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病人一定要綁?

2016/1/9 — 10:44

上周寫「友善的醫院」在我的臉書引起很多討論,不少留言透露更多醫院病人被綁的慘況,也有一些護士反駁病人被綁有實際需要──但病人有跌倒的風險,是否就只有約束行動一個方法?

徐若萍(Maria)一坐下,就主動由個人經歷說起:「好多年前我還不是護士,去醫院探家人,親身體會家人被綁在病床的感覺不好受,一定要綁起來嗎?這問題在我心裏很久。後來做護士也反反覆覆地自問,我們擔心病人安全,怕他跌倒、傷害自己,或者騷擾其他人,我們都會用約束的方法,對自己說這是為病人好。」

然而她看外國,二十年前已經開始改變,研究發現約束病人除了有道德倫理問題,還影響病人健康:更大機會長褥瘡、失禁、抑鬱,更嚴重是被綁時掙扎,不但令手腳損傷,甚至導致嚴重傷亡,這在香港和外國都有發生。

廣告

二零零零年一名七十二歲認知障礙症(又稱腦退化)的伯伯在灣仔安老院,在睡夢中被約束的「安全衣」勒頸死亡;零二年一名八十一歲婆婆在屯門醫院接受身體檢查,其間她從安全衣「金蟬脫殼」意外從病床跌倒陷入昏迷,其後不治;零五年一名三十五歲精神病女子在沙田醫院睡覺時掙扎滑落病床,被安全衣領口勒頸窒息死亡。

Maria當時就在沙田醫院當護士,已是內科及老人科部門運作經理。連串意外後,醫管局和社署都加強指引如何安全地使用安全衣(傳媒也開始改稱「約束衣」),但Maria想法不同,希望從根本改變護士做事的方法:「約束病人本身始終有風險,綁起來並不能令病人安靜下來,更多掙扎和叫嚷,醫護人員反而像在和病人『鬥』,要更用力去制止;尤其在沙田醫院這類復康醫院,需要重新訓練病人的活動能力,這和綁起來限制活動能力是有矛盾的。」

廣告

二零零七年Maria去理工大學兼讀博士學位,研究如何改變護士行為,尤其一些已不合時宜但是傳統慣常做法,例子就是綁病人,論文用action research的方法,要和護士一起找出方法:「雖然所有醫護人員都有份照顧病人,可是護士是二十四小時照顧,而且醫生決定要綁,也是由護士落手執行。」她得到醫院和上司支持,由她負責的內科及老人科開始嘗試不綁病人,但並沒有提供給額外的資源和人手。

Maria形容內科及老人科是「重災區」,研究發現六十五歲以上的住院病人,每五個有一個在住院期間曾經被綁,八十歲以上每三個有一個,隨着香港人口老化,情況更嚴重。

她坦言同事最初反應都是:「我也不想綁病人,但不綁不行,難道一直在床邊陪住不用做其他事?」「如果大家都同意不想綁,那不如想辦法?」她落力遊說,同事依然抗拒,她幾度想放棄,一邊讀書一邊上班也實在辛苦。

Maria解釋:「雖然我是部門主管,如果我可以用職位令同事不准做什麼,這樣簡單早就實行了,顯然不能,所以要用另一種方法,先了解,讓同事起碼願意一起去面對問題。」

沙田醫院內科及老人科有十二間病房各由六位病房經理負責,Maria先和一位願意嘗試的病房經理合作,在兩間病房開始,她和幾位資深護士組成小組,再跟其他護士談。
(下期再續)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