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甚麼病令貓集體自殺?

2015/9/20 — 22:05

在熊本縣的水俣市,於1950年代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件:百多隻貓突然集體死亡。 ( 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 Ryan McGuire )

在熊本縣的水俣市,於1950年代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件:百多隻貓突然集體死亡。 ( 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 Ryan McGuire )

在熊本縣的水俣市,於1950年代發生了一件奇怪的事件:百多隻貓突然集體死亡。牠們死前步履不穩,有些瘋狂地跳舞,有些甚至不停奔跑,更有集體跳入海中而死亡。居民稱這種自殺貓所得的病為「貓舞蹈症」,不料沒多久開始有村民染病……

傳染病?

1956年,五歲的女孩田中静子突現出現無法解釋的症狀:她不能正常地說話,步伐也變得不穩。母親便帶她到當時設備最完善的「新日本窒素肥料水俣工場附屬病院」求診。兒科主治醫生當時毫無頭緒,還未搞清楚是甚麼一回事,静子兩歲的妹妹不久也因相同的症狀入院。從她們的母親口中得知,這並不是甚麼罕見的現象,村內還有很多有相似症狀的病人。

真是奇怪!怎麼在短時間內出現大量有相似症狀的患者?莫非是傳染病?

廣告

主治醫生感到事態嚴重,決定跟細川院長相談。

細川院長仔細聽完後,才想起在去年的時候,曾有兩個症狀相似的病人,在找不到原因的情況下,兩、三個月就過世了。陸續有醫師向院長報告,不只是兒童,大人也有類似的症狀。有些患者嚴重得不停地揮動手腳、無分日夜的大叫、甚至痛苦得在抓牆壁,很多病人在一個月內死亡。

廣告

就這樣,細川院長正式向水俣市的衛生部通報了這個原因不明的「奇病」。

奇病的發現

在約半年的時間,衛生部發現了54名患者,其中17名死亡。可是,這只是悲劇的開端,病症並沒有任何被遏止的跡象,反而不斷的出現新個案。

新聞開始報導「奇病」,引起了村民的注意。受害的動物不只是貓,在水俣川下流,出現了大量魚群死亡;在海岸也傳來因貝類死亡的強烈腐臭味;食用的海草不斷減少,在水俣灣甚至一度完全消失;烏鴉撞向岩石,有些更飛入海中……

這個病不止傷害了人的身體,也破壞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明的疾病使村民感到恐慌,他們都害怕被傳染,不願意與患者和他們的家人接觸,甚至不願意賣東西給他們。

熊本大學醫學部受委託調查這個「奇病」。經過兩個月的研究,這個病被命名為「水俣病」。研究人員發現病者身體內並沒有任何細菌和病毒,也沒有發炎的跡象,因此排除了傳染病的可能性。公共衛生學的教授發現患者多為漁民,因此他們懷疑病徵是跟進食魚類有關,最大的疑兇是魚類體內的重金屬……

仔細調查下,發現當地最具影響力的「窒素水俣工場」在二十多年來,也把污水排放到水俣灣。

醫學部迅速地把通報縣政府,可是縣政府的回應卻是:
由於水俣灣的海産可能導致不明的神經系統疾病,需要對其食用作出警告。可是,現階段仍未有充份證據顯示所有水俣灣的海産均為有毒。因此,不能根據食品衛生法禁止食用該區域的漁獲。

隨著熊本大學發表了相關的調查結果,開始引起了傳媒的注意。因此,沒人再願意購入水俣市的海產,使漁民陷入困境。他們被迫進食更多有毒的海產,令患者數目不斷增加。

與巨人角力

政府沒有採取有效的措施,疫情一直擴大。研究人員為了證實重金屬的假說,他們對死者的內臟進行重金屬檢測,發現其水銀含量超標。小組嘗試跟工場交涉,要求工場提交污水的檢測資料,可是,窒素公司對調查諸多阻撓,交出的紀錄中只有銅、鉛、砷及錳等資料,就是沒有水銀。

研究人員沒有放棄,經過一連串的實驗,最後得出了「有機水銀」(甲基水銀)就是元兇的結論。他們再次向政府提交報告,希望獲得回應,可是報告卻毫無原因地石沉大海。

於1959年7月,工場附屬病院的細川院長暗暗地展開了一個稱為「貓400」的實驗。他把工場的污水加入貓的飼料裏,77天後,那隻貓出現了四肢無力、失去食慾、原地跑圈的症狀。而熊本大學的病理報告亦指向有機水銀中毒。細川院長向公司報告實驗結果,但幹部卻回應「只有一隻貓得病的例子,也說不準一定是工場的污水造成水俣病的。若你公開結果,會對公司造成很大的困擾!請立即停止繼續做有關研究!」細川院長聽了後也認同或有其他原因,但是對於公司禁止他再做相關研究感到憤憤不平。

窒素公司與政界關係密切,他們財雄勢大,聘用了不少權威的科學家,撰寫保護公司的理論「我們工場都是排出無機的水銀(金屬水銀),在生產過程中亦不可能有任何有機的水銀。因此,有機水銀致病的理論是有違化學常識。」

窒素公司再請來工業協會的專家,指出水銀的來源是日本戰敗後,處理舊海軍彈藥儲藏庫炸藥所留下的廢料,為了撇除嫌疑,窒素公司把這個「炸藥學說」大大的宣傳。但真相是,軍方從沒有任何把彈藥或廢料投棄到水俣灣的海中,而在海底的搜查也是沒有發現。

公司在媒體戰上佔了上風,當時正在追討賠償的患者和家屬也開始退縮。一方面,他們開始懷疑有機水銀是否真正的原因,另一方面,當時水俣市有很多居民都是為窒素公司工作,他們大多認為受害者都是在勒索公司,因此對索償行動感到反感。窒素公司要求患者及家屬收取小額的慰問金,但他們強調這只是出於同情和慰問,絕不承認任何責任,並且要求他們將來不再對公司作出任何索償。

為了進一步安撫患者,及在他們強烈要求設置淨水設備下,工場投資了一億日圓設置了排污的「沉澱處理裝置」以過濾重金屬。在完工當天,辦了一個盛大的儀式,窒素公司的社長喝了一杯聲稱是經設施過濾的水以證明污水處理完善,當時各界也放心了,相信不會再有問題。可是,數個月後,依然有新的水俣病患者出現。原來,公司早就知道,那個裝置根本不能去除已溶於水的水銀……

細川院長對陸續出現新的患者感到憂慮。而且,「貓400」的結果令他耿耿於懷。他決定於1960年8月,重新開始實驗。實驗結果是9隻貓裏有7隻食用含工場污水的飼料後發病。得到這樣的結果,細川同樣感到矛盾。若要公開實驗結果,等於背叛公司,成為公司的敵人,因此不得不先辭職。但這樣做,公司可能會懲罰曾幫助他做實驗的年輕研究者。可是,作為一個醫生,看著公司不斷地對社會造成傷害,實在面對不了良心的責備。最終,他決定辭去院長一職,但卻因憂慮連累下屬而沒有公開結果。

真相終於來了……卻來得太遲

於1965年,相距千里的新潟縣出現了與水俣病徵狀相似的病人。細川醫生與熊本大學的研究員到當地協助調查。他們很快便發現,「昭和電工」與「窒素水俣工場」同樣用了水銀作為催化劑。就是說,昭和電工就是「新潟水俣病」的禍魁。與水俣市不同,這裏的市民多數與昭和電工無關,也較同情患者。雖然昭和電工企圖以窒素公司相似的手段逃避責任,但卻阻止不了被告上法庭的命運。受新潟縣患者的行動鼓舞,水俣市的受害者也對窒素公司作出法律行動。

日本政府最終於在1968年確認了水銀與水俣病的關係,可是結論卻來得太遲,對數以萬計的市民已造成了不可逆轉的傷害。

相關影片:

水俣病的故事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