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畫龍,不點睛? 回應《香港教資會資助高等教育院校的管治》報告

2016/6/17 — 14:25

嶺南大學

嶺南大學

【文:盧偉明(嶺大校友關注組)】

2016年3月30日,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教資會)公布《香港教資會資助高等教育院校的管治》報告(報告)。

校友聲音的留白

廣告

報告「前言」部分提到,在研究過程中,98位持份者參與會議,他們包括院校校董會前任及現任主席、部分校董會成員(包括一位出任校董會成員的立法會議員)、校董會秘書、校長、高級管理層、教職員及學生代表,以及教育局官員。可惜的是,持份者中缺少了校友的聲音,令報告蒙上了不必要的污點。誠然,教資會早於2002年已提出,「院校應著重加強有關『大學資源拓展』的才能及推動這方面的文化」,當中就包括了「校友聯繫」一項了。

《報告》第二部分「國際比較」,「結論」部分指出,「{各個國家}大學管治組織大都保留了可稱為持份者『參與』模式的元素—參與者不單有大學教職員,還有學生、校友、本地及地區代表等。各類別的參與者並非互相對立,而是彼此同心合力推動大學邁向世界級水平。」因此,缺乏校友參與的大學發展,無疑是製造了不必要對立面,大學決策過程的透明度相對下降;而所定的決策最終不利於大學的整體效率和效益,達不到持份者對良好管治的期望。

廣告

特首委任權過大 報告捉鹿卻脫角

《報告》第三部分「香港的情況」中提到,「在香港,業外成員的獨特委任方式令問題更形複雜。行政長官以各大學校監的身分,委任相當大比例的校董會成員…在香港,大學校董會成員的委任一向被視為是一項公民榮譽,也就是說,有關委任並無對大學的需要經過有系統的考量,因而未能配合院校認為校董會為履行職責所需的各項技能和專長…因此,如大學無法吸納所需的各項技能,可能會對管治造成嚴重後果。」

以嶺南大學為例,根據《嶺南大學條例》(第1165章),嶺南大學校董會共有33位成員,當中18位由行政長官委任,委任比例高達54.55%。委任比例超過一半,委任準則欠奉的前提下,意味著行政長官對校董會組成擁有絕對的影響力,對大學的良好管治構成嚴重威脅。

另一方面,雖然校友聯繫是大學資源拓展的重要一環,但是,嶺南大學校董會卻欠缺校友代表成為校董,與各個國家大學管治組織保留持份者「參與」的模式背道而馳。校友無疑對自己的院校有較深入的認識,加入校友校董既可擴闊持份者的層面,長遠而言,更可提高大學的良好管治。

尊重持份者的聲音

2015年11月9至11日,嶺南大學學生會進行全民投票,通過以下3個議案:

1 92%贊成「廢除由行政長官直接委任嶺南大學校董會成員之權力」;
2 90%贊成「廢除行政長官必然擔任嶺南大學校監之制度」;及
3 94%贊成「提高嶺南大學校董會中教職員代表與學生代表的比例」。

另外,2016年3月21至23日,嶺南大學教職員亦進行了「院校自主公投」,通過以下4個議案:

a. 61.76%反對「保留特首作為大學校監的安排」;
b. 71.79%贊成「取消特首任命校董會成員的權力」;
c. 86.83%贊成「增加校董會中民選教員、職員、研究生、本科生代表的比例」;及
d. 75.86%贊成「在校董會中增加民選嶺南大學畢業生為成員」。

《報告》建議一提出:「為物色賢能擔當校董一職,院校應各自制定對不同專長要求的準則,並定期予以檢討。」學生及教職員的聲音是清晰可見的,校友作為大學良好管治的持份者,亦對參與校董會有合理期望。

最後,讓我們以Edwards對澳洲大學管治的調查作出的評論作結:「驗證改革是否成功的一個方法,是在這過程中,大學員工及學生是否明白為何需要校董會。」共勉之。



延伸閱讀: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香港教資會資助高等教育院校的管治》報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