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知情的選擇:香港人的節水意願從何而來?

2015/5/25 — 18:23

圖:http://www.pitt.edu/

圖:http://www.pitt.edu/

知情的選擇,是一種權利, 更是一種動力。

兩週前一個聚會上,朋友兒子同學的媽媽正坐在我旁邊,閒聊之下她問我「做貴行?」 答曰 「水政策研究」。顯然這不是一個眾所周知的行當,解釋一輪後,我換了個方式反問:

「你屋企係咪你比水費嘅?」

廣告

「係。」

「咁你知唔知你屋企每月俾幾多水費?」

廣告

「呃……,好似……, 真係唔知喎……, 冇乜點留意過。」 她多少有些尷尬。

「但是係你俾水費喎」, 我笑。

「係, 但是我真係唔記得一路以來俾咗幾多。電費就記得。」

「咁你知唔知幾個月比一次水費?」

「三個月?半年?一個季度?」

原來這麼多年來,她家的水電煤氣都是她管賬,但對水費究竟是多少,她沒有什麼概念,也不知道原來頭12度水(12立方米)是免費贈用的。換句話說,水費在家庭所有開支中,微不足道,以致她對水費開支幾何沒有什麼映像、對節水所謂何來也認識模糊,自然沒有什麼動力節水。這是個五口之家,和香港很多中產家庭一樣、父母工作養家,子女上學,工人幫手打理家務。

昨天去醫院複診,快到中午放工時候,我是最後一個病人。醫生給我做檢查的空閒,隨口問我「做邊行?」,同樣的對話、同樣的場景再次發生。這一次,我們談香港水資源的過去、現在和將來,談到這些年關於東深供水、飲水思源的另一半故事,談到應不應該節水、怎樣才能使市民自覺節水,直談到護士來敲門、下午的病人已經開始在門外等候,才發現醫生忘記了去吃中午飯。

結束看症之前,我問我的醫生:「那麼你回家後會不會開始有意識的節水?」

「梗係!」他答得斬釘截鐵,「如果政府早些把你說的這些講給市民聽,我一早實會叫點子女唔好沖涼咁耐、工人唔好洗菜不關水、太太也少點泡bubble bath。」

「政府有講啊,點電視廣告、宣傳單張,仲有水資源教育中心、離你度不遠添…」

「車!D嘢都無料到、邊個睇吖?哈哈哈」。他大笑着送我出門,「你齋叫我節水,梗係無用。俾個理由先得嘅。」

「咁你嘅理由係…?」 他嚴肅起來,“無論一國兩制又好、一國一制又好,嘥水就係唔安。中央個大水喉不是永遠要射住我哋香港,自己不救住自己先,唔好旨意人哋救你。」

原來,知情不知情,直接影響人的選擇。知什麼情,更關乎選擇什麼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