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命熱線:釋心同行

2016/1/29 — 6:57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以香港每年約有一千人自殺計算,起碼六千人受影響,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二零一一年一共處理了九十九宗自殺親友輔導個案,而另一個支援自殺親友的機構生命熱線二零一一/一二年度新增的個案,是七十七宗。

這幸運地得到社工跟進的七十七人裡,六十位是女士,若以年齡去分類,大約六成是三十到六十歲的中年人,三成是六十歲以上的長者。而這些個案裡,三成半是失去子女的家長,失去配偶的也接近三成。

廣告

按身份分組

生命熱線二零零八年開始為自殺者親友提供支援服務「釋心同行」。自殺者的親友首先會接受社工輔導,起碼半年後,再跟背景相近的同路人一起參加每星期一次的小組活動,為期八次。相比起撒瑪利亞防止自殺會的「活出彩虹」小組,生命熱線的「釋心同行」分類仔細,會視乎親友的身份組成同路人互助小組:「重拾失落的心」(配偶及親密伴侶)、「舐犢情永在」(父母)、「手足情再牽」(兄弟姐妹)、「情繫父母恩」(子女),以及「陪著你成長」親子小組(學齡孩童及家長)。生命熱線的社工蔡姑娘說,不同身份的家屬,有不同的經歷,把類似背景放在同一組,共鳴會多一點。分享也貼身一點。

廣告

這些小組通常有八至十人,包括已經走出陰霾的同路人義工,八次聚會有不同的主題,最初幾次主要是互相認識,分享彼此的困難,然後分享大家如何面對,主力處理內疚和遺憾的情緒,然後一起回憶對逝者的美好回憶。「有時我們會用藝術的方法,例如畫畫,紙秥士,視乎是否適合親友,以及同工的專長。」蔡姑娘說每次開組,都有兩位社工,一個主辦,一個當觀察員,萬一有組員情緒不好想離開,也有人手分頭跟進。

「在小組,大家起初都在哭,一定有兩盒紙巾傳來傳去,後來才開始關心自己,哭得好傷心後,也會找個話題一齊笑,笑聲漸漸多了。有時可能只是行到一小步,甚至行一步又退兩步,但大家同聲同氣,有人明白,就可以繼續向前。」蔡姑娘說八次小組活動後,會讓大家交換電話號碼,讓小組成員繼續每月見面。

兒童的心聲

二零一一/一二年度,生命熱線輔導的喪親學齡孩子,也比以往的多,二零一三年並且出版《說得出的秘密──自殺者年幼親友的哀傷歷程》。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周燕雯博士,也是生命熱線執行委員會委員,她在序言形容青少年成表階段已是「暴風期」,這時有親人因自殺離世,更加變成「龍捲風期」。

她說,如果自殺的是中年人或長者,大家的關心通常放在配偶,不但不會慰問青少年子女,還會千叮萬囑好好照顧父或母;如果自殺的是兄弟姐妹,父母可能會把對子女的寄望,全放在在生的子女身上,或者美化去世的,無論在生的多努力,仍然比不上去世的。

「自殺發生後,家屬要面對很多陌生的程序,如給警方口供,到公眾殮房辨認遺體,面對傳媒採訪,或向其他親友交代事件。加上傳統中國思想認為『白頭人不送黑頭人』,青年人往往被指派為喪禮的主要辦理人,代替父母為兄弟姐妹作出各項陌生的儀式。這些也可能加重年青人的創傷。」周燕雯寫道。

書中,有父母的經驗分享,如何告訴孩子自殺的真相,如何陪伴孩子成長;也有不少輔導員的貼士。最難得,是有不少孩子和青少年的心事:

六歲的小月說,爸爸去世後,家就不是這麼幸福了,以前姑媽常常帶她們玩耍,可是現在她常常說媽媽壞話。

七歲的Rainbow把一條玩具鱷魚翻過來,說:「爸爸死了之後,媽媽變了一條反肚的鱷魚。」

十四歲的MT畫了一幅畫:「媽媽自殺後,我覺得我的內臟纏繞在一起,十分不舒服。」

十四歲的Tiger寫道:「我記得整一年的時間,我沒法亦沒有對人說出爸爸自殺或者死了的事實,曾經,我覺得沒有人會明白我,好像給鎖鏈封著了我的心,感覺十分孤獨。後來,升到六年級,不知怎樣開始,我將這個『秘密』告訴給一個要好的同學知道。她聽後,只說『我會支持你的,你想說打電話給我好了。』說也奇怪,我覺得整個人也輕鬆起來。自此,我會與我信任的朋友分享爸爸的事。」

十九歲的阿B,在左邊心口的位置,刺了一個紋身:「『G』是我哥哥所創的牌字GRIMY的『G』;『1.3』是代表一月三日他離開的日子,『1.3』也像一個『B』字,是我的英文名和Brother的意思。我希望永遠記得哥哥這個好兄弟。」

 

生命熱線輔導員給家長的貼士

。每個孩子都不一樣,家長和教師要幫助孩子找合適的紓緩方法。
。對年幼的孩子,可嘗試一起列出可傾訴的對象。

。用說故事、繪畫、角色扮演、玩泥膠等,打開心窗。
。對青少年,心理會比兒童承受更大壓力,需要有較多私人空間去處理思緒,亦傾向與同輩聚在一起,家長可盡量鼓勵維持原有生活和興趣。
。透過音樂、繪畫、寫作等一些有興趣的方式,抒發內心感受。

。適當的遊戲或體能活動,例如跑步、踢波,尤其可排解憤怒情緒。

。過時過節,家長和孩子一起商量當天安排,年幼孩子較適合外出活動,青少年則有自己的想法,要互相尊重。
。留心異樣,小心孩子利用一些傷害和可能成癮的抒發方法,例如酒精、藥物、暴力、沉迷上網等,鼓勵和陪同孩子尋求其他健康的方法,例如運動和接受輔導。

。和孩子一同回憶與逝者以往一同相處的時光:翻看舊相片、分享難忘片段等,減輕孩子的孤單感,也建立孩子和逝者的心靈連繫。

參考資料

伍自禎、黃蔚澄、傅景華訪問、整理,《留給最愛的說話──自殺者家屬未忘書》,香港:突破出版社,2007。

韋賽姬、黃安瑜、張曉晴編,《唔死?吾得!從自殺邊緣走出來》,香港:青森文化,2012。

生命熱線,《一路好走──自殺者親友的哀傷歷程》,香港:傳達傳播, 2010。

自殺遺孤編輯委員會.長腿著,陳寶蓮譯,《說不出是自殺》,台灣:先覺,2003。

生命熱線,《說得出的秘密──自殺者年幼親友的哀傷歷程》

本文出自作者著作《死在香港:流眼淚》第六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