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珍惜生命」害死人

2016/3/10 — 20:16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每每有人自殺自殘,就會有人出來拋下幾隻字,叫人「珍惜生命」、「加油」等等。對於需要幫助的人,這些說話難聽過粗口,意義比政黨的口號更薄弱,重衰過facebook上充斥的 HBD[1]。見到那些正能量L[2]簡直想一搥打落去。

「珍惜生命」已成不能質疑的既定答案

之前寫的文章《自殺,因為生存不是唯一價值》,以人生淨值的成本計算去理解為甚麼自殺,並提出減少自殺誘因的方法。在這個模型裡,假設已經不是「人一定要生存」,生存只是衡量餘下人生得著的結果,很多曾經想自殺的讀者表示認同,認為文中的想法十分反映他們當時的思考。這些想法,莫講話在教育局裡臨時臨急開會商議對策的官永遠不會明,開藥給情緒病患者的精神科醫生,心理學家、輔導員、社工,也不一定明白。

廣告

這當然被衛道之士口誅筆伐,因為在他們的本子裡,「珍惜生命」已是既定假設,不容挑戰,因此有人自殺,他們就會回答「珍惜生命」,這是model answer,唔好問點解,不是因為根本無得解,而是他們唔識解。

有人認為只要質疑這個假設就是鼓吹自殺。原來,反對草草說句充滿正能量的口號,反對「珍惜生命」是既定答案,嚴肅考慮生存的價值,就等同鼓吹自殺。

廣告

其實,就算「珍惜生命」的前設不存在,也不一定就是鼓吹死亡,這種二元分法,正正顯示香港的生命教育根本不存在,有很多人思考生命根本未去到那個程度,只知生不知死,選項只有一個,就是要「珍惜生命」,其他答案都是錯,不能有半點質疑。

「珍惜生命」只是洗腦教育

每個人生存在世,都有選擇離去的能力,自由主義者亦視之為人的權利,人類就是太take life for granted,沒有想過為甚麼不能自主選擇死亡,所以亦無好好審視過生存的基礎和理由。不諳生存的意義,未嘗試切切實實思考在生的意志,遇上困難就會尋死,因為對當時人而言,那個合理的生存基礎根本不存在。

生命教育,就是要人尋求並建立生存在世的基礎,而不是不經思考地硬塞一套「珍惜生命」的價值給人,然後要人在這個前提上承受社會的一切。「珍惜生命」是一個結論,而不是前設,這個結論要靠當時人自己去推論達到,並不是由社會去頒令所有人都要珍惜生命。

不加思考,強行洗腦的結果是精神分裂。情況就像國民教育,別人反對國民教育,是反對強行灌輸未經思考的價值給小孩,小孩需要的是一套推論方法和理論基礎,然後他們再自行判斷國家值不值得愛。

鄰國就是好好的例子,國民一方面極度愛國,另一方面卻不能無視國家種種對人民的不濟。從理性出發,愛的是外國勢力,所以崇洋媚外,到歐洲東洋大舉掃貨,用盡一切方法移民海外;但感性上因為從小已經被迫接受愛國思想,所以無法認同別人批評國家,造成認知失調。於是,就有那麼多奇怪的網軍去台灣網站大舉進攻,又有那麼多移民外國的人一邊享受著別人建立的民主自由,一邊痛罵國內人不愛國。

一位移居香港二十年的作者分享說:「剛來港時完全不能接受那些開放自由的思想,不能接受別人批評國家,一聽見有人這樣做我一定會跟他們鬧翻,還想跟他們理論。後來得到的資訊多了,才開始接受這些多元開放的思想,但心裡面還是覺得很不好受,到了現在我才能夠持平地給國家評價,並擁抱不同的思想。」

生命的價值不是迫出來的

那些官員及保守人士,就跟以上那位作者當初來港一樣,孩子死了,就不斷到處挑機,叫人「珍惜生命」。孩子困惑了,明明大人說生命寶貴,怎麼我卻沒有這種感覺?孩子都被教導要珍惜生命,但生活下去卻發覺生命如此令人痛苦,得不到解脫,便會認知失調,做出各種偏離主流的行為,例如掟磚和自殺,生命都被「珍惜」掉了。

有人曾說:「我知道自殺係唔啱,但我真係覺得好辛苦,好想死。」明顯這個人其實並不知道點解自殺係唔啱,點解要生存。社會主流的解決方法,是減輕病徵,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或者轉換環境,令環境給予病者的壓力減輕,從而緩和病徵[3],但最中心的生存動力和熱情,卻無人發掘。

國家值不值得愛,不是你說了算;生命是不是應該珍惜,每個人應該有自己的答案,生命教育是教人用自己的經驗和理解,得到自己的答案。要人愛國,需要的不是洗腦教育,而是改善國家;要人熱愛生命,就創造更美好的社會,關心下一代的心靈,而不是隨便撻兩句「珍惜生命」。

推行生命教育,質疑「珍惜生命」的結論,不是要推翻它,而是給學生上彈藥,留錦囊,到真的捱不住,就打開錦囊,追本溯源,想想為了甚麼而活,願意轉換角度看事物,願意放棄高攀不到的目標,也許叮一聲又不想死了。

只准談生,不准講死

「總之批評國家就係唔啱」、「總之質疑神就係唔啱」、「總之同性戀就係唔啱」,這些話聽得太多了。這個社會,不單要剝奪學生不去競爭不去操練不用上補習班興趣班的自由,就連讓人思考其實人生抵不抵過的自由也剝奪,只要稍為提出質疑就會受鉗制打壓,結果無人敢公開質疑生命的價值,將人囚禁在這套不經思考的體制之內,那跟在大陸不能談六四又有何分別?

討論生死正正是那些抑鬱自毀的人所需要的,但社會根本容不下這種討論,他們只能在underground抒發自己「死亦何懼」的感受,瑟縮角落怕被人知怕被人見,在人前只能裝作正常無事。他們有人自稱少數族群,我懷疑根本不是少數,只是社會主流不容討論,大家都收收埋埋罷了。那些正能量L懶係想幫人[4],卻完全不了解抑鬱自毀者的心理,不能深入抑鬱自毀者的思維再以當中的邏輯說服他們,更將他們的想法打壓成異端邪說,那「幫忙」從何做起?

不去認真討論生命意義,一味叫人死頂制度內的種種,一味叫人「珍惜生命」,就是現今社會及教育的缺陷。教育是為了令人有能力思考某套價值觀可不可取,而不是毫無意義地重複口號。學生反對國民教育,是因為反洗腦;那些被洗腦的,卻在唱著紅歌,搖著紅旗,叫著口號,掛著正能量的徽章,大聲叫喊「總之要珍惜生命」。


[1] facebook有生日提示功能,凡有facebook friend 生日總有一大班人先仆後計留下毫無誠意的生日祝賀,最衰到貼地的是 「HB」或「HBD」,為英文 Happy Birthday 的簡寫,有生日者稱唔留好過留。
[2] L乃是某單字粗口的聲母,是「人」的意思,不過這個「人」十分討厭,所以用粗口聲母代之
[3]香港孩子不適用,他們並沒有轉換環境的能力,哪像羅范淑芬的孩子,可以從傳統學校轉到國際學校
[4] 或者只係口爽涼薄,根本who f**king care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