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的士鬥Uber 責在司機?

2018/3/20 — 21:5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Uber 引入香港至今,與的士之紛爭持續不休。近日22個的士團體組成「打倒白牌車大聯盟」並發起抗議行動,要求政府即時處理Uber問題,及於今日前會面和回應訴求,否則將行動升級。

綜觀友儕反應,的士團體的抗議沒有得到很多市民支持。的士冚旗、拒載、揀客、態度差…等批評一向不絕於耳,有朋友甚至自稱「的士判官」,分享自己與的士司機的惡鬥實錄。相反,不少市民對Uber司機則讚不絕口。同樣是服務行業,予人感覺卻截然不同,原因何在?我認為重點不在科技而在制度。

「衰的士佬」的三大成因

廣告

的士司機這個行業有什麼特點?我認為有三:收入低、工時長、欠保障。的士司機名為自僱,得到的勞工法例保障卻有限。

這就是市民老是遇上「衰的士佬」的結構因素。的士司機收入低、工時長、欠保障,日積月累下,他們滿腔怨氣無處宣洩,唯有向乘客發火,而且經常「揀客」和「計到盡」,以換取較好收入。

廣告

的士司機拒載、態度差等情況是香港獨有的嗎?非也。鄰近國家中,唯台灣和日本的士司機的態度較佳。為什麼?他們收入同樣不高,但當地相對便宜的汽油價格,和較貼近物價的車資水平,打破了的士司機們必然「收入低、工時長、欠保障」的桎梏。

明白這點,就會理解Uber司機之所以更討市民歡心,主因是Uber司機多為兼職,工作時間較彈性,收入屬錦上添花的居多,打破了司機必然「收入低、工時長、欠保障」的際遇。同時,Uber為旗下司機設立了較健全的賞罰制度, 司機如拒載、待客態度惡劣、駕駛表現有問題等,統統會被扣分,小則幾日「不派單」,大則失去駕駛Uber的資格,令司機們出盡法寶,務求於車程內以優質服務來獲取客人的滿意評分。

不過,近年Uber已取消給司機的補貼,又提高每程收入之分成,並將本來按行車時間和路程長短的計費,變成固定收費以吸引乘客,令司機收入減少。Uber司機們賺錢沒早期容易,尤其對全職司機而言,說不準哪天又會跌入「收入低、工時長、欠保障」的陷阱。的士司機和Uber司機今天的際遇雖然不同,但長遠而言,面對的士業團體和Uber這兩大霸權,同樣都是議價能力有限的受害人。

制度作本 科技為輔

說回的士與Uber之爭。這其實不是零和遊戲,因為它們之間並無不可追及的差異。Uber在香港獲得好評,不是因為它是一家公司或有一個創新、好用的apps,而是因為它有一套良好、有效的賞罰制度,所以制度才是根本,科技只是工具,用來令制度發揮最大效用。

要解開「的士鬥Uber」困局,的士業界其實可善用科技及類似的賞罰制度來提升司機的質素,令態度不佳、不夠專業的司機被機制淘汰,去蕪存菁,而在此前提下,香港就可接納更多類似的服務商,如已成為中國最大叫車平台的滴滴出行、操作界面比Uber更適合亞洲城市的Grab,引入良性競爭,方是多贏之策。

的士與Uber的惡鬥為我們帶來的啟示是,宏觀而言,是明白共享經濟模式配合賞罰制度,如何促進市場進步;微觀層面而言,則是思考怎樣從的士司機身上汲取教訓,打破「收入低、工時長、欠保障」的困境。對於後者,我也有一些想法,下周再與大家分享。

 

本文 3月 20 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

專欄連結︰http://bit.ly/2ppKCQ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