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盲從附禍

2016/5/23 — 10:34

社交媒體上看到一個故事,言之鑿鑿的且說是基於甚麼實驗,未經考證豈可盡信,不過着實有點意思,還是值得分享一下。話說有5隻猴子關在同一個籠子裏,籠子中間放了一張梯子,而梯頂則放了一串香蕉。然當有猴子嘗試爬梯取蕉,籠子上方預先設置的自動系統就會灑水噴向猴子,猴子只得抱頭鼠竄……或該說猴竄。如是者,每有猴子接近香蕉,同樣的事情都會發生,終於猴子意識到,「蕉」來橫禍的原因。因此偶爾有猴子按捺不住,意圖爬梯,其他猴子自會先發制猴,甚至會將其痛揍以阻,免被殃及。

後來實驗人員將其中一隻猴子換走,新來的猴子一看到香蕉,急不及待欲取而享,結果給其餘4隻舊猴子揍了一頓。新猴子嘗試好幾次,最終都要被打收場,自然學乖了,不敢再打香蕉的主意。不久,另一隻新猴子又被換進籠裏,然後同一情景出現,當新新猴又不知好歹要拿香蕉,自不然就會給四隻猴子襲擊,其中包括那隻其實沒給水噴過的新猴。實驗繼續,最後所有「曾經」的舊猴子全都換成了新猴子,然而大家都不敢打那香蕉主意,皆因一有所動就會被其他猴子痛扁。

故事寓意,簡而述之就是「盲從」二字。如此現象,何嘗不是人類社會的寫照,人往往因為社會主流,又或群眾壓力,縱然面對不合理,不乎常情的現象,竟甘於放棄自己應有的判斷和質疑,甚至同流合污亦在所不計。

廣告

50多年前,有位耶魯大學的心理學家,登報徵求志願人士參加實驗,表面上說是用以研究「記憶力和學習的問題」。參加者全被安排在房間內操縱一部「電擊」機器,而另一房間內是其安排的「臨記」,他們會刻意答錯問題,並讓參加者電擊。當然,那些「臨記」會故作痛苦慘叫,猶似真的遭受電擊。而錯答越多,參如者釋放的電壓亦越高。若參加者猶豫不決的話,工作人員先會禮貌地提醒他們要電擊,倘仍不照辦,工作人員便會重申實驗需要參加者的配合。如果參加者還是猶豫,他們便會以命令的口吻指示要絕對遵從。萬一參加者仍然無動,工作人員即高聲喝令:你沒有選擇,必須照辦。

結果令人震驚非常,所有參加者都會「被迫」按照指令電擊「臨記」。其中,竟有三分二人即使感受錯答者所受「痛苦」,卻仍釋放實驗中所限的最高電壓。及後,同一實驗稍作改變,例如參加者不用親手電擊,而只須轉達命令,並讓其助手執行,釋放最高電壓人數比例更高達九成!

廣告

實驗結果似乎證明了該名心理學家的假設:就算是普通人,只要認定自己是奉命行事,就毋須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即使違背良心和不符人道,亦不過身不由己,逼於無奈履行任務而已。因此軍人、紀律部隊,甚至平民百姓,縱未心安,卻有理得為虎作倀。而促使心理學家進行相關研究和實驗,在於有一納粹戰犯受審時自辯,他堅稱只是執行上級命令,而所作所為按照其時納粹法律,都是「合法」的,因此不需為戰爭暴行負責。

而促使我記下這兩個實驗,只因眼見香港竟然有人發起慶祝半世紀前一場泯滅人性、塗炭生靈的政治活動,怎不教人心寒。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