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活隨筆】工作的意義、在於在香港瘋狂的生存

2019/5/27 — 18:23

等了很久,終於迎來放大假的兩天(雖然我始終覺得未免少了一點……)我是多麼的期待呢,放假時終於可以不被排得滿滿的親友聚會、其他事項所淹沒。

終於,可以好好地想想事情。這種寧靜,是我多麼的響往已久。在咖啡室中的下雨天,我靜靜的望著窗外。

究竟,究竟工作的意義在於什麼?

廣告

大家可以想像,當每天面對十多個小時的工作,坦白說不論時間長短,你的精力都會在下班一刻耗盡、有多少力量都被打垮、完成工作後,最想的只是靜靜的喘喘氣。

筆者以往是自由身工作者,在全職工作後,就更明白為何香港無民主。像我這些能準時放工的「稀有品種」,也因工作而精力耗盡、疲累不堪,哪有什麼精力去想社會的事情?唔做死你都算偷笑(這也許是政府的陰謀,怪不得不能批標準工時啦……)。但,實際上有多少香港人,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無償工作?什麼什麼送中條例?喔,我進完修回到家湊完仔已經晚上 12 點了,大概中共未「送我終」,我自己也快要把自己「送終」。

廣告

中共還未「剝奪」我的自由,我也從來沒有感受過在香港,我會有「生活上的自由」啊。不是嗎?

為何我們就要這樣努力呢?這是多麼殘忍的世界,多麼讓人感到不忍的生活。

為何香港人就要像西西弗斯一般被下詛咒,每日把石頭推上山,卻又周而復始地每天工作 — 我們為的,到底是什麼呢。上帝要我們在世上存活,難道就是要我們最努力的,過著過種難受而諷刺的人生嗎?

直到我這陣子開始留意一下買樓的事,我就明白了 — 工作的意義、在於要在香港瘋狂的生存著啊。

在香港買樓,原本就是一件極為可笑的事情 — 我想問,有誰會想買一個 10 萬元的面包?天知道有誰會願意做這頂級白癡的事情,但我們卻會覺得用千多萬買個五六百呎的單位是挺正常的呀。不錯,我們就是如此神奇地,甘願認為這些都是正常的事情。

我的同輩們,有一些也一個個買樓了。那些以往沒有經濟負擔,要提起背包就去旅行的小伙子們,彷彿是很遠之前的那個自己。買了樓,彷彿就代表與這個瘋狂的香港妥協,而你的人生,也彷彿鎖定困囚於這個瘋狂的都市裡。

怪不得早前教師工作不順要跳樓自殺解決,因為轉工代表你無可能繼續把樓供下去啊。失去了穩定的工作,原來等於失去一切 — 原來是這樣。

最近看《阿拉丁》,談到許願 — 我想,如果我有一盞神燈,大概我的願望就是離開香港吧(雖然這不難做到啊)。

因為香港,委實是太瘋狂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