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命本無需如此堅強,才能享有尊嚴、平等與公義

2018/11/17 — 14:17

話說吳思源先生的〈性騷擾還是報警好〉這兩天引發熱議。乍一看標題,誤讀成作者在糾結自己到底是去「性騷擾」還是去「報警」比較好,差點以為是東頭堂性騷擾事件倪牧師的心路歷程。

其實報不報警真的不是重點~~性騷擾在香港是民事範疇,警察不受理的…不受理的…理的…的…

非禮強姦可以報警,然而一來教會會儘量避免家醜外傳,內部淡化掉,二來真的報警了,受害者其實面臨的是另一種來自法律制度的二次傷害。

廣告

警察性別意識很低,在審訊中把受害者當疑犯來審屢見不鮮,甚至要強姦受害者在男警面前模仿自己被強姦時的姿態,回答自己被插了幾次。

就算真的成功上庭,又是一輪殘酷的羞辱。昨天呂麗瑤的 case 宣判了,她的遭遇情節是嚴重的,結果判詞極其荒唐,完全不考慮未成年女生驚恐和不知所措的處境,也不考慮其和教練之間不平等的權力關係。只因其沒有出現法庭認可的強烈反抗,就認定其證詞有疑。而案子審理期間,每天都還有大量網民去她 fb 質問為何不報警,今天她的 fb 消失了。

廣告

萬一有幸破除萬難終於勝訴了,慢著,對方還可以上訴再上訴呢~於是再地獄輪迴幾次。

所以相比報不報警,一個更好的問題是,為何受害者要得到最基本的公義竟要付出超出常人的代價和努力,而人們卻仍然覺得他們做得不夠好不夠醒目不夠完美,我們的社會到底怎麼了?走到今天這一步,我們有時被稱讚堅強有毅力,然而我並不以此為榮。生命本無需如此堅強才能享有尊嚴、平等與公義。

騷擾者能道歉、接受處罰自然是好事,公義需要被看見才能進入現實。然而我要的公義不止如此,更在於社會都從這案件中看到制度性的缺陷,並進行修正,從而防止類似的事情再次發生在別人身上。如此我才覺得,自己過去受的傷害不是白白遭受,而是化為了一些美好的東西,留給了他人。

不少人問為何不直接爆騷擾者全名。因為單單針對一個人,人們就會因一個衰人得到報應而安心散去,以為少一個衰人就多一份安全。並不是這樣的,社會上多重的制度和文化都在繼續醞釀和庇護新的 predators。一個人的報應,贖不了制度的罪。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