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石棺藏屍案」有感(一)— 鑿還是不鑿 這是個問題

2016/4/1 — 18:08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3月30日新聞報道的石棺藏屍案,警方及消防在鑿開了石棺後把死者屍體直接拿出交由法醫檢驗。關於案發現場,由於我沒有參與蒐證過程,就不方便作出任何評論。我只想從法醫人類學(forensic anthropology)及法醫考古學(forensic archaeology,為法醫人類學其一分支)的角度帶出警方及消防處理石棺的方法並不可取。

法醫人類學(forensic anthropology)為體質人類學(physical anthropology) 及人骨學(osteology)合併於法律環境下使用的應用科學。通常當受害人的屍體已經腐化或分解到較深的階段(甚至焚毀、殘缺、破碎等一般無法辨認的形態),法醫人類學家都可協助及辨認死者。

首先,用來作石棺的材料──石屎屬於偏鹼性及透氣度比較高的物料,它有效阻隔屍體與空氣的接觸,繼而減低了屍體體內細菌的繁殖速度,同時亦減低了蒼蠅於屍體上產卵的機率。需知道,軟組織腐化絕大部份都是因為體內細菌「消化」身體及蒼蠅幼蟲(或蛆)的出現,毫不客氣地享用這頓屍體腐化的盛宴。外國有研究指出,將屍體放於石屎棺內,屍體的腐化速度會比普通暴露於空氣中的屍體來得慢。也就是說各類物證的狀況如果加以正確的蒐證方法,很大機會都一同被保存在石棺裡。如此一說,當場直接使用爆破工具鑿開石棺之舉是「行錯棋」,以下是其中三項較重要的原因:

廣告

一. 鑿開石棺此舉為入侵性極高的行為,意即一旦鑿開就無法還原。因此,正確做法應是,在鑿開前,必須以照片及畫圖方式先記錄。特別以現在的科技,把石棺運到掃瞄機器或類似X-Ray,用以了解石棺內的結構,及屍體的數目、位置、姿勢等。有部分屍體因為在放入石棺等差不多密封的環境前因為接觸了某些化學物質,在密封環境還正常,但一旦接觸到空氣就會極速氧化或液體化。直接鑿開石棺明顯忽略了這可能性。

二.直接鑿開石棺的另一個風險為:萬一石棺裡的屍體不只一個?雖然警方可能一直都只接報只有一位失蹤人士,亦只專注尋找此人。如石棺裡真的有多過一副屍體,這大膽假設很大機會在使用爆破工具鑿開石棺時把另外的屍體破壞。石棺與案發單位一樣,為一個案發現場。法醫人類學家在挖掘時的首要任務是要斷定到底裏面有多少副屍體(Minimum Number of Individuals, or MNI)。任何於石棺內外的都是重要證據,屍體於石棺內的絲絲變化都可以成為破案的重要線索。現在報道雖說屍體的右手是因為石屎而被壓斷, 但其實很大機會是因為警方及消防在使用爆破工具企圖鑿開石棺時所做成的死後外傷(postmortem trauma)。雖然法醫人類學可以從這些外傷的蛛絲馬跡斷定那些外傷是死前造成,那些是死後造成的,前提是沒有人知道本來屍體的狀況是如果,求證的過程還是小心好。

廣告

三.在法醫考古學及法醫人類學的範疇裡,使用爆破工具是十分不建議的。跟平常電視或電影中看到的情節一樣,使用掃(brush)的機率最好。這些掃從大的畫掃或油掃到牙刷都有。在記錄好石棺裡的狀況後,才可考慮慢慢的鑿開石棺,並在接近屍體時,不能再使用大型開鑿工具而是要用掃把灰輕輕的掃走。當屍體的大部份都已經找到記錄好,才會以考古學的方法把屍體起出。這樣的方法雖然慢,卻可以保存屍體的完整性及石棺裡的狀況。而且,屍體被安置的姿勢及方式也可以告訴法醫官或法醫人類學家關於兇徒及受害者的一些資訊。除此以外,一些連同屍體一起封起的物證,那怕是小如花粉、泥土、頭髮,甚至屍體的屍蠟都可以保存並採集得到。

報道亦指,本年3月30日這石棺藏屍案已不是香港首宗案例,過去都先後有數宗類近案件。有關組織必須學習正確處理石棺或類似事件的正確方法及態度。否則,要記者以「負責消防員小心翼翼如考古發掘般逐小鑿碎」此等句子形容整個石棺蒐證,基本是替法醫人類學及法醫考古學提早慶祝愚人節。

對了,我亦不妨提供一個小竅門:下次在準備搬運帶有惡臭的屍體時,可以拜託各鄰居(如有的話)幫忙煮一些咖啡,咖啡煮沸時的香味絕對可以令你的嗅覺好受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