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痴鳩線中學校規巡禮 - 我係點學經濟學(2)

2017/4/27 — 15:32

電影《食神》一幕

電影《食神》一幕

作者按:警告 — 文長。好似有粗口(作者無特別留意)。

上文提要:新校長為改善校風,做咗好撚多痴線嘅嘢同設立新規定。第一個痴鳩線規定,就係早會千鳩幾人一齊唱校歌。

原因?校長話,唱校歌增加學生對學校嘅歸屬感。

廣告

乜嘢係歸屬感?就係你「覺得」你係屬於呢間學校,學校嘅得與失同你感情扣住咗。咁唱校歌同歸屬感有冇關係呢?我讀天主教小學,返學要背天主經,放學要誦聖母經,背足六年,到今日三十七歲都仲識背返天主經,可惜依然唔知佢講乜(願你的國來臨……天主係外星人嗎?)。

廣告

如果唱校歌要令你「覺得」你係屬於呢間學校,咁起碼要你有共鳴,即係……除非你首校歌係《分手總要在雨天》,而你又咁啱失戀,否則唱校歌係唔會增加你對學校嘅歸屬感。

又或者……除非你係特權階級,否則點會對蝗國首國國歌有感情?仲好意思叫人用身體做血肉長城,屌你金融海嘯嗰陣匯豐$40、$50、$60同$70嗰幾條血肉長城死傷係幾咁枕藉呢……又話喺前面做血肉長城自己喺後面發出哮聲,真係講出嚟都唔好意思啦下話。

唱首歌就有歸屬感,呢啲歸屬感好便宜囉。相反,如果要一個學生對學校有歸屬感,下面呢啲嘢更有效:

-你校隊打波叻:歸屬感+100。校隊喺學校贏冠軍,呢個光環係公共財(public good),任何人都可以消費個光環(non-exclusive in consumption)。公共財係啲即係你消費咗,舊嘢唔咗少咗一忽嘅物品。最經典嘅例子係燈塔。

唔少傳統名校嘅舊生,畢業廿三十年,依然會為母校某啲校際比賽奪標而感到光榮。香港好多人都為傅家俊、曹星如、李慧詩、吳安儀嘅表現出色,而對香港多咗歸屬感;

-校花上到《Yes!》做城市驚喜:歸屬感+20。留意:文章開始出現遠古名詞,《Yes!》係當年年青人必睇嘅娛樂消遣書籍。當中有專欄叫「城市驚喜」,專門刊登校花校草沙龍相,等同今日用咗美圖瘦瘦而整出嚟嘅相。只要你學校有師兄師姐上咗「城市驚喜」,個光環又可以用嚟威一年半載。萬一你識校花當事人、甚至乎係你條女,真係要錶起嗰幾頁咁滯……因為條女好快就會畀人溝咗。總之你讀書嗰陣,有個城市驚喜做你校友,你對成間學校歸屬感(同埋狗公感)+20。

-請一班靚嘅miss返嚟(留意個量詞)。歸屬感+10000。

-每人派一個locker放書,唔使返學似做咕喱。歸屬感+100。

-課室裝冷氣(係咪好不可思議?我讀書嘅年代,課室係無冷氣嫁)。歸屬感+100。

-自己學校啲黑社會揪贏隔離男校班撚樣。歸屬感+1000000;威望+1000000。

-每人派一個Bold袋、一對Timberland、一件Scene T-shirt、一條Levis 501、再送飛仔先用嘅call機一部。歸屬感+100,轉售後自己嗰荷包+$1000。

你是但做幾樣,我咪有歸屬感。

唱下歌就有歸屬感,真係得啖笑。話說回頭,早會唱校歌,係咪好過份嘅要求?唔係。不過,人係有惰性嘅,以前唔使唱校歌,你而家迫人唱,就唔OK。

───

新任校長要人喺早會上千鳩幾人一齊唱校歌,唱得好,校長就會放你所有人一馬,早會順利完結;唱得唔好,就留喺操場唱到好為止。咁會產生兩個結果:

-第一,搭順風車問題(Free rider problem)。正式含意係「不付成本而坐享他人之利」,問題通常發生係一啲大家可以共同享受嘅物品或服務上,即係上面提及嘅公共財(public goods)。呢啲物品無排他性,人人可以使用,同你本身有冇付出/畀錢無關,所以好多人唔想付出而希望坐享其成。

正正大家都唔肯付出,但提供公共財需要成本,結果從整體角度呢啲公共財會有供應不足嘅情況(under-provision)。最佳嘅例子,就係解決地球暖化-只要其他國家減少碳排放,自己國家最終會受惠,最好就係人哋努力減排而我乜都唔做;當個個都咁諗,世界上就無人為減排而作出任何努力。(得咧,我知咧,地球暖化當然仲有其他原因)

唔使講咁遠,又睇下香港網媒。香港網媒主要行非會員制,任何人可以免費睇同分享,同有冇畀錢無關;當佢哋出嚟眾籌,好多人只希望其他人出錢就夠,自己最好一毫子就唔好出。結果啲網媒眾籌咪仆晒街,執吓一間、執吓又一間。(得咧,我知咧,網媒仆街當然仲有其他原因)

再近啲,你自己住嘅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做嘅決定,例如選擇管理公司、清潔工人,人哋做咗決定你自然會受惠。所以好多業主對住法團都係採取一種愛理不理嘅態度-直到佢哋發覺大廈維修工程係天價。(得咧,我知咧,工程天價當然仲有其他原因)

好似搭順風車咁,個個都想搭,結果條德州公路一架車都冇,搭條毛。

去返唱校歌。千鳩幾人唱,我一把聲,唱唔唱邊有人知?只要女班長同乖學生夠大聲唱咪得,我夾口形就夠。唔使付出又過到骨。最終校長覺得大家唱得好,咪一次過放晒你哋走。大部份人都好似史兄咁仆街,結果咪無人唱囉。

至於肯用心唱嘅人又點?個賞罰制度又好搞笑,唱得唔好校長罰晒所有人一齊留低唱到好為止,無差別、開地圖炮叫人重唱,原本唱得好嘅只會覺得無辜受罰。如果我係盡責女班長,大大聲唱,點都要重唱幾次,咁我做乜要一開始就唱得好?一樣想搭順風車,祈求有人唱得好,校長收貨就夠。

結果好同唔好嘅學生,喺呢個千鳩幾人唱校歌嘅規範,同決定集體留低罰唱(而非以個體)嘅罰則下,失去誘因去唱校歌。咁咪全人類好有默契咁一齊唔唱,得啲音樂喺空中飄揚囉。

-第二,「早會唱得唔好,要再唱一次,早會延長到唱得好為止」係錯誤嘅奬罰制度。學生根本唔覺得延長早會唱學校喺一種懲罰,反正呢段時間佢都要留喺學校無得走。

延長早會、唱多兩次校歌,對學生嘅額外成本-時間成本-係零,仲可能唔使上第一堂而有賺;受懲罰嘅,反而係上第一堂嘅老師。我記得中五嗰年,星期五第一堂係悶到七彩嘅中史堂(其實有冇人上過絕頂精彩嘅中史堂?唔係玩三國無雙就叫上中史堂)。我寧願畀人罰唱校歌罰足一日,企喺角落頭含住煙頭大叫「好好味呀」,都好過上中史堂。

──────────────────

中途插入廣告:

不要問,只要like,仆街史兄的專頁同IG。
Facebook : https://www.facebook.com/Relgitsjg
IG (主要用嚟睇女仔) : https://www.instagram.com/iamuncleshit/
Project H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ROJ.HK/
──────────────────

講到尾,你居然當唱校歌係種「懲罰」,叫人唱咁多次,到底會令人對學校有多啲、定少啲歸屬感?

歸屬感,對學校有好處;對學生好處係乜?我睇唔出。你唔從對方嘅角度出發,做啲有利對方嘅嘢,佢睬你有味。搞咁多嘢去提升歸屬感,倒不如正正經經做啲嘢,等學生公開考試成績好啲,搵份好工,他日可以回饋社會同母校。校歌裏面有幾句係咁:

『愛 東華,愛母校,他日成材,服務社會 報恩厚~~~』

屌你老母,「愛東華」、「愛母校」,肉麻到春袋麻痺。呢幾句仲要唱兩次,回想起都打冷震。世上沒有無緣無故嘅愛,亦沒有無緣無故嘅根,如果唱幾句歌仔就愛東華愛母校,我第一句喺花園道大叫「林嘉欣係我條女」先啦。

當年有同學加咗啲同歌詞押韻嘅粗口喺校歌度,每次唱校歌就細細聲唱,企附近嘅同學就笑爆咀。不過,為免而家仲讀緊東記嘅學生歌走去對住校長唱,我再畀人話教壞細路(但啲細路跟住我入到赤大又唔入我數?),我唔會喺度講嗰幾句歌詞出嚟。粗口呢,咪又係鳩鳩柒柒撚屌嗰幾個字……

就算要唱,會以一種科學態度去對待呢件事:每年年頭派問卷問下學生歸屬感,再唱足一年校歌,喺學期尾再問一次,睇下歸屬感有冇上升。

至於要懲罰班友唱得唔好,就梗係捉鳩啲唔唱嘅人出嚟,罰佢哋嗰別留堂上音樂堂,不斷唱、大叫好好味,叫到滿意為止。呢啲就真係叫罰咧。

無錯,要執行係好大陣仗。你每次捉十個八個出嚟祭旗,殺雞儆猴,班友一定嚇到標屎標尿……我又好奇怪,校方咁耐都冇咁做,可能連啲miss阿蛇都覺得唱校歌戇鳩,由得校長繼續弱智。做行政管理嘅人,一般採取直線方法諗嘢,即係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

除咗唱校歌,校長仲想啲學生有禮貌。於是佢每朝企喺大門口,迫學生叫佢早晨。

如果你唔叫佢,佢會捉住你,問你做乜唔叫佢。遇上對上嗰日恒指大跌,仲會記低你個名,喺早會開名屌柒你,話你唔尊重佢。而佢自己好少同學生講返早晨。

Respect can only be earned, but cannot be given. 即係,「面就人哋畀,架就自己丟」。人哋唔叫你做校長,即係你唔值得尊敬囉。搞屎搞棍,根本無諗過學生嘅感受,叫人點尊重你?

我當年買佢怕,返學離遠見佢喺門口,都會一路行一路溫書,扮見佢唔到,唔會主動叫佢。

除咗校歌、晨早要叫佢個名,更搞嘢係,校長某日開咪,講出以下一段發言。

「某日,我放學行去地鐵站,經過XX村附近。我見到好多着住我哋校服嘅學生,企喺街邊篤魚蛋……

我覺得非常痛心。」

我排緊隊都認唔住笑咗出嚟,對住排後面嘅肥強講:「哈哈哈哈哈哈哈!!!!!!!大佬,學生哥肚餓去篤魚蛋,有幾令你痛心呀?又唔使你出錢,食咗肚屙又唔開你事。你係覺得佢哋居然食唔飽、肚餓要去街邊食垃圾食物痛心,定係……

佢見到嘅係學生篤另類魚蛋呀?」

跟住條友仲引經據典,不知所言幾分鐘後,再宣布:

「為咗校風,由今日開始,禁止本校學生喺邊度篤魚蛋,違者要記小過。」

開頭我呆咗,跟住開始嬲,講咗句:「呢條友真係痴Q線。」

咁啱班主任經過,牛咁眼望住我:「史,你講乜嘢?」

我靠近班主任,喺佢耳邊講:「你答我,點解篤魚蛋同校風有影響?肚餓咪要食嘢,咁咁啱有魚蛋檔咪食囉,有幾罪大惡極到要記過?今日篤魚蛋影響校風,而要禁止篤魚蛋,咁他日有人認為學生搭公共交通係影響校風,咁係咪只可以行路上廣州?」

畀我瘋狂問候,班主任一時間唔識反應。當我想繼續講落去,肥強推一推我,示意我唔好再繼續講落去。

呢啲罰則,完全係根據校長獨特地變態嘅口味,再夾埋啲空泛到仆街嘅校規(「做出有損校風嘅事-小過」),憑空僭建而成。唔好話龍門任佢搬,根本佢set到龍門幾大幾細、存唔存在都得,一言堂,說了算。萬一佢話某個女同學太醜有機會影響校風同校譽而停佢學,又如何?

更重要係,如果我肚餓到仆街,忍唔住去篤魚蛋而畀校長撞破,我點同阿媽講「我今日篤魚蛋畀人記咗小過」? 

你係咪覺得呢個校長,好戇鳩,諗埋啲嘢弱智到無倫?年幾前我見到沙田民政專員 何麗嫦ban鳩梁天琦參選嗰封信嗰陣,我腦海即刻浮起「食魚蛋記過」呢幕。

有人話,學校係社會嘅縮影。縮乜鳩啫?根本就係一鳩樣。濫權、胡亂安排罪名嘅嘢係無分國界,不分大小。學張五常話齋:

「這不會錯的。」



(本系列為季度連載,逢1月、4月、7月、10月刊登)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