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瘋狂的「二簡字」,連強國人也看不懂

2016/3/6 — 16:13

【文:chengkman】

港報訪問一位港大教授,提起《第二次漢字簡化方案》。這方案(草案)產生於文革結束翌年,印成一頁報紙大小,售價人民幣三分錢。上海小同學非常有心,寄來一份,收藏至今。

這份東西非同小可,因為它建議進一步簡化四百六十二個漢字,不過爭議太大,翻來覆去討論,據維基百科,終在1986年6月24日宣布廢止:「今後對漢字的改革要持謹慎態度,使漢字形體在一個時期內保持相對穩定,以利社會應用。」換言之,暫時不搞了。

草案分兩個表,第一表所收簡化字「已在全國流行,可在出版物上先行使用。」

廣告

中國人生性懶惰,有些字,廢不廢都有人在用,表裏有一堆,譬如蛋寫成旦,街變亍,盒變合,舞變午,圓變元,副變付,澳變沃(所以有人寫沃門),嘴變咀。

嘴字至今沒有簡化,咀嚼動詞代表不了兩片嘴唇。九龍尖沙嘴有條星光大道,大陸遊客必到,寫成尖沙咀,會誤會香港人終於想通了,用簡體字了。根據1951年商務版學生字典,嘴字有「形勢尖銳向外者」的意思,如山嘴、沙嘴。看看地圖就知道,尖沙嘴不能寫成尖沙咀。咀嚼黃沙是甚麼味道,請推動簡體字的吳教育局長嘗嘗。

廣告

嘴字差點依法簡化,寃有頭債有主,蕭(肖)和傅(付)這兩個姓氏出了問題,根源也在草案裏頭。

葫猢蝴糊四個字,風牛馬不相及,強行統一,統統寫成胡字,姓胡的倒楣了。還有,叮嚀變丁寧,吩咐變分付,安慰變安尉,闌尾變兰尾,蝌蚪變科斗,蚯蚓變丘引。幫變帮,再變邦,四人幫變四人邦國,連毛主席也容不下。胸變匈,戴變代,匈奴代匈圍是甚麼意思?

這項「文字改革新成果」不可謂不瘋狂,當年如果強推,立刻玩死用簡體字的聯合國,我輩一輩子的漢字就算白學了,神州舜堯,另加香港七百萬人全部變文盲,至於吳教育局長,祖國出版的書一本也看不懂了。

二簡字-維基百科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