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百感交集

2015/8/26 — 20:55

媽媽終於入了專為末期病人而切的私家療養院(媽媽很堅決地說她不願意再去公立醫療設施了,作為兒子就只好盡量滿足她的意願),因為她以惡化到一個我繼父及外傭不能照顧到她的地步。昨早請了半天假為她安排入院。

今天嘗試午餐時間來,發覺來回加起會要超過90分鐘,所以我只能逗留15分鐘,現在又在趕回公司途中。但沒辦法,因為如果我不嘗試這樣探望她,我就每星期只剩下週末才能探望她。

廣告

這類型的療養院院費十分昂貴,而如果像我媽媽一樣仍要服抗癌標靶藥的就雙重昂貴,負擔十分沉重。但阿媽只得一個,如果我能力內還可以供給得到的(而這本身都是一個福氣),就盡力而為吧。我知道如果調轉是我,媽媽一樣會這樣為我做。當然,她不太「欣賞」我這樣做,因為她始終覺得一切事情都不夠好,而我、我繼父等亦都是「遺棄」她。不過,無論是從情感或財政的角度,誰會安然、甘願地把至親送走?這永遠都是一個百感交集、沒有喜悅的決定。但我相信我們一家人已經已經盡力,做得不夠好都沒辦法了,就由天去判斷吧。

我反而在想,如果我這個從整體社會角度已經算是經濟情況較穩定的人都覺得吃力,那些患末期病的基層人士及其家人又如何是好?在這些(及社會很多其他)情況下,富貴人家的輕而易舉,就是我的吃力,就是他人的傾家蕩產,就是最貧困的人不能得到較恰當或較有尊嚴的治療。這是香港貧富懸殊現實下又一個令人悲哀、憤怒的例子。

廣告

 

(以上只代表筆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