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的士業界批政府無視白牌車 損司機生計 田北辰:Uber 服務較佳

2015/7/7 — 13:57

立法會交通事務委員會今早舉行公聽會,討論與的士服務相關的公共交通策略研究。多個的士團體批評政府無視Uber等手機應用程式(app)非法載客取酬,影響的士司機生計,他們希望政府提供協助。不過,有與會者表示的士車主「炒高」牌照費,認為他們以司機生計為理由針對白牌車是「貓哭老鼠假慈悲」;亦有現職司機認同使用手機app是大勢所趨,但希望政府通過監管,在合法合理情況下,發展手機app的電召服務。

有數十名的士業界團體代表,身穿黑衫出席公聽會,抗議當局漠視業界經營困難的處境。不少的士業界代表在會上指出,以Uber等手機app經營的「白牌車」,令的士業界面對收入下降、司機流失率高、營運成本不斷上升,希望政府提供協助,包括放寬車種限制,引入豪華的士,開放禁區及巴士專線讓的士上落客。

新星的士同業聯會會長陳偉明批評,政府無視非法載客問題,以致白牌車侵蝕的士的市場佔有率,要的士業界「自生自滅」,他要求政府加強打擊非法載客。泰和車行副主席伍海山就指,Uber推行非法載客取酬的服務,造成不公平競爭,政府不聞不問,令情況日益猖獗。

廣告

的士業界批評政府執法一無是處

新興的士電召聯會幹事陳明生就表示唏噓,指政府執法一無是處,如他在四、五年前駕「白牌」車就被罰500元兼停牌1年,現在政府卻因沒有現金交收,就容許用私家車載客,他慨嘆「時不興我」。

廣告

不過,與會的現職的士司機梁達壯直言,通過手機apps電召的士已是大勢所趨,其好處是乘客可以用apps直接與司機溝通,減少誤會,而且出門前已肯定有車接送,有安全的保證。他不會反對apps的存在,但反對「白牌車」,認為政府若不加以管理,就變成全民皆司機,「咁嗰時我哋的士佬就冇得撈」。他建議政府可與有規模的apps公司合作,通過監管,在合法合理的情況下,推出apps電召服務,市民乘搭得放心,司機做得開心。

評論員:炒高的士牌價 無助司機生計

時事評論員林鴻達發言時,質疑上述業界人士以司機生計為理由是「貓哭老鼠假慈悲」,因為業界既得利益者本身不斷炒高的士牌照費,即使的士加價,租車司機最終根本沒有得益,「的士牌價2007年開始累計升幅已超過一倍,呢8年不斷申請加價,然後加車租,再同銀行講,喂我還款能力高咗喎,加按啦,跟住就炒高個牌價」。

他又質疑現時的士服務差,Uber電召的士的服務卻有保障,「我住喺新界鄉村地方,打電話call車(的士),加五蚊十蚊都未必有車,但用個app就可以喺3分鐘內知道有車來接我」。

委員會主席田北辰亦表示,有朋友使用過Uber豪華車服務,認為較一般的士服務好得多,例如車廂乾淨,司機衣著「企理」、態度有禮,最重要是車速安全,但他表示理解的士車速過快、「的士大佬冇錢就冇命」的問題,並質疑多年來的士加價,有多少錢可落司機袋,指有否Uber的出現,的士行業都要改革,提升和維持競爭力。

殘疾人士代表、香港傷殘青年協會康復政策委員會主席陳錦元表示,的士是不少殘疾人士主要交通公具,但目前的普通的士出入口狹窄,出入困難,電動輪椅又難以使用,可惜現時無障礙的士並不普遍。

此外,會上多名議員批評政府未能提供「白牌車」的檢控數據,並沒有心解決牌費炒賣的問題。運輸及房屋局副局長邱誠武表示,目前未有相關數據提供,要再尋找;而運輸署會按現行機制跟進的士服務的日常監管,政府亦有收集數據了解業界營運情況,並定期與業界團體會面,他認為現時市區及新界的士的數量大致可照顧需求,而大嶼山的士則要增發25個牌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