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然又是教育的錯

2015/1/10 — 15:51

melanie_ko / flickr

melanie_ko / flickr

「為什麼回歸時才哇哇學語的娃娃,現在成了揮舞米字旗衝擊軍營、立法會、政府總部的排頭兵?」

陳佐洱問得真好。

這班孩子還是娃娃時,跟你我還是娃娃時一樣都只是張白紙。是什麼令他們落得「如斯田地」呢?九七回歸之時,香港的教育改革已處於蘊釀期;到二〇〇〇年教改正式啟動。這巨輪開始滾動之時正是這班不久前還叼著奶嘴的孩子初踏校園之時。學業是孩子成長的一大部份,他們這十多年間,每天都要跟朝令夕改的教育政策正面交鋒。每個新政策壓下來,學校吃不消、老師嚼不掉,最後負責咽下去的卻是孩子。

廣告

這十五年間,有誰還記得這班香港的孩子哽下了什麼?讓我隨便順時序數幾件我覺得影響教育的大小事件;先溫故知新,再討論今天的年輕人乜乜乜。

2000年:PISA(國際學生能力評估計劃)

Program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 (PISA) 是兩年一度的國際性評核。考試以筆試方式考核十五歲學童能力。香港學生在2000首度參加便創下佳績;拿下數學第一名;科學第三名;閱讀第六名。其後香港繼續派學生參加該考試,繼續在三個領域名列前茅。

廣告

2001年:兩文三語

特首於施政報告內提到推行兩文三語的政策。為配合發展,語常會斥資二億元支援中小學推行以普通話教中文。

2003年:停課

港人不會忘記的一年。沙士肆虐,全港學校於三月底停課約一個月。

2004年:TSA(全港性系統評估)

此評估在2004年初開始試行,先後以筆試形式測試小三、小六及中三學童在中文、英文和數學方面能力。2006起,此評估全面落實推行;同年,全港有來自708所小學及452所中學,共二十二萬名學生參與評核。

另外在2004,教統局製作了「求學不是求分數」宣傳短片,學界熱烈討論。

2007年:SBA(校本評核)

校本評核是指於校內進行以及由校內老師負責評分的考試部份。經過多年在不同科目的實踐,教統局在2007年正式把校本評核正式為香港中學會考中文及英文兩必修科引入校本評核部份。

2009年:又停課

豬流感大流行;小學、幼稚園及特殊學校於六月十一日開始停課至九月新學年。中學亦被建議在考試完畢後提早放暑假。

2011:國民教育

《德育及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諮詢稿》首度出台,85%受訪教師認為課程內容諮詢不足,反對聲開始響起。學民思潮於八月廿一日首次發起反國教遊行。反國教行動延至翌年九月。政府在十月正式擱置課程指引。

2012 :HKDSE(香港中學文憑試)

為配合三三四教改,屹立香港多年的會考與高考制度於2011年完成歷史任務。取而代之的是香港中學文憑試(HKDSE);第一屆於2012年三月舉行。必修科為中文、英文、數學及通識科。

2014:雨傘運動

八月三十一日人大常委作出有關政改決定,因為門檻太高而引發社會各界強烈反應。學界首先發起罷課,佔領緊隨開始。參與者多為年青人。

回歸時還在吃奶的那群孩子就是這樣長大的。也許在他們的世界裏,不斷改變才是定理。讀過來自不同地方有關教改的文獻,便明白要改革教育少不免為社會帶來動盪。過去十多年,香港那張教育藍圖年年精彩年年新。我們都認為安穩的環境才適合孩子成長,偏偏這一代孩子好像什麼都不缺,就缺了一份最重要的安全感和對社會政策的信任。

如果我們要在陰晴不定的天氣下活動數週,人也會變得煩躁。現在這班被稱為「毒豆」的孩子毫無選擇地在不穩定的教育氣候中過了十多年;他們可能曾覺得喘不過氣但並沒有被淹沒。他們既然能在急速的知識及物質流中找到一份自己堅信的理念,我們不是應該感到欣慰嗎?即使有人會覺得他們幼稚、覺得他們所作的徒勞,起碼他們沒有變成飯來張口、百無聊賴的新一代。為什麼非打壓他們不可?他們的信念搭建於地基未穩的教育制度之上,然後慢慢站穩陣腳;學會相信自己、分辨對錯、追求自己的夢想,請問毒在哪裏?

當風平浪靜,「教育」在這個金錢權利掛帥的花花世界裏的角色是多麼的不起眼。我們理所當然地把最珍貴的下一代交給教育,然後不聞不問。直到一些不符預期的事情發生,一句:「教育出錯了。」各人便輕而易舉地把其實自己也有份的責任全盤推卸。

問題出現,當然要尋根究底 — 那正是教育最可貴的地方。但當談到下一代的問題並要批評教育的同時,最好也考究一下一個城市、一個國家究竟有否致力提供一個合適成長的環境與氣候予我城的孩子;我們也要問,究竟各界推出每個冠冕堂皇的新政策究竟是為了榨取還是給予一代人?那是因為社會上每個範疇原本就緊緊相扣、唇齒相依。如果各家只繼續自掃門前雪,不反省自覺的話,一代人的福祉瞬間便會在時間的狹縫間溜走。

參考資料:

1. 教育改革進展報告(四)

2. 有關香港學生在PISA的表演及挑戰文獻

3. 立法會財務委員會文件:有關語文基金撥款

4. 香港考評局有關TSA資料

5. 國民教育家長關注組網頁

Ms Yu,八十後教師,相信一切源自教育;原刋於個人網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