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業主逼死小商戶

2015/12/14 — 10:00

佳佳甜品(網上圖片)

佳佳甜品(網上圖片)

 今日本人所說的新聞,不是一單什麼大新聞,但這件事所反映的經濟和社會現象,卻是值得深思。近日,位於佐敦白加士街的中式糖水店「佳佳甜品」,正在面臨逼遷的命運。第二代店主招永鏡接受《都市日報》訪問時表示,鋪頭獲《米芝蓮指南2016 》「街頭小食推介」而名氣急升後,近日收到業主通知,鋪租將由現時的10萬加至22萬元,加幅達1.2倍。

店主計算過後,甜品店即使全年無休,每日營業16小時,撇除人工水電,以一碗糖水平均19元計算,仍要每月賣出11,578碗才能應付租金。他概嘆,米芝蓮猶如一面「雙面刃」,店鋪因知名度上升而令生意額上升,另一方面又立即招來加租壓力。近日店鋪已貼出告示,將於明年搬到附近寧波街繼續經營,店面則較現時少了三份一。

說這單新聞不大,因為這種事其實在香港不斷上演,並不是孤例。特別近年來,由於樓市和經濟環境上揚,不少老店和小店,不少都面臨龐大加租壓力,要不逼遷要不倒閉。觀乎「佳佳甜品」的情況,相信是事前已另有店主跟業主接洽,願意支付高於舊租客承托不起的租金,業主才會向舊鋪主「開天殺價」。

廣告

事件出街後,部分網民狠批業主無良、貪得無厭,逼死小商戶等等。當然,對於自由市場經濟的支持者來說,又未必會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所謂貪得無厭,不過是「利潤最大化」,業主作為產業持有人,其產業束權(Bundles of Rights)受法律保障,當中包括物業的處置權。在自由經濟裡面,價格從來都是由供求定律決定,有客人或許因為營業規模更大,計算過利潤和成本後,願意支持更高租金。在價高者得的原則下,業主見有利可圖,加租自然無可厚非。

不過,租金高企、業主動輒加租,若從宏觀經濟的角度上來看,將會影響市場生態。這情況帶來的問題,在銅鑼灣、油尖旺這些鬧市區已開始浮面:有特色的老店和小店,他們如本身非店鋪持有人,便在鋪租急升而做不住,換來大型連鎖店、名店或金鋪進駐,整個旺區的零售生態,也逐漸變得單一乏味,無甚特色。另一方面,由於租金高企,也會打擊了大家的創業意慾,大店、連鎖店在新的市場競爭者難以進場之下,則越做越大,致使部份行業出現寡頭壟斷(Oligopoly)的現象。

廣告

當然,在現實世界沒可能存在完全競爭(perfect competition)之下,一個行業經過激烈汰弱留強之後,寡頭壟斷是很難的成況。可是,由於大企業一般擁有更高的租金承托力,他們可以此優勢逼死新進場者,乃至新進來者,使寡頭壟斷的情況更難出現改變。最終結果,是減低整個香港的社會流動性(social mobility)。

除此之外,現在租金高企問題,已不只出現在商鋪層面,住宅的租金也連年上升。雖然現時部份數據顯示,香港的十大屋苑在11月中有5個屋苑出現租金回落,不過另一方面,過去連年的升幅,早已超越普羅大眾的實質承托力。況且,今日租金可以因經濟放緩而回落,明天又可以升上去。

從管治角度來說,衣食住行作為市民的必須品,如其薪金升幅長期追不上租金升幅,居住環境變得越來越差,很難不會造成民怨,最終有機會影響社會穩定。在這情況之下,我們實在有必要思考一下,重新設立租務管制的必要性。當然,提到租務管制,必定有人贊成,有人反對。租務管制究竟是好是壞?我們來日再談。

原文刊於香港投資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