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黃子華遇上黃牛黨

2018/3/29 — 17:36

黃子華,圖片來源:寰亞片段截圖

黃子華,圖片來源:寰亞片段截圖

日前,黃子華最後一次棟篤笑的門票開售,據說在場外被炒貴 15 倍。黃子華聞後很憤怒,呼籲擁躉不要幫襯黃牛黨,又問政府可否「做啲嘢」。一直主張經濟自由主義的獅子山學會發表聲明,利用黃子華名句「搵食啫,犯法啊?」,來為黃牛黨辯護。他們認為,黃牛黨的出現,「歸根咎底是黃子華的錯,全因他將門票定價太低」,又聲稱「主辦單位只要加場次、加價,便可能避免出現炒賣門票的情況」。

當獅子山學會高呼「犯法啊?」的時候,他們或許並不知道,現行法例確實有法例規管黃牛黨,只是法例已經過時,罰則較低,並且存在漏洞。根據《公眾娛樂場所條例》第 6 (1)(a) 條規定:除娛樂場所的東主或管理人外,「任何人不得於公眾通道或上述場所的入口大堂或引道售賣或要約出售該等門票或門券,或展示或管有該等門票或門券以供出售,或游說他人購買該等門票或門券」。

第 6(1)(b) 條則規定,任何人「不得以超過該東主、管理人或籌辦人就活動所定的款額出售門券」,違者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罰款 $2,000 。然而,黃子華今次開騷的紅館,屬於第 3(1) 條所訂明的「豁免指明級別或類別的公眾娛樂場所」,使其免受上述條例的規限。與此同時,現行第 6(1) 條顯然已經過時,難以杜絕網上炒賣的情況。因此,黃子華呼籲政府「做啲嘢」,只是希望政府堵塞漏洞,修訂現行法例而已。

廣告

至於獅子山學會把黃牛黨的責任,歸咎在黃子華身上,也是十分惹笑的。試問有哪一個演藝人在賣飛之前,能夠量化地準確推算出銷情呢?我相信,即使是獅子山學會那幫人,也無法準確得知市場反應,他們只是見到現在有黃牛黨,才跳出來話人家票價定低了而已。事後孔明嘛?誰不會呢?

獅子山學會叫人加場次,則是下巴輕輕隨口噏。表演又不是他們去做,實口響的啊?況且,就算加了場次,由於表演場地的座位編排,也一定使靠前的座位更價錢。除非黃子華能夠無限制地瘋狂表演,「握手位」才有可能平到沒炒賣空間。如此離地離到出外太空的「經濟學原理」,誰也懂得說,但是現實嘛?不現實的屁話,講出來有什麼意思呢?

廣告

作為一個網吧老闆,另有一點是要告訴大家的:黃牛黨能夠買到那麼多門券,全因他們開了「外掛」。他們會在網上售票當日,到一些網吧租用大量電腦,再利用「外掛」程式自動購票。普通人網上買票,是無法跟「外掛」鬥的。因此,表演者除非瘋狂加場,使門券多到黃牛都消化不掉。否則,他們大可以先用「外掛」狂掃門券,然後囤積居奇,達到哄抬物價的目的。

沒人開「外掛」囤積居奇,以正常的先到先得方式購票,這才算供求失衡吧?用「外掛」瘋狂掃票,即使票賣不完,但是靠著囤積居奇,哄抬物價賺取利潤,還算不算供求失衡呢?只有讀壞腦的「經濟學人」,才會覺得無問題,任何正常的人,則只會覺得這跟「造市」無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