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活在香港:依循相同的「返枱」邏輯而活得荒謬

2016/3/9 — 20:48

上館子吃飯,輪候焚化爐,入醫院治病,香港的生活邏輯漸趨一致。

在香港生活真的越來越困難。周末與父母家人出外吃飯,訂枱的時候,往往有言在先,六點半要到,八點要還枱。不能作此承諾的,便不接受你的預訂。不是說香港是個商業社會,消費者的天堂嗎?不是說消費者永遠是對的嗎?為何作為消費者像是難民領配給?

廣告

人還未到齊,椅子還沒有坐暖,服務員及部長已經一再過來催促快點下單。特別是遇上節令或什麼父親節母親節的日子,說是下單點菜也有點自欺欺人。因為根本沒有選擇可言,都是只有兩款或至多三款早已編好了的套餐,其他原本在餐牌上有相片有價目的完全暫停。沒有辦法,誰叫已經坐下,茶水已經奉上,唯有乖乖就範。

誰知道酒樓的效率,突然快得讓人驚嘆,一個12人的套餐,九菜一湯可以在十分鐘內完全上枱。六點半進來,七時一刻,餐桌上已經是杯盤狼藉。枱與枱之間的空間,可以讓你清楚聽見鄰座阿叔的呼吸聲;就算人聲再嘈雜,也足以讓你清楚看到旁邊另一枱那嬸嬸咀嚼食物時的面部動作。

廣告

這樣再坐下去都沒有什麼可能讓你們一家人茶餘飯後享受家常閉話的好氣氛了。只能夠再一次妥協,埋單走人。找數時只是七點四十分,以這樣的速度在酒家吃一頓晚飯,可說是羨煞老麥及其他快餐店的經營者了,那些「麥難民」一杯中裝可樂便坐到天光呢!

走的時候,部長笑面相送,服務員以飛快的速度清理,負責餐務的,即時以傳呼機高聲告訴前廳知客:「73號返枱」。一眾人出到前台,只見八點正那一輪顧客早已在等待,在人頭湧湧中離開酒家,你會慶幸及早訂枱,否則這一頓家庭飯局又不知如何着落了。剛才那種被催逼、被規定要準時吃飽離開所引起的不快,頓時一掃而空。你可能還會為酒樓經營者說句好話:沒辦法,人太多。而且租金這麼貴,做生意也不容易啊!而且是做生意嗎,當然希望多做一轉。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有甚麼好埋怨的呢!

不知不覺之間,我們就讓這一套邏輯侵蝕了我們的生活期望,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方式;讓不合理的、有點荒謬的做法變成常規。而且,不單是在酒樓,不單是吃喝玩樂,還逐漸延伸至生老病死。

往生者去後,要長時間等待焚化爐,才能處理好那一副臭皮囊。這已經不是例外,而是常規。因此我們這個社會出現了一些獨特的殯葬代理,在市場經營的最大強項是有關係,可以優先取爐,或者是有專人每天以各種現代科技在網上霸爐,好讓殘生已了的往生者可以無須再久候才能了其殘軀,一眾家人也可以盡早收拾心情,可以說是功德無量了。嗨,且慢!勿忘還有安放靈灰之事要辦呀,這個也不簡單呵!陰宅比陽宅還要難處理,這已經是難得的國情港情一致性。

如果要入土為安,問題可大了,不獨是有錢還是沒有錢的問題,而是要等待那些入土了好一陣子的合約期滿,家人起回靈柩,把墳位交回,經營者才可以再分配給新來的伸請人。即是說:可能要等第五區第24行第36號「返枱」,不不不,是「返墳地」,後來的(不不不,是「後走的」)才有土可入。誰叫你走得太遲,早點走不是更易安排嗎?至於骨灰位不足,靈灰無處安放,因而要寄存於工廠大廈,或托靈於非法庵堂,任由那些假法師中飽私囊,我們可能也需要慢慢習慣下來了。

人走了,對本人,對家人,可能要處理的大都只是一次過的事。往酒樓吃飯,說到底也可能是一個選擇的問題,大不了回家親自下廚。有病要往醫院求醫,有時是人生不能迴避的經歷。想不到,現在入醫院也需要面對跟上酒樓吃晚飯、或像是處理身後餘軀一樣的過程。

急症室的病人要等12個小時才可以見到醫生,輪候進行白內障手術要等15個月,抑鬱症患者首次登記後要等兩年才第一次見到專科醫生,這些現象無疑是荒謬絕倫了,但現在都已經是見怪不怪的舊聞了。大家不是經已習慣了嗎?大家不是已把這些原本讓你們感到「震驚」的事慢慢看作是「正常的程序」嗎?現在只是把這一種邏輯延伸至更廣闊的領域而矣。

醫院病床是珍貴而且昂貴的公共資源,不是說要有便有。以前不是有一位衛生福利局長說得清楚:「錢從何來?樹上生的嗎?天掉下來的嗎」?財政司長早兩個星期才告訴大家,香港的公共醫療資源,在5年之間增加了百分之90。大家還埋怨什麼?大家是不是要等特首或是司長出來再說一些歪理才願收聲?他們可能會說:「要輪候這麼長時間,不是因為削減了醫管局的經費,不是醫療資源不足,不是病床不夠,而是因為太多人生病」。

因此,要上病房,還是要等上面病房主任醫生或護士傳呼下來:「東座5樓34號房28號床返枱」(又說錯了:應該是「返床」才對)。遲一點,可能甚至加上一個跟酒樓訂枱時一樣的規定:「上去病房之後,只准睡24個小時,然後便要起身走人」,讓醫院可以「返床」,好樣輪候者可以接上。可能,我們真的要期待中環可以早點依照特首的英明指示,建設好幾個岸邊游泳棚,那大家便可以在中午飯後跳下去健一下身。這或許可以減少大家往醫院等待「返枱」(應該是「返床」)的需要。

唉,人生的荒謬莫過於此。有時覺得,生活在今天的香港,更荒謬的是還多呢。大家等著瞧。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