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 DHL 到 Uber — 創新嘅嘢 官僚識條鐵咩

2015/8/12 — 14:10

警方昨日展開大規模行動,拉人封鋪拘捕Uber職員。不少顛覆、創新曾被視為觸犯法例,警方高調採取行動,到業務創新的公司拉人封舖,過去也有例子。就如今日成行成市的速遞生意,過去曾經被視為非法。70年代,私人速遞公司DHL在香港創立,威脅到郵政局的獨市生意,警方於是放蛇調查,並告上法庭指DHL侵犯郵政局專利。DHL最後在官司中勝訴,速遞生意此後迅速發展,是香港商界以小勝大的經典案例。

DHL香港及遠東區創辦人鍾普洋1972年創辦DHL國際,是香港第一間專營速遞服務的私營公司。當時香港並無有規模的速遞公司,絕大多數的文件郵寄都是由郵政局獨攬。然而,壟斷郵寄生意的郵政局,不會提供俗稱「door-to-door」(點到點)的直送郵件服務,顧客要交收文件,必須親身到郵政局辦理。相比起郵政局,DHL速遞服務更快、更方便。

不過,當年的法例規定,所有文件的運送都必須經過郵政局處理,DHL因而被警方調查,鍾普洋在著作《The 5 Dynamics of Entrepreneurship》中憶述事件,1973年,DHL在港創立一年,警員佯裝顧客要求DHL速遞黃金到海外,DHL員工以無牌運送黃金出境是犯法而拒絕。

廣告

警方放蛇未能成功,改控DHL威脅郵政局的專利,又要求DHL停止營運,被落案起訴的鍾普洋,決定聘用大狀應戰,DHL律師表明,除非警方一律起訴所有速遞公司,否則DHL有權繼續運作,直至法庭判決為止。最後,負責審理案件的裁判官認為,既然法例容許公司請一個辦公室助理來派信,理應容許公司聘請另一間公司來派件,最後判DHL勝訴。

港英政府未有因敗訴而罷休,更打算透過修過《郵政條例》,封殺DHL。鍾普洋游說商界,拉攏他們的支持。由於匯豐等企業對速遞急件有所需求,郵政條例一旦修改,跨國企業營運將受損,因此商界群起反對修改郵政條例,港英政府最後屈服。這一仗後,速遞公司業務在港迅速發展。

廣告

90年代 商罪科搜多間ISP封舖

90年代,互聯網興起,電訊法規仍偏向保護香港電訊的專營權。1995年,警察商業罪案調查科(CCB)突擊搜查多間ISP(互聯網絡供應商),指涉事公司沒有公共非專利電訊服務費(PNETS)牌照,聯同警方上門搜查,公司運作停頓約一星期,數千名市民的服務受影響,警方的做法被質疑握殺資訊流通的自由。

此後,互聯網絡供應商需向香港電訊繳付每小時1元多的PNETS費用。PNETS費用偏高,被批評窒礙網際網路普及化,也被質疑是用來保障香港電訊的利益,在壓力之下,PNETS費用不斷下調。自從2000年代初起,由於寬頻上網日漸普及,撥號上網基本上已經式微,消費者亦毋須再支付PNETS費用。

港視主席王維基90年代創立城市電訊,同樣有法律爭議。當年城電以回撥的擦邊球方式,推出廉價長途電話服務,與擁有專營權的香港電訊競爭。香港電訊一度指城電侵犯其專營權,要求電管局介入制止,但電管局力撐王維基,指回撥合法,甚至令香港電訊迫於無奈自行推出回撥服務,以防止客戶流失。

由此可見,令消費者得益的創新,不少也是從法律灰色地帶的罅隙中誕生。今天被視為非法,他朝可能是顛覆和革新行業的經典案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