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生涯規劃教育的再思 — 以「斜號青年」為例

2016/10/28 — 8:43

(圖片來源:Wikipedia/Jack Newton)

(圖片來源:Wikipedia/Jack Newton)

【文:周子恩 @進步教師同盟】

較早前,教育局局長吳克儉指,年青大學生輕生跟生涯規劃教育不足有直接關係的演講片段,引起社會極大迴響。儘管吳局長事後強調發言的本意並不如坊間所思,有關生涯規劃的意義及其反思,已成為最近的討論焦點。

目前,坊間常見就生涯規劃的配套,基本上多蛻變自原有之升學及就業輔導系統,即以學生的自我認知及簡介社會上的升學或就業途徑為兩大主軸。前者的主要套路多是透過不同類型的性向測試,協助學生理解個人特性、能力或不足,並輔以升學及就業導向的個案輔導服務;後者則透過講座、參觀等方式,加強學生對社會的認識,以協助學生理性選擇完成高中後的不同出路。

廣告

本來,上述的傳統生涯規劃模式沿用多年,從未遇見強烈的反對聲音。事關大家都明白,以升學及就業面向出發的傳統模式,只是個人成長發展的其中一環。理想的全人教育,應該包含更多不同的配件,例如生命教育、德育及公民教育等等。問題是,當我們細閱吳局長近日就生涯規劃教育的言論,撇除因詮釋或理解問題可能產生的誤會,將目前的生涯規劃教育視作解決青少年對前途問題的不安及恐懼之靈丹妙藥,似乎已說明掌管教育命脈的政府高層未能完全理解青少年面對的難題。

首先,正如前教育統籌委員會主席梁錦松多次在演講中提及,目前全球教育界面對一個難題,是如何在常變、多變的知識型社會及互聯網世代中,確保正由老師傳授的知識及資訊並不過時。就以職業導向的教育為例,上一代常學的必文、尺牘、速記、打字,今天已經乏人問津。知識日新月異,社會變化巨大,誰能準確預測市場的趨勢?千禧年前吸引大量尖子的資訊科技界,今天情況如何?曾經紅火的新聞傳媒界別,受互聯網衝擊,今天仍是否學子心水首選?

廣告

事實上,上述傳統的由上而下線性模式,不但無法照顧不同人的獨特個性及才華,更大的問題,正是以舊有的思維框架扭曲了年青人的可塑性及創新思維,甚至妨礙了社會進步。在此請容我舉一些簡單的例子:目前的生涯規劃教育模式,到底能怎樣協助一個夢想當電子競技選手的年青人?又或者,有人想當有機農夫、樹藝師、生態導賞員,或從事首飾/手機外殼設計,教育當局又會提供什麼協助?由此可見,社會變化很快、很大,新的工種和所需知識日日不停更新,傳統的由上而下線性模式也許可以當作支援及參照體系,卻不宜成為人人必須依循的準則。

更值得反思的是,傳統的職業想像,在很大程度上已經脫離了現實情況及發展趨向。就以近年歐美及日本等已發展區域為例,臨時工及合約工的數目大幅增加,「大公司」、「鐵飯碗」一類名詞已成明日黃花,甚至連天之驕子的專業職位亦大受影響,新入職者已無法跟隨固有的職業模式。這些現象,不但重塑了職場生態,更改變了年輕人的心態,而近年愈來愈流行的「斜號青年」/「斜槓族」(slashies) 便是其中佼佼者。

「斜號青年」的概念,源自美國專欄作家瑪希艾波赫(Marci Alboher)  的暢銷書《不能只打一份工:多重壓力下的職場求生術》( One Person/Multiple Careers:A New Model for Work/Life Success),意思是指年輕人不滿足於單一職業的工作模式,希望在多重職業和不同身份建構自己的多元性及身份認同。習慣上,「斜號青年」會在自我介紹中使用「斜號」來顯示自己的不同職業身分,常見格式為「姓名,職業 / 職業 / 職業」,例如「周子恩,教師 / 寫作人 / 電台節目主持」。事實上,除了無法取得長期合約而被迫接受臨時合約工作的「窮忙族」外,現時不少年輕人亦習慣在自己本身的職務外,從事以個人興趣愛好為主的副業。

這種職場的新常態,不僅顛覆傳統價值觀,更創造了一群新類型人。從「斜號青年」的興起,我們不難發現,傳統的生涯規劃教育根本無法應對社會的急速變化。如果教育當局仍選擇以舊思維、舊方式試圖解決新問題,其果效自然可以預見。

 

延伸閱讀:

信報:《我該如何存在:短評施政報告中的所謂生涯規劃元素》(2014-01-20)

HELLO GIGGLES: We are the slashies: 5 ways to grow as a working creative (2015-05-0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