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多年前是怎樣治療精神病

2016/8/10 — 11:57

胰島素(資料圖片)

胰島素(資料圖片)

自古已有不少關於精神病的描述,驅魔是中世紀歐洲的主流「治療」,到底在精神科藥物出現前,醫生有甚麼武器對付精神病?

梅毒橫行,無藥可治

十九世紀,梅毒在歐洲肆虐橫行,缺乏有效的治療,不少患者因梅毒上腦,他們性情大變,出現幻覺以及妄想等症狀。雖然當時的醫生也意識到這些病人跟其他精神病患者的病因不一樣,但除了把他們放在精神病院 (Asylum) 裏,便沒有更好的辦法,這使土 精神病院裏有十分一的病人都是梅毒患者。

廣告

當時,精神病令病人和家屬都感到絕望。一方面,家人不捨把摯親送到很可能要困一輩子、而且設施簡陋的精神病院;另一方面,若不把病人送進去,家人也無力照顧。無論是如何選擇,也只能眼白白看著病人的情況不斷變壞。

以病攻病

廣告

到了二十世紀初,在奧地利出現了一絲曙光,一位醫學家朱利葉斯‧瓦格納-堯雷格 (Julius Wagner-Jauregg ,下稱瓦格納) 翻查了一些典藉「古希臘:癲癎症的病人患上了瘧疾,高燒後癲癎的病情得以緩和……」「古羅馬:瘧疾帶來四日一次的高燒治好了憂鬱的病人……」,這類觀察一直到近代仍時有報告。

後來,他在自己的病人中,發現了一位患上急性精神失常的女病人,在患上傷寒,竟然回復正常了一段短時間。瓦格納開始對這個現象產生興趣,更令他振奮的是,類似的現象也在受其他細菌感染的病人身上發生。只是,每種感染帶來的療效各有不同,應該用那一種細菌才是最安全而療效最好呢?

瓦格納為此以不同的細菌作研究,例如結核菌、丹毒、葡萄球菌……雖然有些病人情況好轉,但也有部份因此而失去性命,使瓦格納一度停止相關研究。

直至數年後,一位從馬其頓打仗回來的士兵患上了瘧疾,瓦格納把那名士兵的血液注射到因嚴重梅毒感染而患上麻痺性痴呆 (dementia paralytica) 的九名患者身上,引發數次高燒,最後以藥物治療瘧疾。結果使人鼓舞,雖然有一位病人死亡,但其他患者均有不同程度的好轉。這個療法可算是第一次為精神病院的病人以生物學的方法帶來希望,也使他獲得了諾貝爾獎,直到 1950 年代前,瘧疾療法仍被廣泛應用。

胰島素?不是用來治療糖尿病的嗎?

1920 年代,是一個新興療法盛行的年代:把不同的物質打進身體、拔走「導致精神病的蛀牙」、切除「毒素來源的大腸」……雖然方法危險而無效,但偉大的醫學發現往往是基於不斷的嘗試和失敗。其中最重要的一種藥物,就是今天用來治療糖尿病的胰島素。

1934 年,維也納一名 46 歲的男人出現被害妄想的症狀。病人害怕親戚要毒害他,因此斷絕了跟他們的所有來往,整天就只躲在房裏。「其他人在不斷地刺激我、向我發射炮彈……」「我一定是最近在咖啡店裏被催眠了!」「我每天都聽到住在幾百公里遠的爸爸在哭……」,他一方面因為身為猶太人而懼怕被迫害,另一方面卻相信其他人認為他是納粹主義者,所有人因此要追殺他。他感到必須證明自己並非納粹黨人,亦要向警察尋求避護。

一位年輕的精神科醫生塞克爾 (Manfred Sakel) 是他的主診醫生,過去曾經以胰島素幫助一個有吸毒習慣的精神分裂症病人增進胃口,因意外給予過大的劑量而引發了癲癇。病人醒來後,精神狀態竟然有所好轉。自此,塞克爾便一直相信高劑量胰島素有助治療精神分裂,並決定用於治療這位病人。沒想到這個做法,影響深遠……

開始時,塞克爾醫生為這位精神分裂症的病人注射了高劑量的胰島素,他並沒有好轉,依然充滿妄想和幻覺,甚至於當晚拒絕進食。不過,塞克爾卻沒有因此而動搖。第二天他再為病人注射高劑量的胰島素,病人開始變得冷靜了一點。信心大增的塞克爾決定繼續為他注射胰島素,這一次,病人陷入昏迷。他恢復意識後,變得理性起來,並為所做的事道歉。可是,過幾天後他的情況又突然轉差起來。塞克爾堅信自己的方法,決定繼續以胰島素治療。

到了第三個星期,病人在接受注射後突然失去知覺、四肢抽動和口冒白沫,癲癇維持了超過一小時。塞克爾只慢慢等待癲癇結束後,才為病人注射葡萄糖令他醒來。病人對於發生過甚麼事十分惘然,只依稀記得癲癇前所發生的事,但顯然他的精神狀態好了不少。經過多次的胰島素治療後,病人終於康復出院,更能夠正常工作。

胰島素休克法成為第一個針對精神分裂症的物理性治療法。可是,究竟是胰島素造成的昏迷有效,還是引發的癲癇幫助了病人?背後的原理又是甚麼?這一切當時都沒有確實的答案。雖然這療法後來被批評為療效短暫,而且死亡率也高達 5% ,但它的確為後來有效而安全的療法奠下了基石。

參考:

Edward S. and David H., 2002, Shock Therapy: A History of Electroconvulsive Treatment in Mental Illness,
Elliot V., 2007, Blaming the Brain: The Truth About Drugs and Mental Health
Magda W. (1990). Wagner-Jauregg and fever therapy. Medical History 1990 Jul;34(3):294-310.

益力多醫生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