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疑保安公司經理施壓 食署趕絕裕民坊檔口仔

2016/1/8 — 14:30

位於觀塘裕民坊的一列舊樓,屬觀塘市區重建計劃的最後兩期,原定於2016年開始強制收地、清拆改建,現工程押後未有定案。重建巨輪推進的速度,看似慢了下來,巷仔小店、路邊檔口仔繼續營業,亦有新店進駐。但餘輝背後,卻見服務街坊多年的檔口仔,疑因遭保安公司經理連番投訴,被食環署以「阻街條文」為據意圖趕絕。

保安經理咄咄逼人 檔口仔生意難做

裕民坊是充滿人情味的小社區,亦是民間高手的聚腳點:補鞋匠手藝出色,多次被媒體報道;修錶匠與時並進,修理八達通錶也難不到老師傅。檔口仔多年來為街坊提供了生活上便利,是街坊日常的一部分。每晚回家路上,我都會經過修錶匠佘師傅的檔口,對戴紳士帽的他特別有印象。但近來很少見到他,又見街頭「明輝」師傅還在檔口消失,心覺有異,後來才得知檔口仔遭食環署驅趕。

廣告

終於一晚向佘師傅問個究竟,師傅指指一旁的畫簿,叫我自己看。畫簿中以紅字寫滿了「無聲吶喊」,內容指市建局所聘的保安公司一名鄭姓經理,早前與檔主起爭執,經理要求檔主「收平啲」,但檔主小本生意不願賣帳。經理心裡有氣,於是連日來不斷向食環署投訴,以致食環署連日來不斷到各檔口仔作口頭警告,及影相紀錄在案,要求檔主搬走,檔口仔生意大受影響。「細檔仔,每單生意幾十蚊,老人家搵三餐,都要比小人搞。」佘師傅無奈說道。

廣告

佘師傅強調幾位師傅年紀老邁,以微薄收入維生,在裕民坊擺檔多年,搬離則盡失客源變相結業。「你喺度擺開檔,啲客識得你就信你比你整,去第二度人地都唔知你得唔得。」對話期間有客到來,不發一言把手錶交給師傅,師傅換好電芯便收錢,甚有默契。該名經理除了向食環署投訴,亦刻意在擺檔位置放置鐵馬,關掉附近夜間的光源,令檔主日被食環署驅趕,夜亦不見得可如常地開檔。本身在裕民坊擺攤補鞋三十年的福嫂,亦無奈避走到昏暗的後巷繼續工作。

冀發牌安置多年無果 工匠嘆傳承手藝無望

「斗零踭聖手」福嫂是觀塘老街坊,約30年前,福嫂從丈夫處學師,二人夫妻檔經營流動補鞋攤多年,醫好無數「病鞋」,連「斗零踭」斷芯,在福嫂手下都能「死而復生」,手藝贏盡街坊口碑。後來丈夫因病退休,補鞋檔就由福嫂獨力經營至今。雖然重建開始後流失了不少客人,但仍不少熟客就算搬到其他區,都會特意前來找她補鞋。

福嫂表示一直以來間中都會被票控,她就當是「交租」,現時幾乎天天警告影相逼遷,對生意有影響之餘,亦令她感到十分無助。「我搬得去邊,啲客係識得嚟呢度搵我,以前有人叫我搬入市政大廈,但去到果度根本就冇客,點做生意。」與裕民坊一街之隔的同仁街臨時小販市場,檔主們都表示自從由物華街、協和街搬進「鐵籠」後,生意大減,不少檔口都無奈結業。

問及牌照問題,福嫂憶述幾年前政府揚言要保育民間手藝、支持本地手作,曾有政府部門人員聯絡,表示會考慮發牌給她,又提供安置地點列表予福嫂選擇。當時福嫂從列表中,滿心歡喜地選了康寧道上海理髮巷旁的位置,惟事情後來不了了之,叫福嫂大為失望。

我問佘師傅可否拍下畫簿中的「無聲吶喊」,他說要拍就待他貼出來才拍,言談間有種有冤無路訴的凄酸。福嫂和佘師傅都分別提及,現已幾近無人會入行做他們的工作,手藝亦難以傳承,強調收入微薄,就算足夠維生,也難以入舖付得起昂貴租金。無牌經營,是情非得已。福嫂現期望議員能幫忙,為檔口仔爭取一線生機。

環顧觀塘市中心四周,凝望對街地盤,與福嫂同是觀塘老街坊的佘師傅說道:「有新舊對比的才叫保育,舊的都拆光哪來對比?」城市發展、市區重建,本是無可厚非,但過程中,卻往往忽略了基層市民的實際需要,對於受重建影響的街坊,亦欠缺合理安排。當各有特色的社區,化為一式一樣的豪宅、商場、商廈;當我們習以為常的社區風貌,在時代巨輪和強權下,化為集體回憶。身為街坊,我們想要怎樣的生活?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