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留住荃灣法院及荃灣大會堂 — 留住發展足印 留住清新空氣

2019/3/10 — 13:51

荃灣大會堂

荃灣大會堂

本年的財政預算案,宣佈預留了220億,推動政府用地一地多用「地盡其用」,其中計劃之一是要將荃灣大會堂、荃灣法院和雅麗珊社區中心清拆或改建。

知道了這個計劃後,心裏一沉:推土機終於殺到來了。

為什麼一定要拆丟舊物重建高樓才是「地盡其用」? 能留住記憶、延續歷史、也讓空氣流通的土地和空間,就沒有用嗎?

廣告

讓我這個不是甚麼專家,只是在荃灣長大、在荃灣工作的小市民,看看這幾個地方在歷史、建築、環境與及集體回憶上的價值。

雅麗珊社區中心於1961年落成,當年由時任港督柏立基爵士,親臨荃灣這個「偏遠」的新市鎮主持開幕。社區中心最初名為荃灣社區中心,以雅麗珊命名是因為1961年適逢英女皇伊莉莎伯二世的堂妹雅麗珊郡主首次訪港,雖然她並未來訪荃灣,但中心後來以她命名作為紀念。雅麗珊社區中心是政府最早在新界新市鎮建設的綜合社會服務中心之一,至今已近60年歷史,內裏既有演出場地,也有圖書館、社會服務機構等設施,具體標誌著香港新市鎮社區設施發展的第一步。

廣告

荃灣法院前身是荃灣裁判司署,建成於1971年,是繼1961年粉嶺裁判法院啟用後,第二所位於新界的法院,至今已有48年歷史。荃灣法院外觀雖然不似粉嶺、北九龍或南九龍裁判法院的新古典主義建築炫目吸引,但其大樓整體如印璽、外型簡約方正的建築,反映著六十年代末的實用主義建築風格,同時又突顯了司法機構的沉實穩重,是特別為裁判法院而設計的圖則。當年,同一個式樣的法院共有兩所,但自2004年新蒲崗裁判法院拆卸重建成為私人屋苑「譽 港灣」後,荃灣法院就成為同類建築的孤本了。

除了外觀,法院內部也有特色的設計,例如二樓各個法庭外的等候大堂,正對法院正面的一排窗戶,面向開闊的大河道與沙咀道交界,以前更是個大迴旋處,因此,即使只是二樓,但採光極佳,不用燈光也能把大堂照得通明,消減了不少法院的陰森與壓迫感,這似乎反映了當年香港政府對基層司法工作理念的改變:從震懾而變為行政主導:裁判法院主要處理罪行較輕的案件,如交通違例、高買偷竊等,涉及的大多是小市民,開明包容的氣氛可能更有助犯者改過自新。

荃灣法院也擔當了法治教育的角色。正因為其位於荃灣市區,附近有不少學校,而香港的法院一直開放予公眾自由旁聽審訊,因此,學校都可以在課堂時間,安排學生到荃灣法院旁聽,親身體會法治精神。自己任教的學校就每年都會安排全級中二學生到法院一趟,法院職員亦友善合作,既為學生作簡介,也協助安排學生進入不同的法庭旁聽。正因為裁判法院處理的多是日常生活的案件,學生都聽得明白,也很感趣味,於是,法院旁聽就成為了學生們的集體回憶。

當2016年12月荃灣法院決定關閉之時,自己感到非常可惜,但當時得知法院將會保留另有用途,因而寄望它能成為社區內的法治教育實體場景,而在建築上也能延續地反映香港法院發展歷史的各個階段。

至於荃灣大會堂,早前已有音樂界朋友指出了荃灣大會堂的重要性,在此不贅。但要補充的是:荃灣區讀書成長的學生,不少都在荃灣大會堂的舞台上朗誦和音樂比賽過,政府也舉辦過許多次「樂韻播萬千」普及音樂會,孕育了一代年青人的古典音樂興趣。

再從環境及城市設計的角度分析荃灣大會堂、荃灣法院等的重要性。大河道以東的荃灣舊區,樓宇密集,道路也不寬闊;大河道以西的福來邨後面,就是工業區的工廠大廈群,同樣是空氣污濁不流動。荃灣大會堂、荃灣法院、沙咀道球場、雅麗珊社區中心等一連串的低矮建築開闊空間,既分隔了住宅區和工業區,也將清新的海風沿著這道走廊引進荃灣市區之內。可惜近年荃灣海旁矗立了一棟又一棟的屏風樓,阻擋了不少能潤澤市區的海風,但至少在大會堂、法院、沙咀道球場和雅麗珊中心一帶,抬頭仍看得見一片開闊的天空,讓荃灣舊區內的市民留一口活氣。假若又再拆屋建高樓,拆卸的十年八載交通混亂烏煙瘴氣,重建高樓後就連區內僅餘的活口也封死了,大家也就只能躲進商場裏吸冷氣了。

讓在荃灣成長的人們能留住足印,讓新一代看得到今天的荃灣是如何發展過來,讓香港法院發展的歷史能完整展示,讓荃灣人能繼續吸一口新鮮空氣、看一片廣闊天空,這些都是荃灣大會堂、荃灣法院和雅麗珊社區中心這片土地發揮著無可替代的功能,更枉論它們也每天在繼續擔當著文娛康樂、社會服務、司法審判的角色。

如果真的要損害我們荃灣人既有的一切,就請政府拿出具體實在的論據與數字,與及是否必無其他選擇;否則,回憶、歷史、空間刪除了,就無法回頭。

參考影片:

有關1961年雅麗珊社區中心落成及介紹的官方片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