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現實生活荒唐過想像

2015/7/22 — 13:26

我上年年頭做過陪審員,案件詳細不說,大概就是販運毒品。當事人說是香港公安(當時的香港警察)屈打成招。經歷四日,整個案件很簡單,就是我們要選擇相信當事人還是香港公安。分析所有證據後我得出一個結論:「我依然選擇相信警察,始終這裡不是大陸,香港依然有完整監察系統,如果真的如當事人所說警察用這樣的方法屈佢,我不能想像這還是我認知的香港。」

說畢不夠半年,我在雨傘中看見的就如大部分有在現場的香港人一樣,超出想像。

雨傘中的不說,因為很長,很多,容後再說。

廣告

想說的是雨傘後的訴訟。

七香港公安的暗角,證據齊到咁,已經差唔多成九個月,港府仲未有作出正式起訴,連聯合國禁止酷刑委員會都出曬聲。而認人時可以拒絕開眼及站立,全程垂下頭。

廣告

想像到嗎?

想像到,照推演,遲啲戴面具都得。

「棍手合一」的朱生,證據都係齊到咁,監警會都表曬態,而朱生在口供中解釋自己把警棍當「手臂的延伸」,比我就算諗到都講唔出口,重點是人群已經離開中,你從後攻擊市民的動機我諗爆頭都諗唔明,而其他笑點請自行搜尋,很多,例如「朱經緯又認為,若果他是故意擊打鄭,最少會有震懾的效果,令其倒地或受傷。」

夠震懾嗎?

不,震懾的是香港公安一直拉布,而朱生好快退休,佢會有比你同我多好多的長糧。

導彈胸吳小姐襲警,還記得當日吳小姐滿面血,十九幾個香港公安圍住佢,然後控告佢用胸襲擊一名香港公安。最後襲警罪名成立,世界各地紛紛嘲笑,以美國《時代》網站最有趣:

「警員未有透露被襲擊後的傷勢」。

夠荒唐嗎?

不,我相信這樣下去要屈一個盲人偷睇國家機密再不是夢想。

當訴訟方是香港公安時,過程很快。

看看新聞便知道,雖多是敗訴。

當訴訟方是香港市民時,過程很X慢,甚至什麼都不做。

香港公安經常參與涉及使用「最低武力」,但他們從未因此而受到起訴,就算事發經過都被人拍低曬,但肇事的香港公安仍然逍遙法外。

荒唐嗎?

不,荒唐的是居然有自稱香港市民的人支持香港公安。

還能再荒唐嗎?

剛看到「垃圾桶獲委任為民政事務局局長」

民望咁低的它做民政事務局,仲要係局長。

現在的香港,荒唐程度絕對超出想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