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用行乞罪告街頭表演?

2018/8/13 — 17:07

「學生獨立聯盟」於周六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學生獨立聯盟 Facebook 圖片)

「學生獨立聯盟」於周六發起「光復天星碼頭」行動(學生獨立聯盟 Facebook 圖片)

旺角行人專用區取消後,部份表演者轉到天星碼頭表演。至上週六,學生獨立聯盟召集人陳家駒與同行人士,舉起「請勿行乞」橫額,指表演者「可能是新移民」,所以不熟悉法例。陳家駒聲稱,表演者接受打賞是違法行為,又聲稱他們的行為「有違公德」,政府又「做唔到嘢」,所以有此行動。網名「金金大師」的梁金成與數名市民,亦在碼頭舉起「不要劣質文化」的橫額,要求表演者離開碼頭。

陳家駒話人家不熟悉法例,其實他自己也不太熟悉。用《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26A 條「乞取施捨」罪起訴街頭表演者,早有敗訴案例,這便是劉召平案【HCMA 75/2017】。在判詞第 15 段中,法官陳廣池並不同意裁判官說正在吹奏樂器的上訴人是「香港常見的乞取施捨情景」,而他認為「表演」或「賣藝」不一定是悅耳賞心,不一定是人人可接受…但是「這樣狀似表演的行為在香港亦甚為普遍」。

其次,用「有違公德」罪來起訴街頭表演,亦不合適。「有違公德」罪是普通法罪行,通常是用來起訴敗壞道德、有傷風化及破壞秩序的行為,俗稱「打野戰」的「在公眾地方發生性行為」,俗稱「露械」或「裸跑」的「在公眾地方露出下體」,又或者是在公眾地方偷拍女性裙底。控方必須證明該人之行為,是猥褻或令人厭惡至有違公德的程度,所以不適合用作控告街頭表演者。

其實,警方真是要執法的話,應該引用 《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4(15) 條,又或者是《噪音管制條例》 第 5(1) 條。根據 《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4(15) 條:「在公眾街道或道路上奏玩任何樂器;但根據及按照警務處處長運用絕對酌情決定權發出的一般或特別許可證的條件奏玩者,則屬例外」。簡而言之,任何人未在警方牌照科申領《在公眾街道或道路奏玩樂器許可證》的人,即屬違法。

廣告

至於引用《噪音管制條例》,是不用計算分貝的, 根據第 5(1) 條的規定:「任何人於任何時間,在住用處所或公眾地方因進行以下活動而發出噪音: (a) 奏玩或操作任何樂器或其他器具,包括唱機、錄音機、收音機或電視機; (b) 使用揚聲器、傳聲筒或其他擴音裝置或器具; (c) 進行任何遊戲或消遣活動;或(d)經營生意或業務,而該噪音對任何人而言是其煩擾的根源,即屬犯罪」。

另一條可用的條文,則是俗稱阻街的《簡易程序治罪條例》 第 4A 條「在公眾地方造成阻礙」。至於受收打賞的行為,或許可以 《簡易程序治罪條例》第 6 條「街頭叫賣」罪起訴。問題又回來了,如果真是引用這些條文的話,所有街頭音樂人都無一倖免,可沒有什麼「優質」和「劣質」之別。對於那些一心只想打「大媽」、「新移民」的人來說,他們又樂意見到「本土街頭音樂人」被捕乎?

廣告

最後但是不得不說,所謂「優質」和「劣質」,其實是一種主觀判斷。作為一個遠離低級趣味的人來說,香港所謂的本土流行音樂,其實也不見得十分「優質」。口水歌、買外國流行曲改編、翻唱又翻唱的例子,實在數不勝數。至於所謂的街頭音樂人,究竟有幾多個皇家樂理八級,真是擁有唱作能力,幾多個只是翻唱人家的口水歌,大家心知肚明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