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高薪和工作意義不能並存:年輕人的兩難

2018/4/30 — 11:37

麥明詩(圖片來源:麥明詩 facebook)

麥明詩(圖片來源:麥明詩 facebook)

昨日(編按4月28日)報章報導一名叫Brian的青年,放棄了任職六年的政府工(EO),轉到本土研究社,原有的五萬薪金銳減六成。他感慨在政府做EO一事無成,即使有些政策明明沒有道理,但也沒有辦法改變,甚至還要幫政府製造一些理由來推銷。現在他於本土研究社研究丁屋用地和短期租約用地,嘗試從制度外推動改變,人生不再天天如同虛度。

他對政府工的非議,我看也是所言非虛。且看最近EO淪為在立法會呆站,記錄議員的出入時間;AO則淪為翻查立法會候選人的臉書,從而找出可以取消資格的蛛絲馬跡;以至教育局的同仁,則要想辦法說明「香港位於中國南方」、「廣州位於中國南方」、「北京位於中國北方」等是錯的。我覺得這樣的工作,對於有志氣、有才華之士來說,真是做一天也嫌多。

但Brian任職的本土研究社,經費只是來自民間捐款,而它還時常得罪權貴,背後沒有「大水喉」。故我看他除了薪金少一大截,就連那能否持續也是一個懸念。我亦想起有些NGO自稱薪金極其微薄,但大家都願意捱義氣,令人非常感動云云。但其實那也有先決條件,就是這名年青人無須支付家用,同時反過來家人還可以支援他的住屋需要,他才有這個資格去承受低薪吧。然而不是每個青年人都有這種福氣。就連「十優港姐」麥明詩,上周也在Facebook訴說自己雖然也算有點家底,但也感到生活迫人,為了家用、租金、膳食、保險、首期和醫藥等等,不能全情追夢。

廣告

這成了年輕人的一個掙扎。好像要麼高薪沒意義,要麼低薪有意義,你要二擇其一。是否這樣呢?在政府,你或者無可避免要跟隨吳克儉或楊潤雄等局長的長官意志行事,但在商界會不會有出路?我想如果是以銷售為主的界別就比較難,畢竟勸已有二十對鞋的顧客再買一對,又或已有一百件衫的來賓再買一件,只是虛耗地球的資源而已。在已經過度消費甚至極端過度消費的社會,推銷往往容易與環保為敵。(商家若採用生產者責任制,有妥善的回收方法則作別論。你若能做幕後推手則更好。)

然而商界還是有好些有意義的工作。假如你加入稻香或富臨,並且別具才華,能進一步提升其食品的美味程度,那的確能造福許多香港市民。又或假如你加入公司的CSR(企業社會責任)部門,推動一些好人好事,也是富有意義。再來就是科技新貴,你在Uber或Airbnb大展拳腳,既為社會帶來更多便利,與此同時還能通過股權獲得富足,確是魚與熊掌兼得。難怪新一代尖子都對科技巨擘趨之若鶩了。

廣告

加入地產商又如何?它們應該很富有,有能力支付高薪。大概是的。同時,你亦可以在地產商尋求極大的意義,假如:第一、你能勸勉他們顧慮買家日後的長遠開支,儘量減少屋苑所需的維護成本,管理費別動輒四元一呎,最好參考居屋水平;第二、你能勸勉他們不再要求買家花費60萬元購買兩個分別24呎(0.67坪)和16呎(0.45坪)毫不實用的懸棺露台;第三、你能勸勉他們在廣告裡多用真實資料少用畫家想像。那麼,你的確是做了很大的功德。

話說回來,其實我覺得Brian也作了一個很好的示範,先做六年EO累積一點資本,然後再投入有意義的事項,未嘗不是可行之道。最重要是毋忘初心,一旦發現工作沒有意義,就不要因為瑪門而待上十年又十年,結果白了少年頭,空悲切!又如果你是安分守己的人,不像Brian追求個人發揮,當然做一位除暴安良的好警員也無不妥。

最後如果你真的在香港找不到一份能兼顧意義與生存的工作,或許可到其他地方尋覓,畢竟他國的生活尤其住房指數不似香港,工作只要有意義,即使低薪也能應付生活。當然由於家人沒有遷移,家用倒仍要按照香港指數,那的確是令香港青年人棘手的一個環節。

 

註:
1. EO辭職的故事(18年4月28日《蘋果日報》)

2. 麥明詩追夢帖子(18年4月23日Facebook)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