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死兩相安 ● 聆聽與陪伴

2018/1/26 — 14:3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在死亡面前,對於病人或是家屬自身,都顯得無力和渺小。有些人會表現得極為恐懼,情緒起伏甚大,軟弱消沉甚至焦慮失眠;有些人則戴上冷漠的面具,無情以對,或是逞強、壓抑自我而表現得過份的理智。

面對親友遭逢這樣的打擊,最好的方法就是聆聽與陪伴,無須多說甚麼道理,誰不知道自古人生誰無死呢?這句話說起來輕鬆,自己面臨的時候可不是那一回事。當死亡事不關己時,總能想得很豁達,有些人甚至認為已經做好準備,就好像死亡是一個機械性的開關,一秒之間忍一忍就會過了。患病的人隨著身體敗壞而漸漸步入死亡,但是心識仍然會瘋狂的運作,假如能好好利用,心靈有機會讓過往的傷痛痊癒。

所以如果我們想要表現關懷,最好的方式就是聆聽對方的話語,切勿用責備或質疑沒有做到甚麼事的數落來表現關心,自以為是的關懷反而是傷害。用理解和安定的力量,也無須多做甚麼或多說甚麼,就只要靜靜的陪伴著家屬或是病人,或是表明有需要你一定會在,用友善的心念、溫暖的相伴來給予精神上的支持,很多時這樣的寧靜力量還勝過千言萬語。

廣告

真實小故事:午馬過世之後,午馬嫂大約有七個月的日子,活得像空殼。雖然周圍的好友們都很照顧與陪伴,帶她去當義工,看看過得比她更痛苦的人。但那時候她的心神封閉、過度哀傷,反而覺得只要能讓午馬活著,就算是眼盲瘸腿或是半身不遂,也都強過已經死了的。午馬嫂回憶,那個時候對她講甚麼都沒用的,好朋友後來也發現,反倒是只要陪伴和聽她講就好,讓她有地方可以宣洩思念的痛苦,再以同理心認同她的苦和愁,這才真的有用。

真實小故事:一位神父在就讀神學院時,因為成績優異而自視甚高,誰料畢業後卻被派駐在某偏僻的鄉村小教堂內,但他還是盡心地將自己的職責做好。某夜村內一位農夫的太太病危,請神父去家中看望。最後太太安詳離去,農夫非常傷心,神父本來想要說一些道理來安慰他,但卻什麼也想不出來,頓時覺得自己並非想像中那麼優秀,結果就只好陪伴.他,聽他訴說對太太的懷念。天亮時農夫對神父說:「謝謝!假如沒有你作陪,我真的不知如何度過這一夜!」這時神父突然領悟過來,原來在面對痛苦的人,無須多言大道理,陪伴和聆聽才是最好的療癒。

廣告

善寧會按:本文摘自《生死兩相安》第三冊,由常霖法師編輯及又一山人擔任藝術總監。我們希望藉此書啓發讀者如何「面對」、「接受」、「處理」、「放下」,達致「生死兩相安」,並希望讓晚期病人及其家屬得到鼓勵、讓喪親者得到安慰。

 

索取《生死兩相安》第三冊詳情:http://bit.ly/2CKqGgn

捐款支持善寧會或助印《生死兩相安》:http://bit.ly/2joEDr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