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珀麗灣交通事件 反映左翼議員的無知

2018/7/23 — 12:09

馬灣(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馬灣(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珀麗灣交通事件,表面上是交通問題,實際上又是一場近年常見的政治及經濟理念對抗的事件。

近年不論是建制和泛民,都有不少區議員、社區主任擁抱極致的社會主義,他們希望政府收回領展和港鐵,回購隧道,增加福利等。這些要求看上去後合理,也是政客常喊的口號。但是似乎媒體和意見領袖往往忽略了《基本法》訂明特區政府量入為出,積極不干預的財金政策以及歷年來靠著私人企業撐起的經濟和勞動市場。

珀麗灣自從住宅項目落成後,業主和租客陸續入伙,樓價上升讓不少人成了百萬富翁,新業主用較青衣、荃灣便宜的樓價入市,租客以較新界周邊便宜的租金入住,換來了較好和寧靜的居住環境。

廣告

這些從公私營合作帶來的社區建設,提供了的私人住宅房屋供應等在近年從來沒人提,試想想,如果交由政府全面發展馬灣,當中涉及的基建、交通又會是什麼一個情況呢?而交通情況,從政府開始預估的水陸路交通,一如預測高鐵和港珠澳大橋一樣,都與原先的不同。但區內的議員和極少數人士漠視現實情況,硬要保留低效和成本高的船,去滿足少數乘客的需求,而不是探討和要求政府批准繁忙時間提供新的陸路交通選擇,這種典型的左翼思想持續困擾著居民,更與現今世代講求創意和共享經濟背道而馳。

另外就是交通加價問題,從新聞報道看到巴士公司多年不能加價,主要是營運商和業委會未能達成共識。有趣的問題和假設是,的士、港鐵、巴士加價,審批的是行政會議,監察的是立法會議員和市民,何解珀麗灣的巴士卻是使用者決定。簡單的邏輯都知道,用家當然希望服務永遠都不上漲,那麼議員應該爭取的,是運輸署和業委會接管交通,然後想出一個永遠都不用調整價格但又做到收支平衡的方案。

廣告

從珀麗灣事件推展,未來不論是民建聯、獨立議員還是本土自決派的代議士,除了繼續為了議席而努力外,應該多在區議會爭取充權,合組公司經營社區交通、康文設施,以及參與房協和房署的物業管理、居屋公屋的買賣等。同時,公務員事務局和政制局,也應該在議員津貼上,多加一個商業必修課程,讓這些左翼思想的議員,額外補補工商管理、會計等的課程,當有一天,社區服務都交給他們時,最起碼他們懂得計算收入開支、知道怎樣請人和管理。

另外,既然代議士有無盡的能量和智慧對私人企業作出批鬥,在他們眼中,似乎商業機構賺錢就是有問題,所有土地都應該用來發展公營房屋,凡是公私營合作就代表商業機構獲利。他們應該積極報考政府,以及以問責官員作為志業,真正做到當權者,然後任命同好成為民政局局長,廢除商經局,轉化發展局和運房局,並以 100% 興建公屋為目標,這樣香港才能真正步入社會主義,全民依賴政府。

這樣,不但馬灣交通公營化,而且港鐵可以做到像內地一樣每程兩元,巴士像東歐一樣劃一收費,全民自資學位免費,立法會議員規定政府年度開支以一萬億元。筆者期望建制和泛民左翼議員,勇敢走出一步參與管治,而不是終日挑起市民敵視政府和商界的情緒,卻從來不提出解決問題的辦法。

馬灣現在需要什麼樣的政治領袖?一個中產社區,似乎真的需要自由黨和經民聯的社區主任進場,或是泛民找個懂得交通運輸,有工商管理背景的專業人士來協調。最好的短期解決方案,就是找到有能力的政治人才,促成 Uber 之類出租車服務有限度合法化,然後全面二十四小時像的士進駐馬灣,利用市場機制,為馬灣居民提供服務。或是由運輸署條訂跟發展商的運輸協議,開放陸路交通經營權給合資格的公司競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