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專營的士踢走 Uber 的陰謀

2019/5/7 — 17:35

資料圖片:市區的士

資料圖片:市區的士

【文:葉世雄(《香港汽車及交通關注組》召集人)】

政府日前公佈專營的士細節,收費貴一半卻不過旨在提供基本質素服務,隨即被嘲笑為「以魚翅價錢食粉絲」,不但社會各界紛紛質疑成效,的士業也齊聲反對,專營的士可謂出師未捷身先死。不過細心閱讀文件後,政策的用意似乎不是改善的士服務,而是密謀以垃圾政策換取時間,以此拖死網約車。

五年測試期ㅤ只為拖死網約車

廣告

政府文件明言專營的士是一個「試驗計劃」,所以會以 600 輛車作小規模測試,三個專營權將為期五年,即是這個「試驗」將會試足五年,然後才會判斷專營的士的去留及檢討規模。然而政府官方說法是,推出專營的士算是回應了市民對網約車這種新興交通服務的需求,沒有補充。

這就是政府的看家本領 — 拖字訣,一項政策試足五年,意圖令事情「攤凍」至自行消失,「最好你哋放棄,或者等下屆政府再搞啦」,這就是政府的心態。更重要的是,政府在這五年內完全不用考慮將網約車合法化,繼續大條道理執法趕絕「白牌車」。可以說,整個部署只指向一個結果 — 逼使網約車營運商離開本地市場。

廣告

現時 18,000 輛的士壟斷整個個人點對點交通市場,600 輛專營的士只佔總數 3%,難有作為。政府以此假作回應了市民的訴求,又不用害怕得罪的士業界,運房局及運輸署官員樂得清閒又等升官。為官之道,滑不溜手,這是最佳示範。

四不像政策ㅤ政府不熟書

只要細心留意專營的士的細節,就知道它注定失敗。市民乘車,一為便捷,二為「豪爽、體面、享受」。傳統的士本來有數量上的優勢,可以用車海戰術主打前者,加上法定收費,令乘客在時間及金錢成本上不會大失預算。不過近年「害群之馬」為患,令的士盡失民心;而 Uber 等網約車服務就專攻後者,提供高質素車款及服務,加上預先計算收費,可以更快速準確地配對司機及乘客,因此深受歡迎。

可是專營的士呢?全港十八區只有寥寥可數的 600 輛車,還要三間專營權公司各自開發專屬叫車 App。分薄供應之下,乘客叫車鐵定只能乾等,到頭來可能都要轉用其他 App 或交通工具。

專營的士兩頭不到岸,叫車要白等,收費昂貴但本質上卻又只是的士,不夠體面。可笑的是,政府卻以 USB 充電、免費 WiFi 作為賣點(但其實也不是免費,起錶 36 元計,起碼收了 12 元作服務增值,比電話公司更貴!),完全忽視市民的真正需求。如此混亂可笑的市場定位,反映政府完全不懂「的士」這盤生意。

專營的士細節一推出,的士業界即時群起反對,全因政府要求多多,包括車種設有最低車價標準,又要能讓輪椅上落,又要電動或混能,僵化劃一地推高投資成本。

另一方面,收費制度同樣僵化,不能像網約車般於繁忙時間收取附加費,難以用彈性定價策略來爭取乘客。而車行一旦中標,五年專營權內不能轉讓,投資及回報均缺乏彈性,更沒有止蝕位,完全不能應付多變難測的市場。以政府的聰明才智,真的期望有車行願意投資這盤生意嗎?

立法會投票ㅤ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政府項莊舞劍,意在政策文件的一句:「至於應否探索引入其他新服務(如新的「網約」服務),則可視乎立法會審議專營的士法案的結果而決定」。換言之,只要立法會通過成立「專營的士」,政府就可大條道理用五年專營期為由,趕走經已廣為市民接受的網約車服務,包括 Uber 及其他網約車公司。

因此,我懇請立法會議員對專營的士法案投反對票。專營的士法案不是一試無妨的政策,而是拖死網約車的一件兇器,更令早已落後於人的本港創科政策再白白空轉五年。希望立法會議員別做趕絕網約車的幫兇,勇敢地投下反對票,逼使政府面對新興需求,而非兜路推行「專營的士」,叫我們的社會繼續蹉跎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