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班主任十式,尤其學會第七式就天下無敵!(下)

2018/9/18 — 17:34

電影《大師兄》劇照

電影《大師兄》劇照

【文:霍梓楠 @教育工作關注組】

開學已兩個星期,各位同工身心狀態還好嗎?!我聽聞有新手老師教學之火已熄了一半,希望那只是氣話!既然上集擺明欺騙讀者依然有人 share,那我繼續寫埋下集啦!

✽ ✽ ✽

廣告

這天的數學堂是尾堂。放學鐘響了,我看著他們陸續離開班房……還以為他們會留下問我數呢……

廣告

負責清潔的校工看見形單影隻落寞的我,問我是否他們的班主任。我心想你是來打小報告嗎?我的表情立刻嚴肅起來,小心翼翼地說是呀,是否他們欺負你?

「梗係唔係啦,我想讚吓佢哋好乖,個班房好整齊清潔,唔駛點執,一睇就知道佢哋係認真讀書㗎,係咪你教導有方呢?」

喔!我好似從來都冇叫過佢地要注意清潔喎,應該唔關我事,或者佢哋本身真係咁乖呢~!

第二天上早課,我告訴他們:「校工話你哋好乖喎,真係難以置信~~~」難得他們飄飄然,當然要趁機會說教了:「你們覺得校工的角色就只是收人工服務我們嗎?的確,就算我們把班房弄得亂七八糟,第二天課室總是整潔的。你們願意離開班房前丟掉自己櫃桶與位置附近的垃圾,移好自己的桌椅,而不會覺得這樣便宜了校工吧?!……其實內地學校是由學生自己輪流清掃的,不過我諗你地實唔制啦~」

或者師訓教過,清潔班房有助學習、加強學生自理能力;校工意料之外的稱讚,使我對於「清潔班房」有更深一層的領悟。

✽ ✽ ✽

(同場加映 — 這件事不是發生在我班的)這天是上學期測驗周的其中一天。我校的學期中統測安排是這樣的:正常時間上下課,如果學生那段時間不用測驗的話,則由授課老師看管他們溫習。這時候我已步入中一班房,心裡盤算著早前已考了我教的綜合科學的他們,會唔會因為難得滯而嬲咗我……

當我預備向這班中一學生敬禮的時候,書記來找我,我需要離開班房處理試卷問題。她說會留在班房看管學生,著我放心出去。

當我回來後,書記說剛才秩序一片混亂,他們根本無視她的存在。我當機立斷,板起面孔,氣聚丹田,大吼一聲全班起立。他們知道出事了,書記也識趣地離開班房。

「繼續嘈啦!點解而家靜晒呀,書記係人,我都係人,有乜野分別啫?」警告:假如你平時沒有與他們建立關係的話,不要輕舉妄動照辦煮碗,否則他們可能拒絕起立甚至駁嘴……不過如果是學期初的話,師生未曾互相認識反而是優勢:他們不知你的「底牌」,只要學校訓輔工作一向行之有效,那麼他們大概會忌憚你的老師身份而服從你(况且他們也理應知錯吧?)。

我立刻掃視每位學生的表情,看看有沒有不服氣的臭臉避開我的眼神……似乎沒有。看來已穩住形勢了,我也沒有必要繼續動氣,以較緩和的語氣繼續說:「我明白你哋人生第一次喺呢間學校考統測,被嚇倒啦,比小學考試難咁多嘅?有冇搞錯?!我都知你哋喺小學一向考得高分,未必一時之間接受到。不過,係咪代表可以係書記面前咁樣發洩呢?如果冇人睇住你哋咁咪仲恐怖?你哋可以發洩,不過要揀啱場合。你哋今晚係屋企被竇、厠所大喊一場隨便你,但係你而家喺班房,身為中學生,係咪唔識控制自己呢?仲有,希望你記得我頭先嗰句書記係人,我都係人,書記每天也在背後辛勤處理學校事務,你哋知唔知?唔通佢唔係老師你哋就可以亂嚟?識唔識尊重點解?」(事隔良久,實在不可能原汁原味逐字逐句記下我說過甚麼。我只記得我傳達過甚麼訊息。)

然後佢哋話,其實科學份卷都未算最難,XX科仲難呀!好啦,我畀你哋呻多兩句,之後就要安靜溫書啦!

下課後,我當然要向書記交代 — 我已替你出番啖氣啦!她笑說平日看不出你係咁惡!其實老師通常都有幾個模式,運用專業判斷隨時切換的啦!

此外,當老師們責罵學生時,也想想他們犯錯的原因吧!如果你能夠猜中背後原因,或者他們願意真誠地向你解釋而你又表示理解,他們多數會甘心受罰的。

✽ ✽ ✽

這是我班壁報的左下角。雖然壁報其他部份直接地表達壁報比賽的主題(Good Behavior),不過我覺得這個左下角是最重要的 — 不僅是中間的烏龜是我畫的(當時我在班房一邊畫一邊「監督」他們!),而且它表達了我希望他們清楚明白的:學生、老師(中間隻烏龜!)與校工(以及其他教職員)其實是攜手合作為學生的學習作出貢獻。

我沒有指導他們做這個構圖,我說我只懂畫烏龜,畫其他的我是不行啦!所以,他們有這個設計,我是喜出望外的。我也慶幸班裡有喜歡畫畫的同學,願意花時間在壁報上。

當他們開始做壁報時,我也為他們打了「預防針」:可能你們合作的時候會有爭拗,也可能有些同學會偷懶,或者他們有苦衷要早點回家,不過之後不要因此絕交!犯錯的同學要道歉,負責領導的同學之後也檢討有沒有可改善的地方,希望可以從中學會所謂「soft skills」。下學期你們有很多 projects 要做,也是要抱著這種態度呀!

壁報的維護工作也很重要。我會嚴重警告他們切勿毁壞它,它是同學的心血結晶(也有我的畫作與金錢!)。我也會趁他們小測的時候拿起釘書機,看看有沒有需要為它補釘。我笑說,當老師想開火罵人的時候,看到可愛的烏龜,火氣應該消了一大半!!

最後學期完了,就算沒有為它「包膠」,它也沒有任何損壞。

✽ ✽ ✽

我校每 cycle 有一課班主任課,不過其中大約有一半是禮堂週會,其餘的就是班主任在課室陪伴學生。學校為班主任預備了教案,不過班主任可以運用專業判斷剪裁或改變教法。

或者其他行家會分組討論、活動教學等等,我也覺得不錯,不過我還是喜歡回歸傳統:要求學生把書包收拾好(那是全日最後一課),桌面上沒有書本文具,只需望著我聽我講,你們間中有回應是可以的。這是直接的師生交流(除了要在 screen show 自己珍藏照之外)。浪費你們幾十分鐘青春不好意思,不過我希望你尊重我,我覺得我要說的對你們有點益處。

有時候我會參考教案的主題然後大發偉論,有時候我會選擇說其他東西,但我總會分享自己的特別經歷 — 相信我!學生們肯定非常有興趣(雖然佢地大多數口裡說不~)!我還要誇張地「警告」他們這是我們班「秘密內部事務」、不准外傳喔!(其實佢哋一定會唱出去啦 —.—|||)

要吸引他們留心聽我講,除了內容充實之外,也要運用一些「棟篤笑」技巧。不過最緊要的其實是「獨特性」,就是他們不會在其他地方聽過的。我也一定會從中加插「說教信息」,例如我好似講過,「我會與你們一起,找出你們獨特的地方,那是你們非常重要的東西。」

✽ ✽ ✽

權力伴隨責任

如果真的要分享甚麼「招式」的話,那大概是:權力伴隨責任。或者有另一類似說法,就是「權利伴隨義務」,但我覺得有點不同 — 前者指涉的多是上位者,後者指涉的則多是被統治者。權力所背負的責任來自被管理者的信任,是權力正當性的來源。我們有沒有嘗試理順校園中的權力分配,如何讓每一個在不同崗位服務的教職員與學生都感受到尊重?

這樣寫似乎太學究……換句話說,就是沒有任何人只單純是服務他人的工具,例如學生不是為了教師「業績」而努力,也不是為了滿足教師的權力慾而被逼服從;校工不應無條件為學生蓄意的破壞而執手尾(除非補救工作是學生能力以外)。讓學生相信學習的好處、明白服從不一定等於被洗腦;讓職員與校工相信他們的工作也是教育一部份;還有……讓教師找到工作的意義。

當不少教師抱怨學生「維權」意識高漲而忽略自身的學習責任時,可能教師「維權」力度不亞於我們的學生,而往往覺得那是天公地道,是學生錯在先,根本無須顧慮甚麼!這是我每次對學生發完火也會反省的原因。

不要忽略校園日常

成功的課室管理、建立師生關係的技巧,其實內藏了不少公民教育的元素。如果增撥課時不可能的話,「校園日常」其實蘊藏了不少機會呢!

風暴過後,有社區組織及區議員自發在安全的情况下,組織小隊清理路上小件頭的障礙物。這些舉動在商業世界中可能是愚蠢,但卻是一個理想社區應有的互助精神。我則選擇了窩在家備課(感謝應急小組同事指揮善後!)、寫這篇文章(希望算是有點貢獻吧!),也從網上彙集時事資訊,想想之後上課,我可以就這次風災應該說些甚麼。

寫這些會心虛嗎?

有朋友笑問:你明知社會不是如你筆下的「理想學校公民社會」般,寫這些東西不會心虛嗎?你咁「離地」,會否「害」了學生?

我相信學生的「智慧」— 人性的邪惡,不用學校教,他們在別處也學得懂吧!倒是他們如果沒有教師鼓勵他們在課室中分享、忍讓、接納、貢獻、尊重等等,他們可能永遠不知道,當一個社群中每人都願意實踐這些美德的時候,會帶來甚麼好處。當然,建立這種學習環境也是教師的本分,就算學生放學後要面對殘酷的生活環境,起碼可確保他在學校感到安全與尊重。

而且,選擇做老師的,不多不少也抱著「未來會更好」的信念。或者有些學生大個後,真係有能力改變現狀呢!就算學生長大後在社會闖蕩,為了搵食自保要耍手段,至少他記得曾經在學校渡過了充滿信任、互相尊重的校園生活。

分享教學經驗是專業操守一環

至於記錄班中點滴,而且具名發表,是為自己的專業負責,也是一個警醒及鞭策自己的方法:切勿寫一套做一套呀,可能我的學生也讀過呢!向大眾分享教學經驗、解釋教育理念,其實是教育專業操守的一個面向。

社會似乎需要一個好的平台,讓同工們分享大家的獨門招式,也讓社會明白更多教育工作者面對的矛盾與苦樂吧!

假如你是新手老師(其實我也算是新手老師,不過就是年紀大一些吧),覺得看完這三千幾字還未夠,那我就無恥自推上年所寫的、也是成文於開學兩星期後的文章,希望有點用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