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由 DQ 主修科到 DQ 民間學院

2017/5/15 — 15:24

資料圖片:香港大學 理學院

資料圖片:香港大學 理學院

【文:何肇基(香港理工大學專上學院講師)】

香港大學計劃明年取消「天文」和「數學/物理」主修科,理學幹事會在Facebook刊出理學院院長艾宏思的電郵。他解釋,最近五年此兩科畢業生人數少之又少,分別為「1,6,3,5,4」和「1,6,1,6,4」,是同學用腳投票表達其選擇,學院有義務更具效率地運用資源於更為niche的課程。

廣告

他認為,將資源放在以上兩科是效率太低和浪費時間,不如用於改善教學質素予更大數目的學生。

這封電郵令我想起社會學家喬治‧里茲(George Ritzer)那本經典著作《社會的麥當奴化》,他以快餐店麥當奴作為範例,指出現代社會各行各業都有麥當奴化的傾向,企業特別強調四個主要元素:效率、可計算性、可預測性和控制,它作為一個理性化的過程,卻又會帶來其他不理性的後果。其中受影響的當然包括高等教育行業,過份強調GPA、影響因子、大學排名……等等歪風就是如此而來。

廣告

套用於分析以上例子:

一、在效率方面,以最少的資源達至最大的效益,認為畢業生人數少就是主修科效率太低和浪費時間,應該取消兩科以提升其他科的教學質素予更多的學生。

二、在可計算性方面,重量而不重質,將一切價值化約為一堆數字,只強調此兩科近五年畢業生人數分別為「1,6,3,5,4」和「1,6,1,6,4」。

三、在可預測性方面,主張以市場主導開辦所謂niche的課程,做到人有我有,不同大學的課程越趨同質化,失去原本的獨特性和傳統。

四、在控制方面,由上而下取消兩個主修科,無視12個學生會聯署的公開信和校友舊生的反對,一意孤行。

理學院看似理性化的管理措施,反而會造成不理性的結果:

一、不問「天文」和「數學/物理」本質上的價值和衍生的工具價值,不顧香港大學在社會、歷史和文化上的責任,只會以市場規律用腳投票決定學科生死。

二、不問主修課為何無法吸引學生修讀,不顧收生要求是否太高,不去想想如何為畢業生開拓升學階梯或就業前景,反過來指責畢業生人數太少。

三、不問香港大學理學院作為香港唯一開辦「天文」主修的地方,不顧學術傳統和理學院的獨特性,只會隨波逐流開辦所謂niche的課程。

四、不問校訓「明德格物」的意義何在,不顧校長對香港大學要成為偉大大學的期許,做法卻與理學院擴展學院的科學學術領域的目標背道而馳。

那麼,我們還有甚麼可以做?體制內當然要予以抵抗,例如理學院相關委員理應投票反對。好可惜,建議竟然在多人棄權及未過半數贊成的情況之下通過。一般來說,不滿現行體制還可以在體制以外開辦課程,正如流動民主教室、香港民間學院……等等。然而,香港民間學院和Hidden Agenda被政府官員放蛇警告甚或檢控,可見相關條例太過嚴苛,市民動輒得咎誤墮法網,政府官員選擇性執法,亦很容易成為當權者打壓民間不同聲音的政治工具。

總括而言,由DQ主修科到DQ民間學院的事件,令人非常憂慮香港的學術環境和教育生態正受到「市場主導」和「政治正確」兩面夾擊,既難孕育出香港的愛因斯坦和霍金2.0-「天文」和「數學/物理」主修科被取消;也容不下孔子和蘇格拉底本尊-孔子民間辦學弟子三千應該會違反教育條例,蘇格拉底在市集與人辯論敏感議題應該會觸犯非法集會。希望教育界和法律界議員必須關注事件,社會各界積極支持相關團體及參與眾籌,發揮民間力量在地抗爭。

 

參考資料:

(1)Matthew Evans:【Official Reply from Professor Matthew Evans regarding the issue of Cancellation of Major in Mathematics/Physics and Major in Astronomy】。香港大學理學幹事會

(2)Facebook: 就貿然取消「天文」及「數學/物理」兩個主修 致香港大學理學院院長之公開信。香港大學理學幹事會

(3)Facebook:George Ritzer, The McDonaldization of Society. 20th Anniversary edition. US: Sage. 2013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