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性群體的下體惡作劇考據

2017/4/7 — 14:11

【文:林勉一】

你聽過「起壇」嗎?如果未聽過的話,下面會告訴你答案。

港大接連爆出兩宗舍堂玩下體醜聞,一宗是宿生下體被滴蠟,另一宗比較奇特,有人用下體拍打另一人頭部。

廣告

當大家正在驚訝為什麼大學生會如此放肆的時候,有人提醒大家,消防宿舍也爆出過新人肛門被塞蛋糕和玩弄下體的醜聞,外國大學的宿舍也有不少玩新人玩得過火的故事。

其實男性群體常常會拿下體來惡作劇/欺凌(是程度的分別)並不是什麼秘密,小學生玩「閹」(攻擊下體),中學生玩「圍閹」和"Happy Corner"(即是捉住一個人,把他的袴下撞向柱子。圍閹在一些男校演化成「起壇」。所謂起壇,就是一堆男學生起哄,強行脫下目標的褲子,然後可能會玩弄被起壇者的下體,也可能會用其他東西來弄污下體,或者把褲子拋到老遠。

廣告

中學生玩的東西,升上大學還會繼續,"Happy Corner"在大學仍然十分常見。上面提到的舍堂下體滴蠟事件,有點像起壇的玩法。至於下體打頭這種比較另類的玩法,筆者猜想是另一種男生會玩的東西--模仿AV場面。

這些玩下體的惡作劇,跟欺凌其實是一線之差。被玩者多是比較容易欺負或者比較「玩得」的人,他們被玩的時候,感覺當然不會好受,可是他們因為不想跟所屬的群體反面,所以通常是啞忍,甚至會參與針對其他目標的惡作劇。

在地理上相對封閉的男性圈子,這些玩法很容易變成群體的一種「儀式」,透過令新來者或弱者尷尬來確立輩份和群體認同。對於男性來說,最尷尬的當然是涉及下體的惡作劇。(當然也不能排除是偶然有人醉酒玩得過火)

男性群體常常出現下體惡作劇,這是一種很原始的社會現象。不過,常見不等於合理,舍堂的大仙(較senior的堂友)、每層樓的自治單位、舍堂學生會幹事會、導師、舍監,絕對有責任正視這些事件,這是舍堂教育的一環。

圖:左邊是名校Secret關於起壇的post,右邊是YouTube的起壇影片

圖:左邊是名校Secret關於起壇的post,右邊是YouTube的起壇影片

 

作者簡介:棲身廠廈的仿生人夢見電子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