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研教失衡 苦了師生

2018/4/26 — 14:16

大學講堂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 Free University of Berlin.

大學講堂資料圖片 l 圖片來源: Free University of Berlin.

【文:王凱峰(浸大民選校董)】

首先,為甚麼不是教研而是研教失衡,因為過去10多年香港的大學由將教與學放在重中之重的位置轉型成研究為首要任務。近日理大發生一連串裁減教學人員的事件,相信只是冰山一角,在其他院校也在發生,現在被開除的都是教學人員如講師、導師等俗稱teaching track,他們主要職責是教與學,研究並不在他們的工作範疇內。

在研究先行的環境下,莫論他們的教學如何優秀也只能是次等的優先性,大學資源首要優先只會落在主力研究的學術人員(academic track)身上,所以教學人員在大學眼中比雞肋還要差,他們對大學來說棄之並不可惜,可憐的是被失去了優秀教學的學生,這也是大學受資助和辦學的根本。一連串將教學人員從制度中盡量減少,或用其他更低廉的方法聘請他們已經發生亦將陸續發生。他們空出來的資源一是用來填數請多了的學術人員,二是空出更加多的資源來聘請更加多的學術人員。道理非常顯淺,這些大量裁減優質教學人員的行為不是政治打壓,不是中港矛盾,而是政府政策上迫令各院校重研輕教所造成的後遺症。

廣告

雖說八大院校在教研的定位應有分別,但他們每隔六年都要參與教資會定下的研究評審工作,重要的是這個評審的成績是與每間院校所能得到的資助掛鈎,所以八大院校用盡渾身解數務求獲得整體補助金(block grant)的最多分配金額,而每年接近200億的補助金是納稅人的公帑。研究評審工作顧名思義就是要比拼各大院校的研究成果,這場比試對規模較小的大學是相對地不公平,因評審的準則對八大都是一樣,並沒有考慮到規模較小的大學的資源也是較少,就像貧富懸殊一樣,評審只會令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再者,大學排名的其中一個重要元素就是比較論文的引用次數,這不難說明在研究評審工作和大學排名這兩大誘因下,大學也只能硬着頭皮重研輕教。在大學管理層眼中,教學人員因對這兩個目標也是毫無建樹,所以將它們棄如草履,犧牲了教學質素。對裁減了的教學人員,一是用學術人員來填補他們的空白,但重點是學術好不等如教學好,二是用低廉的方法聘請這些教學人員,這是對教學專業的一種侮辱,有一部份為了餬口也只能接受這種侮辱,其他則會離開這個專業,浪費了他們多年的經驗。除了政策上的改變,我們可做的並不太多,話雖如此我們成功令教資會將研究評審工作聘請學術人員的死線提前了13個月,這變相避免了一年多教學人員的裁減。

廣告

要改變研教失衡的現象,政策上需要提升教學的地位,只需要推行對應的教學評審工作來制衡研究評審工作,教研就會重拾平衡。教學評審工作需要與學額掛鈎,學額就是資源,這就能令所有院校投放資源在教學質素,不能再偏重於研究單方面,教學人員的飯碗則得到保障。教學評審工作不是甚麼創新政策,是英國為了制衡研究評審工作帶來的負面影響而構想出來的。香港政府喜歡跟隨英國政策,可是把政策拿回來後又來個度身訂做變了四不像,失去了平衡的作用。

說穿了,就是政府官員不懂教育。差不多一年前,筆者就已向特首提出教學評審工作的政策來提升教學質素,可惜今天仍有大量教學人員被裁減。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