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理大勞動階層所受的壓迫

2016/10/22 — 15:23

理工大學

理工大學

【文:理大學生會會長黃澤鏗】

理大標榜作育英才、貢獻社會,更以「開物成務、勵學利民」作校訓,但在大半年學生會的生涯,我倒看不見校園內的勞工狀況有多「利民」。

外判剝削

廣告

理大有一間全資擁有的管理公司,以往校內保安及清潔工皆由這間公司聘請,但近年校內卻愈來愈多外判的情況出現。當這些外判公司出現不合理待遇或剝削的時候,校方往往置之不理。曾經校方把兩座大樓的清潔服務外判給公司「力新」,在力新與學校約滿時,外判公司打算逃避支付工友遣散費的責任,而當我本人與工友們促請校方跟進此事,他們卻推搪「這是外判公司的事,不是校方的事」,可見校方不但外判工作,更外判責任,根本無心保障校內工友合理待遇及權益。

本人之後向校方要求招標外判公司的時候要求有學生代表參與其中,以確保標書中列明公司對工友的待遇合理,但校方以「學生不夠知識及專業」為由拒絕。但這個理由根本不成立,因為學校食堂招標時也有學生代表參與其中的。所以,校方不想學生介入,是怕學生有很大反應、要求爭取工友更高待遇?這是不是代表校方自知外判公司對工友的待遇根本不合理?不管怎樣,校方的邏輯一直是:工作責任雙雙外判,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廣告

肥上瘦下

理大清潔工在今年加薪前是$32.9,比最低工資只多$0.4,但唐偉章校長一個人年薪已達765萬元,與清潔工薪酬相差超過70倍。清潔工與保安付出勞力換取僅足夠糊口的工資,但校長坐在辦工室工作一天已超過工友一個月的工資,對基層工友來說公平嗎?到底校長的工作有多繁重,繁重到要剝削基層工友以換取年薪765萬?若果校長層能夠主動減薪,已能大大改善基層工友待遇。

不為師生服務、只為行政方便的管理公司

在理大設計學院大樓門口一直有一個保安的固定崗位,有個保安因為人很親切、熟知大樓狀況,所以很受師生歡迎。但校園管理公司最近推出新措施,要求所有保安輪換崗位,取消所有固定崗位。而管理公司以該保安已年屆退休年齡六十五歲為由,不肯接受輪換崗位安排為實,而不與他續約。我們學生會與校園工會關注到此事,一同發起聯署行動,收集設計學院大樓師生簽名,要求恢復保安固定崗位以應大樓需要及與該保安續約,短短五個小時已收集到350個。但管理公司仍為求管理方便而漠視師生訴求取消固定崗位安排,並堅持不與他續約。校方從根本否定一個親切、熟知大樓環境的保安看守大樓為師生帶來的安全感及彼此已建立的關係與人情味,並希望把保安與師生作出關係上的區隔,彷彿這種關係的建立會影響到工作的執行,這是不信任工友,亦是不信任學生的表現。而更重要的是,管理公司的管理措施是不是能凌駕師生的實際需要?管理公司是為校園及師生服務的,當師生因實際需要而提出訴求,管理公司不是應該盡量配合師生的需要,至少嘗試與自己的內部行政取個中間點,而不是完全漠視師生意願及需要?所以,管理公司根本是為校方需要而管理,不為師生需要而管理。

當然,校園內工友受到的不合理待遇有很多,如工友勤工獎待遇、校園工會認受性等。但這些議題仍有待同學一起關注、發掘。請你多一點留意這個校園,因為當一個校園是如此的不民主,受壓迫的不只是工友,更加是我們自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