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5/2/4 - 17:36

「如果疫症近了,我們應當悔改」

一、1968年的Hong Kong Flu疫症也是H3N2流感病毒,之後都一直存在於環境中,去年的瑞士種和現在傳播中的病毒這麼強,是因為H3N2出現了antigenic shift,可說是相對平常而輕微的變種,數年必有一次,兩年前全球公共衛生專家已在預測這幾年H3N2的疫情將會較平常嚴重。

從病毒的生存角度看,它不能殺死太多人,而變種後,因為沒有抗體,必有一定百份比的人口感染,在有新的疫苗之前,這都是自然的機制。季節性的流感已經開始成為全世界殺人最多的病毒之一,早晚會成為大家最關注的pandemic threat。

二、如果疫症近了,我們應當悔改的話,要悔改的還真太多了吧。

高密度的房屋發展、工時的長度、公共空間的質素、辦公室的設計、接受日照的時間、公共交通的流量、旅遊業的影響力、閒暇時間的長短、空氣污染程度、居所的舒適程度、城鄉土地的比例、健康食材和餐廳食品的價格等。

簡直不能想像,有什麼比提出「如果疫症近了,我們應當悔改」更激進了。

Let us talk about the right to good health, it is in effect the right to the city.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