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關於全民退保:甚麼是真正的問題?誰是真正的敵人?

2015/12/24 — 10:49

林鄭月娥(退休保障記者會,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林鄭月娥(退休保障記者會,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過去幾天,幾種概念,常被混為一談。

1. 全民退休保障作為理念,所指的是老有所養,是不設審查標籤,是老人生活金是權利而非福利或施捨或扶貧。它不一定代表任何個別方案。一直以來,民間都有多個退保方案,各有利弊。

2. 出爐不久的2016學者方案,或過去多年一直作為討論基礎的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方案,是云云方案其中兩個。這兩個方案的結構,也是民主派多年來相對較有共識的方案結構,但共識不代表是完美方案,更不代表學者或聯席不容讓討論或修訂這兩個方案的細節。(學者方案與聯席方案的最主要分別為種子基金的啟動金額,但三方供款結構及增加大企業利得稅1.9%的建議大致相同)

廣告

3. 本身是保守陣營的周永新教授令人慨嘆的際遇,或林鄭的殘忍性格,與政策內容並無實質關係。

4. 任何個別方案的退保基金會否「破產」,要看的不只是人口估算是否準確,或社會的經濟潮流,更要檢視整套公共財政的脈絡與邏輯。如果我們繼續容讓千億基建倒錢落海,釀成公共財政的基礎陷入危機,則再周密的基金方案也會失效。如果煞停基建,保住儲備,則就算政府全資,亦無問題。

廣告

近日發生甚麼事呢?

就是部分右翼論調,針對學者/聯席方案中,理念上較大瑕疵的一部分「僱員供款」,瘋狂攻擊,胡亂製造世代的假對立,並污名化整套全民退休保障理念。「僱員供款」部分,覺得有缺陷,或至少有改善空間的朋友,無論在民主派或左翼中,相信亦有一定比例。一方面它的確未夠公平,另方面它亦沒有切實反對金融化、全民焗賭、讓基金經理長期從中取利、讓大量熱錢投入金融巿場的強積金制度。但我們大多數人,同時認為,凝聚社會共識,較諸實踐理念,同樣重要。

由是,我們必須回顧聯席方案的脈絡,稍稍理解退保聯席的基本結構。聯席是一個跨黨派的民間結盟,工聯會也是成員,要達成共識相對困難,政治取態也會有其保守之處。但聯席的思路似乎是,在議會結構失衡,香港人並無實質議價能力的情況下,或者要找到一個連工聯會等保守勢力也傾向認同和背書的方案,老人生活保障政策才較有落實的可能。(筆者純粹提出政治推論,並非為聯席代言)

如果理解到這個脈絡,或者就較能體諒,目前學者/聯席方案,其實或多或少,是傾向減少對目前強積金制度的改動,減少觸碰更多政治神經,以期爭取更多保守巿民接受,增加落實可能。這種策略,當然有其可異議的空間,但亦斷非等同世代對立(可參考聯席文章或梁啟智的「掃盲」帖,不贅),更絕非反映「全民退保」的理念有何關鍵問題。

如果不滿意學者或聯席方案的朋友,大可組織及草擬更進取的方案,更可邀請學者與聯席,或公開或私下,或討論或辯論。倘若純然因為學者/聯席方案未夠理想,便全盤反對「全民退保」理念,漠視老人生活保障的基本權利,其實是正中政府下懷,效果上,無異於幫忙政府推卸公共開支的基本責任,無異於默許政府繼續發瘋地開闢基建項目。

聯席方案,在過去民調中,巿民基本認同。較新的學者方案,相信亦有堅實的基本民意支持。如此複雜的政策討論,達到這種成果,是出於聯席多年來切實努力,非朝夕之功可達。即便反對學者或聯席的方案,也實在應尊重聯席多年來整個討論過程。

筆者個人的立場是︰認同所有退保方案,只要能符合全民退保幾個理念——老有所養,不設審查,權利而非福利。(至於可持續性,關鍵在於公共財政整體結構,能否煞停血流未止的基建開支。)但筆者亦同時樂意見到,今次討論的漩渦,能為學者與退保聯席帶來活力,帶來回應時局、吸納意見、推進與改善的討論。

目前,不論醫療、教育、社福、房屋等多個範疇,香港的公共開支比例,以富庶程度而言,相對世界上其他已發展國家,是相當偏低。但高價賣地與奢華基建,卻此起彼落。一方面秏盡儲備,去成就過度發展、配合地產商搵食、履行政治任務、打造深港同城石屎森林的基建,另一方面,對於各類民生公共開支,卻慳吝以致剝削——這就是1997後三屆政府的公共財政哲學,這就是我們必須看清的大局。

數千億儲備勢將被梁振英這種敗家仔在十年八載內敗盡,此時此際,我們難道應該去針對執紙皮的老人家?

老有所養,不是乜叉大愛,而是還富於民。

對老人而言,少少錢已可能是救命草。

對青年而言,減輕他們供養長者的壓力,更是經濟上對青年的實質解困。

無論你對退保方案有何具體意見,我們也應對準槍頭,反對政府的垃圾假諮詢。如果對民間既有數個方案不滿,不妨提出更佳的老人保障方案,並策動學者與聯席回應,促成良性討論,而非跌進世代假對立的民粹陷阱,更絕非污名化「全民退保」的理念。

延伸閱讀︰

全民退保掃盲貼

人民力量全民退保方案

三個反對全民退保的青年

退休保障諮詢文件七個可恥之處

對全民退保的質疑及誤解

反全民退休保障:盲噻的妄想被害症?

【補記︰退保,可以不是基金,而是公共開支】

有好多朋友說退保基金會「破產」,但如果這件事的運作方法,不是有長線自負盈虧期望的「基金」,而是公共開支呢?人民力量指出,可以在儲備中撥出3,000億去收息,可望每年有4厘。只要多120億,就可以令目前所有長者得到3,500元的生果金了(however you name it)。我想講的是︰就算沒有這個利息操作,120億其實也一點不多。120億等如咩?等如每年4,112億政府總開支的2.9%。等如港珠澳大橋迄今1,179億開支的10.18%。等如警務處2014/15年155億預算的77%(編制上限為116億)。如果養住三萬幾個差佬差婆要155億一年,咁120億去紓緩長者貧窮問題,你話值唔值呢?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