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產子前看看身家

2018/4/3 — 18:20

資料圖片 l Aikawa Ke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資料圖片 l Aikawa Ke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已有一個子女的,可能會為是否再生一個而躊躇。

說到這回事,我倒奇怪地從出生跳到死亡,想起中國人的遺產安排。我們一般採用「諸子均分法」。假設你的物業價值700萬元,終有一天你會百年歸老,獨子的話他可繼承這個單位,用來收租也好,那不管他是否有能力在「後AI世界」立足,也總能過上安穩的生活。但有兩人的話,每人就只能繼承350萬元了,生活沒這麼安適。

順帶一提,相比之下日本人採用「獨子繼承」,不管生多少個,都只由最優秀的一人單獨繼承。他們要留存的是「家名」,大概把資源集中到一人身上更能揚名立萬。(註)

廣告

返回香港,假如你還勇於擔任父幹,希望日後協助他們買房,那可能仍要考慮自己是否有能力做兩份父幹。若只能出資幫助一人,另一人難免會有怨懟,而你也總不無愧疚。

另一邊廂,如果你無兒無女,倒有另一種考慮。他日作古,你的700萬物業就只有捐給慈善機構。你的另一種做法,可能是善價而沽,再在台灣買一所100萬的物業,然後你就可以在餘生於台灣好好享用那600萬元,過舒泰的生活。否則你就無法釋放這座物業的價值,你這一生很努力供滿這層樓,然後就撒手塵寰,也沒有享受過,那700萬只有隨你終老。逆按揭雖然也是一途,但有其他風險。

廣告

隨著香港的物業水漲船高,產子與否也變得茲事體大。我知道你會說不應斤斤計較,但就當作分享一種理財常識吧。

 

註:中日繼承方法的差異,摘自2018年3月25日中大EMBA與香港電台合辦的《管理新思維》節目,題為「世代相傳的家族企業」,嘉賓為中大香港亞太研究所助理所長鄭宏泰博士。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