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病人家屬日記:吃人的香港公營醫療

2016/7/25 — 10:30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文:烈風雨】

想說一件發生在我外公(習慣上我稱呼他「阿公」)身上的事,希望各位能耐心聽我說完。

約2011年,阿公的手臂開始出現紫紅斑(受輕微碰撞都會輕易流血)、持續輕微頭暈等徵狀。

廣告

於是由家人陪同到律敦治醫院求診,醫生判斷為「濕疹」及「耳水不平衡」;後來,該院醫生以「對日常生活影響不大」為由,沒再跟進,但這些問題一直困擾著他。

廣告

2014年8月中,阿公的食量開始減少,並且伴隨腸胃不適、腹痛等徵狀,疑似消化不良。

25日,由家人陪同到律敦治醫院求診;當時醫生判斷為「腸胃炎」,安排進行了三項檢查(X光、抽血、驗小便,如無異常則不會通知亦不用覆診),並處方了以下藥物:

- Enzyplex(消化酶素)
- Paracetamol(必理痛)
- Multivitamin(維他命丸)

然而,服藥後病情未見改善,阿公的胃口轉差,日漸消瘦。

11月3日,由家人陪同主動前往律敦治醫院求診,醫生當時仍判斷為「腸胃炎」,表示無需換藥;而8月25日的檢查報告顯示:血液、肝功能、腎功能,全部無異常。

由於病情無好轉跡象,同月10日由家人陪同再次到律敦治醫院求診,獲處方Mylanta胃藥。

此後,阿公的病情繼續惡化。家人咨詢一醫生朋友,對方估計是肝癌,遂介紹另一私家醫生診治。

19日,電腦斷層掃描報告顯示肝惡性腫瘤已達6.1cm,主診的私家醫生判斷為末期癌症,於是即時寫信轉入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

同日,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的醫生質問為何延誤求診,家人於是將事情經過如實告知;對方翻看電腦的資料後感愕然,無再說話。

28日,養和醫院的正電子掃描報告:

肝第六至七區(S6-7)病變

癌細胞已擴散到第十二(T12)節胸背脊椎骨、氣管、及身體其他部位——

確診為「膽管癌」(Cholangiocarcinoma)。

12月5、8、9、10、11日,合共接受了五次放射治療,病情無改善。

此時,阿公已需日夜服用必理痛,否則無法入睡。

15日,由家人陪同到律敦治醫院覆診,家人質問為何當初8月25日的檢查報告顯示無異常但最終確診為末期癌症;當時的醫生(♀)以「X光片有盲點」為由推搪過去,並未作進一步解釋。

2015年1月7日,阿公在家輕微中風,電召救護車送到律敦治醫院救治;翌日出院,獲處方一些藥物:

- Metoprolol tartrate (Betaloc)
- Amlodipine besylate (Norvasc)
- Paracetamol (Panadol)
- Multivitamin(維他命丸)
- Enzyplex(消化酶素)
- Aspirin(阿士匹靈)
- Pantoprazole sodium sesquihydrate (Pantoloc)

3月17日,由家人陪同到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覆診,阿公表示痛楚加劇難以入睡、胃口漸差、體重下降;要求入院檢查被拒,醫生(♀)僅表示會於下次換藥。

29日,阿公因痛楚再次加劇,由家人陪同到東區尤德夫人那打素醫院,其後留院接受檢查及手術。

手術後阿公清醒,被轉到深切治療部(即一般所說的「ICU」)進行觀察。

30日中午,院方來電,阿公將由ICU轉到普通病房。

下午,院方再次來電,阿公的情況轉差。

約16:45,家人抵達醫院,見阿公雙眼反白、氣促、血壓飆升至224;唯其時竟無任何醫護人員看守,家人立即四處找護士,約5分鐘後才有醫生到場;延至17:08,阿公方被轉到ICU,其後接受手術。

此後直至4月7日辭世,阿公再也沒睜開過眼,也再沒說過一句話。

處理完阿公的身後事,家人曾去信相關部門追究醫療事故責任,唯未能得到令人信服的答覆;對方回信兩次後僅表示如有不滿可向香港醫務委員會(醫委會)投訴,拒絕再跟進。

由於深知在現行制度之下即使指控屬實,院方承認出錯,亦未必有人需要為事件負責;家人經討論後,最終決定作罷。

以上發生在我阿公身上的真人真事,大概只是云云不幸事件中的冰山一角,類似的事情可能每天都在我們身邊發生……

我可以告訴你,制度的腐敗、社會資源錯配(公營醫療資源不足)、醫療事故(失誤、疏忽),隨便一項都足以害死病人,而這些「死因」永遠不會寫在受害人的死亡證上。如果各位(或者你們身邊的人)仍覺得社會民生和政治問題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回事,以為自己可以置身事外,我只能祝你好運。

這篇文章或許沒法為我阿公討回公道、或許改變不了甚麼、或許甚至產生不了甚麼回響,但至少我希望會有人知道曾發生過這樣的事,並為此警剔。

 

補充:

敝人自願放棄了此文的稿酬。閣下肯花時間讀畢此文,對敝人而言這就是最好的稿酬,如此足矣。

原刊於光輝歲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