢每個月 60 多萬比特首還要高的待遇,我們的確在他眼中只是棄之不可惜的實習生。若我們是他口中的實習教授,他便是實習校長,只是人工待遇是全港八大中第二最高。他也是一個不合格的實習校長,據報載他在師生校友的評核是不合格的,加上我們已能遇見研究評審工作 2020 將在他手中失敗得很徹底,令浸大失去大量教資會撥款,照理說,他一定不能續約。

廣告

可笑的是,錢大康不理由其委任的上訴委員會建議而作出最後決定拒絕與我續約,至少比起他,我對浸大的貢獻能續一量化出來。首先,我給浸大的學生帶來優異的教學,我的教學評審跟全校教學獎的教授是差不多同分,第二,我給浸大帶來全校第三最高撥款的教資會研究撥款,順帶而來的是額外給大學的 15% 公帑和研究生學額,現在要爛尾了,將會浪費 100 多萬公帑。第三,全港八大的研究成果都已劃一的研究評審工作來評核,把所有的研究成果分為四級,四星論文為最高級,一星為最低,我任教的生物系一月份剛完成模擬研究評審工作,就像我們會考考 mock 一樣,在這模擬評審工作中,54 份論文中只有 4 份被評級為四星,而我的論文佔其中一份,這就是為什麼上訴委員會認為我就是大學的策略性利益,道理非常簡單,每間大學的四星論文多少直接影響其得到的教資會撥款。

不止這樣,上訴委員會更在他們的報告中寫道他們認為我將會有更多的潛在四星論文發表,造物弄人,他們的預測已在幾日前變成事實了,他們在報告中點名的一份我的四星期刊論文已在剛過的星期六被美國學會接受並於不日刊登,屆時我將會召開研究發佈會,讓大家看看錢大康的荒謬。加上這份新的四星論文,我一個人已擁有全個生物系五份四星論文的兩份,佔系四星論文的四成,亦是唯一一個擁有多個一份四星論文的科學家,這亦意味在我離去後,生物系只餘下三份四星論文,差不多已可斷定將在全港排名第尾。若我是錢大康眼中的「實習生」也給生物系拿下最好的研究評審成績,錢不是在挖苦那些不是「實習生」的大教授嗎?你叫連實習都不如的他們情何以堪!

廣告

我的成績表就是我的撥款和研究論文,錢大康的成績表就是整間大學的研究評審結果,亦即是說錢大康寧願在自己的成績表減分減四成也要把我趕走,置大學的策略性利益不顧,他非但不可以續約,也已經不再適合做校長。試問錢大康為什麼就算要教資會撥款爛尾和犧牲四星論文而直接影響撥款也不讓我留低?其中一個在這極端人治管治的背後可能性是錢大康想續約,所以要把所有障礙清除,其中一個最大障礙就是民選校董。

錢大康深知我一日在浸大,一日都仍然會是浸大民選校董,事實亦是如此,就在星期五我以高票連任民選校董,錢大康非常成功地令我本來兩年的任期變成一個月零六日。那邊廂習主席剛頒布香港成為創新科技中心,特首林鄭積極配合,這邊廂就有人治校長錢大康以人治手段把一個四星科學家趕走,也浪費了一百多萬的公帑,他這個行為稱得上是愛港愛國?人治如此,是否一句院校自主,林鄭就能視而不見,無視錢大康與國家政策背道而馳,將公帑揼落鹹水海?

最荒謬的是從上訴委員會作出報告及建議後,錢大康與學系和學院之間的通訊,甚至所謂高級管理層會議竟然沒有寫過任何一張紙上面有我的名字,這是經人事部證實過的,一個多月經過多層的討論竟然不留下任何文字記錄和痕跡,人治和黑箱作業自此便可見一斑。不過,整件事最詭異的是,為什麼一個由錢大康委任的上訴委員會出來的報告和建議是與錢大康持相反意見?照理在他的淫威下,應該跟系主任和院長統一口徑,他們吃了什麼豹子膽竟敢造次,令錢大康尷尬?我給大家開估,因為這個三人上訴小組有「西方人」在其中。口講法治,但人治始終是在我們中國人的骨子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