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校董會教師代表又如何?

2017/9/4 — 14:57

陳章萍

陳章萍

【文:安sir(全文教育局特約文章)】

整個八月,整個教育界也刮著「颱風」,某校校長因著老師的反抗行動,發展至教育局介入校董會,校董會開會解除校長職務,繼而發展至此位校長之前進行的招聘亦被發現有問題等,餘波牽連甚廣,就筆者動筆之際,又有兩間學校被指有「影子學生」被揭發,而筆者亦聞得好幾間「收生緊張」的學校亦加緊調查校內「長缺」的學生,並檢討就這些學生,學校是否已「做足功課」,如家長聯絡、家訪、家長信或醫生證明信等,免得被「殃及池魚」。

當然,學校不論任何原因,也不應該出現不在學校就讀的學生被計算為該校的學生人數,我相信這很難說得過去。不過,從大大小小的報導中,該位校長的專橫,亦讓大眾詬病的。一位校長,在經歷這麼多的指控和風雨後,憑甚麼能說服學校的管理層信任呢?筆者卻質疑該學校的「原有」校董,是否真的繼續有能力經營此學校或為學校作任何決定。

廣告

法團校董會,是學校的法人代表,亦即在法律上能代表學校,由學校的不同持分者組成,管理學校,希望藉此避免學校被少數人士管理和操控,有助提高學校行政的透明度。但據報道,卻發現校長利用不同的「技巧」,規避法團校董會的監察,所有的「政策」均以避免「殺校」為由,「隱惡揚『善』」,甚至用不合常理的方式,一方面被記錄「不存在」,同時以「局外人」身份對法團校董會會議程序「指指點點」。但當大家指責校長的同時,不論以事論事還是人身攻擊,有多少人留意到,此校的法團校董會,特別是「原有」校董,是否有足夠能力或判斷力呢?責任有否部分於校董,才令這位校長「為所欲為」?可能,學校面對殺校,校長在校董會會議上,以「三吋不爛之舌」讓校董們信服此位實為「救國英雄」,甚至有「實證」證明此校長真的有能力「救學校」,故他們才「容忍」甚至「欣賞」校長的「另類管理」。這更反映一個問題:「殺校」已經令到學校的管理層「無所不用其極」、容許「非常校長」的「非常手段」、甚至「不合理」的狀況,而他們面對學校的問題,除了相信這「非常校長」外,亦沒有其他人,包括教育局的援助,才導致今日的結果。

另外部分校董「身兼數職」,甚至「身兼數校校董」,時間上根本未能抽身了解學校情況,只能以自身經驗判斷並於會議作投票。當然,教育局有舉行講座、培訓,讓新任校董明白其職責和工作,但就如老師時間都用盡處理文件就無法了解學生一樣,如果校董未有時間抽身了解學校,他們就只能靠校長的匯報,而如果校長「有心」在會議上用「手段」以獲得校董的支持,即使我們確信「天網灰灰」,但學生的學業和前途只會被押在這不肯定上:校長可以被罷免,但學生那幾年的時光,那沒有老師上課、一年換多位科任老師的學習時光,誰能賠償給他們呢?

廣告

教育局當年推行校本管理,直到現在,有否曾了解IMC的管理是否有效呢?委任校董時,教育局是否讓學校、辦學團體足夠理解以甚麼資歷和經驗委任校董呢?教育局是否使校董們知道自身職責的同時,讓他們了解可以從哪裡獲得較中立、較可靠的資訊和協助呢?如果校本,就只變成學校由IMC負全責,教育局就只看數據去評定學校優劣、只按人數決定學校去留,而沒有從正面的方式去協助IMC管理學校和渡過困難的話,教育局又是否盡了作為管理整個香港的教育制度的責任呢?

​如果只將學校管理責任歸咎於某位校長,以及盲目相信校長投贊成的校董,事情是變得簡單,但卻只是將問題「責任化」 - 有事,找人「負責」,而並沒有解決真正的問題。學校管理透明化、持份者均有機會參與管理及發表意見,是好事,但如果教育局只作「審核」/「監察」,卻未有盡力「協助」,問題只會繼續出現:面對收生不足→「非常校長」以「非常手段」「幫助學校渡過難關」→學生和前線老師因著「非常手段」受苦。

其實,如果時間充足,又或找對了合適的人,校董對學校和學生的關心,絕對是學校的「優良資產」。感恩,筆者由服務現在的學校開始到現在,校監、校董們也是其是、非其非。在會議上看到有問題的,不會因和校長、老師的關係而留手,要讚的,也很主動的去獎勵、讚賞。筆者作為前線工作人員,當然有覺得過「麻煩」,但再回頭看,或許這才是健康,是另類的「忠言逆耳」。

只聽「好話」,不論學生、老師、學校,甚至政府、當權者、整個社會,只會變得自滿、盲目、不思改進,共勉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