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盡量不受後來的看法與偏見干擾

2015/11/11 — 6:0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先暫時放下經歷過種種爭議的文字文獻資料,以考古發現開始,檢驗目前找到的最古老的考古遺跡與出土物件,重新認識中國歷史。為什麼從考古開始?因為考古發掘無從否認,實實在在保存在土層裡的物件就在那裡,透過考古分析告訴了我們許多無法否定的事實。先掌握了這些事實,再以這些事實為基礎來解讀文獻,就有了明確的方向,這本來就是今天這個時代提供給我們的重要資源,是過去幾百年研究古史、爭論古史的人無法享有的資源,我們當然沒有道理不善加利用。

考古不是單純的挖掘,更重要的長期累積經驗開創出來的分析工具。例如說層位學,探坑挖下去如何分辨不同層的相對時間?八里的「十三行博物館」裡有一個複製還原的的考古探坑,構成了一整面牆,那就是層位學的現場教材,站在那面牆前,你可以清楚感覺到時間,而且是大量、長期的時間在那裡展現著,可是我們有沒有能力分辨各層時間,要如何測量各層時間?到哪裡是一層,哪裡又是另一層?那是多少不同人群反覆居住才創造出來的,可是這群人和那群人要如何區分出來?又要如何理解他們彼此之間的關係?

廣告

還有風格學,利用挖出來的物件在風格上的異同比對,來定位這個文化的時代,以及安排與其他文化間的地理和時間距離。另外也用到一些非常明確的科學探測手法,以前利用碳十四很長的半衰期,來測知考古挖掘古物的年代,現在還出現一些更新的技術。還有 孢子研究、植物學研究、年輪研究,都可以用來訂定時間,同時分析當時的自然或人為種植環境。

完整的考古挖掘與研究,舖出一條起點,知道哪些事是我們可以明確掌握的。例如說,四千五百年前,有一群人曾經在一個靠河的地方居住過,種了麥,還蓋了什麼樣的住宅,住宅如何集攏成聚落,他們又在當時使用了些什麼樣的工具。

廣告

我們現在所看到的中國新石器時代重要的考古遺址從八千年前開始,一路下來有紅山文化、仰韶文化、龍山文化、河姆度文化、良渚文化等等,當然這些挖出來的考古結果,不會是這段歷史的全部。有些重要的考古遺址還沒有被挖出來,另外有些重要的考古遺址可能永遠挖不到、挖不出來了。我的老師張光直先生在過世前一直在努力想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大規模進行黃河下游的考古挖掘。他相信那是真正商朝文明的起源地,可是因為黃河堆積的關係,一層層黃土堆了幾千年,所以這塊區域很難有考古成績,根本不知道先商文化遺跡,如果還存留著的話,究竟埋在多深的地方。

重新認識中國歷史,我們要盡量不受後來的看法與偏見干擾,才看得出真正的意義。

 

原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