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阿Sam在街頭與我相遇

2017/2/20 — 18:18

【文:張往@教育工作關注組】

我們本來是彼此間的陌生人。

2016年盛夏的一個周末,阿Sam在街頭與我相遇。穿著便服的中四男生,和一班年紀相若的同伴,似乎在街頭探索著甚麼。他們身旁還有幾個成年人。而我則以一貫熟練的姿態和節奏,低頭默默工作著。我大概忘記了阿Sam有沒有介紹自己,只記得他無意間走到我跟前,說:「叔叔你好!我們都是中學生,最近特意為你設計了一件『法寶』,希望你的工作可以更順利完成。」

廣告

突如其來的問候令我的工作停頓了。一般而言,這並不是一件好事。行人從來不把我和同行放在眼內,更多時候會因我們的存在,阻擋了去路而報以蔑視的眼光,有些父母甚至會借此告訴孩子:「唔讀書,第時就要做呢d工架喇!」我從來不明白,究竟「讀書」在何時開始,變成工作薪酬的同義詞。「我都有努力奮鬥,點解你地唔尊重下啊?」

阿Sam將手上一對平平無奇的水靴交給我,著我試穿。這對鞋和我平時穿的沒多大分別,他卻仔細地告訴我,配上特製拉鍊的靴款,可按需要調整高度——雨天時穿起長靴,熱天時可改為短靴。這樣一個簡單道理,連小學生都明白,就如保安員和超市收銀員,無論坐著和站著都不妨礙其工作(但若非民間有心人倡議,他們的處境又怎會有人關注和得到改善?)。我打從心裡感激阿Sam,不是因為這對工作鞋有多令人驚訝,而是像他這樣的中學生,在一些成年人眼中看成是「00後」的「廢青」,竟有如此同理心,親身觀察和感受社會弱勢社群的處境,更將意念付諸實踐,親手製作這對水靴給我這個陌生的中年漢。老闆不太介意的,政府不太關心的,在這個中學生口中,說出來是四個字:「在職貧窮」。

廣告

他告訴我,這叫做「通識」。

後記:2015年的秋天,我參與了樂施會主辦的教師專業發展先導計劃,計劃旨在推動世界公民教育,有幸認識了一班分別來自香港和澳門的前線教師,還有在非政府組織投身教育工作的有心朋友。2016年的夏天,我推薦了阿Sam和阿杰參與同由樂施會籌劃的「法寶創作室——青年創作X基層勞工實驗計劃」。他們設計的「法寶」,後來成為了,2017年「勞力是⋯⋯#窮得只剩份工‧視覺藝術展」展出的其中一件作品。

 

原刊於《教協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