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異化學習、異化教育

2016/3/11 — 11:5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曾國權博士 明愛專上學院社會科學院助理教授】

根據傳媒佈道,香港自去年9月新學年至今已有20宗學生自殺悲劇,如把時間推前到去年8月,學生企圖自殺個案已累積至30宗,當中只有9名企圖自殺的學生獲救。突然,香港學生自殺問題成為城中討論的焦點。在這些討論中,有些人認為問題的所在是當今學生的抗壓能力太低,他們成長在物質豐富的環境中,被寵壞了,所以連一點點的困難也承受不了,因此這些人建議家長、老師和學校應多加關心學生的情緒問題,並嘗試幫助他們提升情緒管理的技巧或抗壓能力等等。但在短時間內發生那麼多的學生自殺個案,上述心理學式的解釋明顯不足,我並不是說學生自殺不是與缺乏關心、抗壓能力低和情緒管理差等因素沒有關係,而是想說當中可能存在一些導致學生自殺的結構性因素。根據傳媒佈道,大多數個案均與考試壓力或功課壓力等學業問題有關時,所以對不少人來說,這一結構性因素和我們的教育制度有密切關係。

我們的教育制度有什麼問題?「太著重考試」、「太強調操練」、「應考教育」、「功課太多」等等都是大多數人用來批評現時香港的教育制度的論述。由於「太著重考試」、「太強調操練」、「應考教育」、「功課太多」,所以我們的教育令我們的孩子每天都要花上大量時間在書桌前不停地做功課、做練習題和溫習考試內容,使他們沒有多餘的時間去休息或做喜歡的事,導致他們沒有足夠空間去舒緩累積已久的學業壓力,在這樣的髙壓狀態下,不要說學生了,相信大人也承受不了,從而萌生輕生的念頭。因此,不少人相信要長遠地和有效地預防學生自殺,就要改變我們的教育制度,使它不再著重考試、減少應考操練和功課量等。對於這一對教育制度和學生自殺問題的分析,我是十分同意的。但我認為這分析只指出現時香港教育制度的表面問題,而未有觸及到更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如果我們要嘗試更深入地了解教育制度和學生自殺的結構性原因,我們可試從異化學習 (alienated learning) 此一概念入手進行分析。

廣告

異化學習此概念由Jean Lave和Ray McDermott在2002年一編名為Estranged Labor Learning 的論文中,以馬克思 (Karl Marx) 的異化勞動 (alienated labor) 概念為基礎發展出來的。根據兩位學者的分析,在現代社會中,學習的本質和勞動十分相似。對勞動者而言,由於他們只是「打工仔」,所以在工作場所中,他們只能聽命於上司的命令,上司叫他們做什麼,他們就要做什麼,在一般情況下,勞動者沒有多大能力過問為什麼要做那些東西,也沒有太大的能力決定工作內容,因此在勞動中,他們很多時候會感到一種無力感,並覺得他們的工作沒太大意義,結果他們只把勞動視為賺錢工具而非達到自我實現的手段。因此,在現代社會中,勞動者一般都不會喜歡上班,上班成了沒趣、乏味、無聊或壓力的代名詞。

同樣地,對大多數在現代社會中成長的學生而言,學習是沒趣、乏味、無聊或壓力的代名詞。由於普及免費教育的推行,現在大多數的學生都是「被迫」上學的,對他們來說,他們每天都是被老師和學校「命令」做功課、學習、溫書和考試,他們不一定知道做這些事或學這些知識對他們的學習或成長的意義是什麼,更未能通過做功課、學習、溫書和考試中找到什麼人生價值來。因此,跟勞動對勞動者的意義相似,學習對學生來說只是換取好成績、升學機會或找一份好工的工具,而非自我探討、思想啟蒙或尋求真理的手段。

廣告

如果要說異化學習的成因,簡單來說可以歸結為異化教育,即我們的教育不是為了教育下一代成長而存在,而只作為達成其他目的 (如經濟) 的手段存在著。例如,自上世紀90年代起,香港教育當局一直把教育看來是為本地生產大量合乎全球知識型經濟生產模式需要的人材的工具,從而提升香港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雖然在90年代中後期及本世紀初的教育政策文件中,香港教育當局一直強調培養學生多元發展,但這並不表示香港教育當局真的重視多元發展對學生的身心發展的重要性,相反它只看到多元的人材對香港經濟發展的價值。

這種工具理性的教育思想在一般香港家長和學生中獲得了一定程度的認受性,原因是我們的傳統信念 ─「書中自有黃金居」。受這信念的影響,我們一般認為教育的目的是為了提升自身的社會流動機會,因此只要好好學習那些能幫助我們升學或找工作的知識就好了,而不一定要考慮為什麼要學那些東西和學那些東西對我們有什麼內在意義及價值。換言之,我們不知不覺地默許了異化教育的同時,還視異化學習為理所當然。因此當聽到有學生說不喜歡讀書或感到讀書很大壓力時,我們很多時候的第一反應可能會說「讀書就是這樣。」、「加油!努力地熬過去吧!辛苦這幾年,可以換來更好的將來!」、「不讀書會沒出息。」 ……等等。結果,大多數的學生只好乖乖地留在學校,每天都學習一些對他們沒太意義和價值的東西。就算他們知道學習那些東西可能對升學和找工作有幫助,但因為他們看不到那些東西對他們的心靈成長和內在價格有直接關係,所以他們也不一定喜歡或願意去學。

另外,這種視異化學習為理所當然的想法進一步被社會流動機會減少而增強。在今天的香港,雖說每個人可以憑藉個人的努力來爭取向上流動的機會,但是在今天的香港,我們發現就算我們怎樣努力也是流不上去,所以一些社會學者把香港的社會分層制度形容為封閉系統。在此封閉系統中,家長和學生在沒有什麼可以改變命運的辦法下,教育可能因而成為了他們的最後希望。為了孩子的日後著想,家長不斷地催谷子女學東學西,目的不是為了幫助子女發拙興趣或潛力,而只是希望子女拿多點文憑或證書,好像日後有助入好學校,有好的前途,另外又為子女安排各樣補習班或準備了大量的練習,目的是令他們為考試做好準備,在考試中拿到好成績。而學生,為了提升自己的向上流的能力,他們在學習時會表現出功利取向,他們往往會問他們學的到底會不會考,如果不考或佔考試的比重不大,他們可能不會花時間去學那些東西。他們更多地關心考什麼和如何才能拿高分等事上,因此以應考為主的補習教育應運而生。這樣,學習變成了一種以換取好成績或向上流動為目的的勞動,學習和教育的意義慢慢地分離了。更值得注意的時,當我們把樣一種交換價值視為學習的重心時,我們不但在強化和合理化異化學習,而且還在支持著工具理性的異化教育,最終只會不停地再生產那些沒趣的、乏味的、無聊或滿是壓力的學習經驗。

讀到這裡,你可能會說異化教育和異化學習一直在香港社會存在著,不是什麼新事物,為什麼只有最近才突然發生那麼多宗學生自殺個案?當然,正如文首時提到,突然發生多宗學生自殺個案可能是由很多不同的因素所導致,如抗壓能力和情緒管理等,這點我是十分同意,也無意否定。但我想指出的是,多宗學生自殺個案在短時間內同時發生,這正正突顯了我們的教育制度甚至是整個社會的一些更深層次的結構性問題,只是我們一直沒有對這些結構性問題關注太多,並不代表它們不存在。如果今天我們只看到自殺學生的個人心理因素,我們可能可以在短時間內幫助那些在學習上感到有壓力或不開心的學生改善他們的抗壓能力和情緒管理,或成功鼓勵家長和老師多關心學生的狀況,這可能可以在一段時間內把學生自殺的問題舒緩下來,但這不代表學習對學生來說能變回有趣的、有意義的或有價值的學習,因此學習的壓力問題或其他相關的問題還是存在,依然未有真正得到解決,學生自殺問題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會再次出現。如要有效地預防學生自殺繼續發生,我們不能只是簡單地把問題的核心簡化為「太著重考試」、「太強調操練」、「應考教育」、「功課太多」,因為這些都是教育問題的現像,而這次現像背後也是存在著須學生自殺相似的、甚至是一樣的結構性問題,所以我們必須要正視和研究我們的教育制度甚至是社會上的結構性問題,好讓我們能更好地把握問題的核心所在,從而更有效地去改變它。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