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癌症竟是「幸運」?

2015/6/21 — 11:48

國際學術期刊《英國醫學雜誌》(British Medical Journal)前主編、醫學專家Richard Smith過一篇文章「Dying of cancer is the best death」形容癌症是最好的死法,引起頗大爭議,香港社交媒體撮譯這篇文章,留言罵罵聲:「佢一定係未見過 cancer D人係點死既!」

事實上也有醫生同意Richard Smith,日本暢銷書《大往生》醫生中村仁一斷言「要死就死於癌症」,這次介紹另一日本醫生朝日俊彥,他除了一早有這想法,自己在六十二歲亦得了癌症。當醫生第一次告訴他肺臟有些陰影似乎是癌細胞,「真的幸運!」朝日俊彥在心中輕呼。

「說不定你命中就是注定要在這個年紀碰上一場大病,能有的選項大概不出癌症、心臟病、中風這幾個,我們冷靜地考量看哪一個比較好吧。」朝日俊彥這樣解釋:心臟病、中風等急病太突然了,沒時間交待身後事;死於一些器官衰竭的慢性病,需要漫長時間護理,晚期往往失去自理能力。癌症晚期一般有三個月至一年壽命,有機會安排後事,好好說再見,而接受護理的時間,相對不致於令旁人無法承受。

廣告

想法轉變,處理亦不一樣,朝日俊彥當晚就和所有家人談身後事:他最想在死前完成的事,是自己新開的診所可以上軌道,讓同是醫生的女兒和女婿可以接班,大家就用最長時間討論業務上的安排。而不同的癌症治療方案、葬禮如何處理,都一一談到了。太太淡淡說了一句:「以後一個人睡那麼大一間寢室,感覺有點寂寞呢。」同住的長女正在懷孕,就回答:「明年你就會多一個孫子,如果你願意陪孫子睡,我會很感激的。」

一家人可以坦誠討論種種安排,讓朝日俊彥心情更輕鬆地面對接著連串治療,無論是好消息:化療似乎有效;壞消息:癌症腫瘤指標還是增加了,他都可以和家人商量對策,包括如果一旦惡化陷入昏迷,要否搶救。

廣告

八十年代的日本,傾向不告許病人患癌的消息,生怕影響病人的心情。朝日俊彥在當年就公開提出相反意見:讓病人想得太過樂觀,萬一事與願違,打擊更大,而且知道實情,才能思索如何善用剩餘的時間。

醫學對癌症的概念,一直在轉變,曾經醫生對治療有無限權威,但現在癌症病人再看另一個醫生接受「第二意見」,已經普遍被接受。病人的自主權亦漸受重視,像「延長壽命就算疼痛或者失去意識」和「自然離世解脫痛楚」,這兩者的選擇並不是醫學範疇,而是個人的價值觀和生活態度。

抱著最好的希望,作準備最壞的打算,兩者沒有衝突。朝日俊彥在最後一本書《我的生命只剩下一年》仔細記錄治病的過程,他接受自己會死亡,但也積極進行各種治療,包括試新藥,因為心情開朗,治療效果一度比想像中好,於是額外接了很多公開演講,結果累得體力不支。但他不後悔,因為這人生最後一段時光,在他掌握之中過得很充實。

作為醫生,他是有優勢的:相對一般病人明白身體的反應,治療過程難免總總不舒服,辛苦但心情平靜,有時還會跟惡性細胞談天:「你一直自由自在地成長,突然遇上抗癌藥物,大概飽受驚嚇吧。」

朝日俊彥確診後生活了一年多,最後一個月長期卧床,寫遺書,選遺照,錄音計劃在葬禮播放,心情依舊輕鬆,讓家人開口道謝:「爸爸總是那麼開朗,我們也過得很開心,謝謝你。」

「我死時會是怎樣的呢?」太太偶然也會囁嚅,他更覺得沒病時作好心理準備,那無論發生什麼事,都可以減少遺憾。

患癌是「幸運」的想法誠然有爭論,但朝日俊彥示範了癌症最後一程,不盡是絕望。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