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命的意義

2015/12/27 — 13:11

鄧景輝,圖片來源:ychtcy.edu.hk

鄧景輝,圖片來源:ychtcy.edu.hk

今年聖誕夜,晨早流流,傳來舊同事鄧景輝的死訊,當時正在做D100的「風波裏的茶杯」節目,事出突然,一時間也不知如何反應,一片惘然。

如果大家尊重死者的話,請不要胡亂猜測和妄斷人家死亡的原因,什麼財困之類的消息,即使是事實,也不一定是真正的原因,不要那麼膚淺。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獨特和獨有的,放棄生命是一個存在的抉擇,除了當事人外,恐怕沒有人會真正知道真相,更遑論明白了。如果大家有看過翁子光執導改編自真人真事的電影「踏血尋梅」,便會知道連兇殺也可以是相濡以沫的人為成全他人意願而發生的悲劇,事物只看表面,當然只會得出南轅北轍的結論。

不過,事物的偶然性許多時都或多或少反映了社會歷史的必然性,有一定的社會學意義。這是基本的知識論和方法學,是任何讀過C.W.Mills的經典著作The Sociological Imagination的大學一年級社會學學生都應該明白的顯淺道理。

廣告

如果大家並不善忘的話,應該記得建華亂港七年,自殺人數最多。根據港大香港賽馬會防止自殺研究中心的統計,由2001年至2004年,每年自殺人數都在千人以上,即平均每天至少有三人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而當時最流行的自殺方法就是燒炭。我記憶所及,最誇張的一次,是一天之內有七宗自殺新聞,其中六宗是燒炭,一宗是跳樓,死者剛巧跌死在時任警務處長路過附近,所以我印象深刻。

自殺原因多端,但2003年本港自殺率創回歸以來高峰,每十萬人的自殺率高達18.8,說與董建華治下社會經濟長期通縮、陷入蕭條無關,肯定連建制派也不會認同。

廣告

梁振英上台後,港共治港,本港經濟在全球量化寬鬆尤其是中國貨幣泛濫金融地產畸形獨秀下,因着財富效應,暫保不失,自尋短見的人數不致那麼多。2012年至2014年,每十萬人的自殺率由12.8至13不等,每年平均低於一千人。但社會貧富在有(房)產和無(房)產階級對立兩極惡化,中產階級普遍趨向下流而新世代社會向上流動機會幾近全無的情況下,普羅大眾尤其是㚒在社會中層又逢中年危機的人士,成為失落世代的高危族群,也就不難理解。踏入2016年,世界經濟不景氣再度惡化,中國大陸經濟明顯持續下滑,本港經濟所謂四大支柱搖搖欲墜,不少行業都成為夕陽產業,勞動條件日益惡化的廣大勞動階層面臨更大的生活壓力,自是可期。我們雖不願見到,但689治下,死人(自殺、他殺、病故或其他原因)更多,實屬必然。

論語所謂「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年輕的時候,人們大多不大明白,但隨著歲月增長,人到中年,尤其是生命已經走過了一大半的五十歳之重大關口,絕大部分人都要面對另一次人生重大挑戰,無論身體健康、感情、婚姻、家庭或事業,都難免出現一些前所未見的挫折,面對生命不能承受的壓力,一旦跨不過去,一時想不通透,就會倒下。生死存亡,往往也就只是一念之轉而已,看似無常,卻不乏軌迹,可資追尋。

自己香港自己救,自己生命,更不能和很難旨望他人打救。生命是自己的,只有一次,不可再活,珍惜的話,就不管怎樣艱難,都要頂硬上、捱過去,他日走到生命盡頭,回望過去,再大的困難和挫折,都只是滄海一粟,不值一哂,無足掛齒。

從存在主義角度出發,人被拋擲到世上,生命本無意義,一生的過程,猶如兮父追日,永遠追不到,或者推石頭上山,每每臨近山頂,又會滑倒下來,必須從頭再來。人生的意義,其實不在結果,而在如何享受過程而已。

因是之故,不管怎樣,我要活下去,就是人生的目的。聖誕佳節,但願共勉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