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看什麼書,正在被限制

2018/8/13 — 9:53

中央圖書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中央圖書館(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書中自有黃金屋,然而香港最大的問題,正是住屋,香港人不是沒有錢買書,而是沒有地方藏書。即使不是住劏房,住公屋,藏到一百本也是不可能。相信不少人有一個經驗,就是大學修完科目,因沒有空間,把參考書全送給學弟。想看書,往圖書館借書,是最好選擇。如果借不到想看的書,是阻礙吸收知識。

是的,潮流興電子書,但不是每本書都有電子版的。曾在臉書詢問八旗文化總編富察先生,他也無可奈何,因為不是每本他們也有電子版權。

八旗的書,充滿可讀性,看過的,沒有一本負評,富察也經常推介新書。然而,最近在公共圖書館檢索,發現了可怒的情況。

廣告

首先, 2018 已過去了一半,八旗起碼出了十本書,但康文署至今一本也沒有買入。嘗試搜尋另外兩間台灣知名出版社,時報文化與聯經,也是一本2018出版的也沒有。然而,康文署是有購入其他出版社 2018 年出的書籍。

翻查資料,我們發現上年圖書館被申訴專員公署批評入書「沒有客觀標準」。然而,公署亦沒有講明「客觀標準」是什麼。

廣告

圖書館入書的客觀標準,其實可用兩個字概括之,就是「知識」,有人夠膽否定知識的重要嗎?

說回台灣三大出版社, 2018 年出版的,一本書也沒有被購入。任何人都可以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自雨傘始,香港大撕裂,我們不難想像是藍絲所為。何解呢?因為過往親政府人士,有往廣管局投訴劉細良先生論政節目前科。時報出版過林照真的《最後的達賴喇嘛》,內裡有同情西藏人民被中共打壓迫害言論。八旗的《憂鬱的邊界》,作者用韓國朋友的話,說出:「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並提到過新加坡海關時,資深關員教導新丁,台灣不同中國,護照入境免簽證。我們不難推斷出,申訴專員公署打壓下,圖書館因為前述北京會感冒的內容,害怕丟掉飯碗,或被消失,不敢再入八旗與時報出版書籍。

最近有講二戰保護香港加拿大士兵電影,當局竟然不容許有中文字幕。上述台灣出版社,應該說,台灣是華人世界公認的外國書籍翻譯基地。缺少台灣翻譯書籍,必然會阻礙吾人吸收外國觀點與知識。港府不容許外國電影有中文字幕,正正反映這個意圖。

回到上面客觀標準,與香港人居住環境沒有空間藏書,桎梏圖書館入書,等同於間接打壓出版自由。不是嗎?港人在沒有空間藏書下,不會買書,不是每本書都有電子版,想看書,唯有往圖書館借,圖書館缺乏新書,與打壓出版,沒有分別。

歷史上,打壓出版自由的政權,限制人民看什麼書,我數得出三個,分別是:法西斯意大利、納粹德國和共產中國。中聯辦透過三中商壟斷市場,把支持雨傘運動書籍下架,連劉細良先生這位暢銷書作家,著作亦不能上架,被迫免費送出藏書,再綜合上面時報與八旗書籍有令北京感冒內容,我們可以想像,香港人能看什麼書,已經被限制。我們想專心讀書,不理政治,已經沒有可能,北京正用各種手段,步步進逼,吾人沒有不反抗的理由。

最後,我想說,即使是今天資訊爆炸的年代,網路未被打壓,但單閱讀文章,只是碎片化,要深度思考,仍然需要書籍。港府限制我們看什麼書,是愚民政策。有中國異見人士指中國類似政策,令人民比外國人蠢,但好像拿不出證據。我們不妨看看《血路盛世》所引用的研究,印尼的大學生,只有英國中學生的程度。桎梏出版,可禍延一代。至於圖書館借閱率降低了超過10%,我要引用八旗的營運邏輯,一本書會否出版,最後一步才想市場,這是知識人的執著。圖書不是單靠借閱率來決定應否存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