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男拔校長:當我們不在的時候,我們交付了什麼給年青人呢?

2017/3/10 — 15:26

男拔校長鄭基恩(圖由作者拍攝)

男拔校長鄭基恩(圖由作者拍攝)

早前在一個公開論壇上,男拔校長鄭基恩談到一個領導者所需要具備的條件。換句話說,當20年後、30年後、甚至更久,我們父母及教育者都不在的時候,我們留下了什麼給年青人呢?他們又如何能夠獨當一面,在不同的崗位上去領導其他人?

鄭校長指出,大部分教育者,尤其是有宗教背景的學校,都恪守三個拉丁文字的精神——Dominus、Bonitas以及Sapientia。

第一,Dominus即是宗教學校的信念,以「主」為基石。

廣告

第二,Bonitas即希望同學在追求卓越之外,也有良好的道德根基。

第三,Sapientia所指的不單是有知識,更重要是有智慧。

廣告

可是,對於香港不少父母而言,這些理想雖然都美好而宏大,但實際上在選校和考試的大前提下,他們往往更關心小朋友的成績;年紀小一點的孩子,父母的心思都放在為他們報什麼興趣班、考什麼幼稚園、小學以至日後可以銜接哪間中學和大學......猶如在茫茫大海中,想抓緊一個救生圈逃生,卻無法辨認方向,不知該游往哪裡去才對?

正如鄭校長所說,在孩子的成長過程中,不止短線要顧及,長線也要顧及,因為教育是一輩子的事。學校是一個給學生成長和學習的地方,同時也重視年輕人的看法,因此他們鼓勵學生參與學校的運作。例如男拔設有一個諮詢議會,學生的人數比校董和老師更多,讓學生對學校的政策有發言權,可以做決定,由此建立起他們的承擔和責任感,也可見校方對學生的信任。

他又舉例說,去年9月,香港有一班學生在不同學校成立了國是學會或者港獨學會,有一天晚上,老師忽然發現一個新的專頁成立了,內裡有學校的名字、校章,便立即通知他,大家都知道學校是不能逃避的,必須面對這件事,而且瀏覽量一下子逾千人,迅速傳開去。他們必須要在最快的時間搞清楚,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同學做的呢?抑或是外面的人做呢?校方必須立即作一個決定。

結果,他運用了BLUF的原則,即軍隊中常用的「Bottom Line Up Front」——學校的核心價值是要給學生成長的福祉和學習的機會,但同時要有底線。學校雖然鼓勵學生關心時事,但校內並沒有這個學會,也不能隨便使用學校的名字和校章。教育的工作,就是讓年青人自己領悟到什麼是有所為、有所不為,而不是要直接喝停,甚至殺一儆百。透過溝通,他們自然會慢慢地成長、明白,然後知道進退的。最後,同學們也選擇了守護學校這個平台,不再堅持自己的做法。

其實,與年青人之間的信任也是可以這樣建立的,教育者如是,父母也如是。如果平日在一些小事上面已經建立了某種互信,一直以來的溝通,到了關鍵時刻就會在他們內心開花結果,浮現出來,而這種關係恰恰是一輩子的事。我們都需要在這個大前提下一直溝通,讓彼此看見對方的立場,也互相尊重。就像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進入加納應許地一樣,身為父母和教育者,也應該成就到身邊的人去到這個應許地。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